•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706章 积不善之家
  • 第1706章 积不善之家

    作品:《儒道至圣

        在听到方运的回击后,庆君脸上闪过一抹恼色,但旋即恢复正常,心中却有一丝悔意,同时更恨方运。

        在来象州之前,庆君已经与一些庆国官员商量过,自己不直接针对方运,让象州庆官与庆国官员下场与方运斗,避免遭到攻击,毕竟上一次方运文战象州的时候,可没少打击他,连带庆国读书人的声誉也受到影响,方运反而文名更盛。

        可现在倒好,庆君一句话没说,就惹了一身骚,明明不想下场,却被方运揪着衣领拽向擂台,想置身事外都不可能。

        最让庆君愤怒的是,现在方运身份不一般,这个场合也不一般,这件事,极可能会被列入正史,这对一代国君来说,是极大的污名。

        庆君心中思索,现在是应该继续保持沉默,还是主动攻击方运,或者主动化解?

        “主动化解极为不妥,那前前后后的手段等于失效;若是朕开口反击方运,倒也不错,关键是……说不过他,这些年里,还真没听说谁能骂得过他。唉,看来继续沉默是最好的选择。”

        等东城外的众人停止议论,过了数息,庆君始终没说话。

        聂长举则上前一步,然后转身面对庆君弯下腰,道:“下官为象州出现一个不讲礼仪的总督而向您道歉,文会之后,下官必然会上书弹劾方总督,怠慢友邦国君,有辱国体,令天下人嗤笑。”

        突然,一个舌绽春雷的声音响起:“我纠正你一个错误,令天下人嗤笑的不是方虚圣,是你这个生在象州长在象州、在景国做官却对庆君奴颜婢膝的狗官!”

        大量读书人循声望去。

        “是武君!”

        “武君驾到,这下有好戏看了。”

        “双国君对一虚圣一国君,一定精彩。”

        “可惜那几位家主隐在人群中,一直不露面,否则一定天雷勾地火,轰动人族。”

        “说得好!狗官聂长举滚出象州!”李繁铭突然舌绽春雷大喊。

        方运的几个圣墟友人就在各处,听到李繁铭的声音,不远处的华玉青立刻跟着大喊。

        “狗官聂长举滚出象州!”

        江州的读书人一听,这正是帮方运的好时机,于是也跟着大喊。

        东城外还是以巴陵城和象州百姓居多,他们本来就喜欢方运而讨厌庆君,被众人这么一带,立刻跟着喊起来。

        “狗官聂长举滚出象州!”

        随后,一些不相干的各国人一看闹起来了,也跟着喊起来凑热闹。

        “狗官聂长举滚出象州!”

        巴陵城本就有数百万人,象州各地为了岳阳楼文会来这里的至少有五十万人,人族各地来的人已经超过百万。

        纵然这些人分布在巴陵城内外各处,在东城外的人也有八十万之多。

        当喝骂的人超过三十万后,声音如山崩海啸一般。

        当骂“狗官聂长举滚出象州”的人数超过五十万后,所有庆官面色微变,连庆君和庆国官员都暗道不好。

        聂长举的额头冒出细微的冷汗,想到一个极其可怕的事,而且就与方运有关。

        当年方运还是举人的时候,为了进圣墟,曾经进入孔城,参与中秋文会,而后与凶君起了冲突,结果发生一件事,百家送礼为方运,千夫所指向凶君。

        当年方运在孔城只不过是个外来的举人,而且那时候方运的文名刚刚起步,现在,方运已经是虚圣,而且是两州总督,是整个象州官位最高的官员,因为他而形成的万人喝骂,远远比凶君在孔城遇到的千夫所指更加严重,绝不可能仅仅是文胆蒙尘那么简单!

        聂长举慌了,当年连凶君那种半圣世家的天才都抵挡不住,自己更不可能抵挡严重十倍的千夫所指。

        此次数十万人喝骂不是提前准备,也不是人为控制,是有人开了个头后,数十万民众自发喝骂。

        尤其是本地象州人,对聂长举充满仇恨,骂得最狠的,便是那些有孩子的家长。他们都指着《民报》中的科举指南让自家孩子高中榜首,都希望方运能让自家好过一些,聂长举竟然敢弹劾方运,这能毁掉多少个家庭的希望?

        聂长举急忙向庆君投以求救的目光,但是他惊愕地发现,庆君竟然微微低着头,看向地面。

        在这一刹那,聂长举的怒火从胸口冲到头颅,几乎要炸开,自己辛辛苦苦都是为了庆国,在这种关键时候,庆君低头是什么意思?这是向自己认错,表示不会出手相助?

        一瞬间后,聂长举眼中闪过一抹哀色,千夫所指力量并没有直接的杀伤力,但这种力量可怕在于,若心志稍弱抵挡不住,心神就会受创,而且只能用更多的民心或国运来化解。

        在场的所有人中,只有庆君与谷君可以利用本国玉玺引动国运化解千夫所指,只有方运可以利用民心解除。

        此地是象州,是景国民心最浓厚之处,两位国君若是要救聂长举,需要耗费百倍于正常的国运,如此多的国运用来救大儒都需要商榷,绝不可能用来救区区翰林。

        聂长举立刻望向谷君,眼中充满哀求,因为他听说过,谷君颇为心善甚至有些懦弱,否则也不至于在百官的劝说下,放弃与杂家对抗转而合作,同时放权。

        谷君流露出犹豫之色,但是,一个谷国大学士连走数步,挡在谷君与聂长举之前,冷冷地看着聂长举。

        看到这一幕,聂长举明白,自己只能独自承受这一次的千夫所指。

        聂长举愤怒地看向庆君,很想在这种时候揭发一切,但却悲哀地发现,自己不仅不能揭发,甚至也不能再对庆君说一句话,否则一旦影响庆君与庆国,自己家人必然会遭遇不测。若是继续与方运为敌导致身败名裂,自家人即便被惩罚,也会在合法合理范围内。

        “罢了……”

        聂长举长叹一声,转身望着方运,眼中流露出哀色,但却没有向方运求饶。

        若是求饶,便是背叛庆君与庆官,所以,聂长举希望方运主动出手阻止,至少让自己不至于当场出丑。

        但是,方运却转头望向庆江商行众人举着的庆君墨宝,看了看“端木遗风”四个字,最后目光落在“积善天子”四个字上。

        “积不善之家,必有余秧。”方运喃喃自语。

        积善天子,语出“积善之家,必有余庆”,正是方运没有说的前半句。

        不断行善的人,不仅会让自己得到好处,好处甚至会多到恩泽子孙后代,但若是行恶的家族,不仅自己会倒霉,还会祸及子孙后代.

        (未完待续。)

        第1706章积不善之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