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704章 又见庆君
  • 第1704章 又见庆君

    作品:《儒道至圣

        东城墙外,人群密如鱼群,熙熙攘攘,生生把秋天挤成夏天,那些体弱的人明明没怎么走动,却被人去挤得走来走去,出了一身汗。

        若非官道两侧有重兵把守,两侧的百姓和读书人早就把道路堵上,即便这样,还不时有人被挤到道路上。

        那些士兵直皱眉头,那么多人的交谈吵闹声简直如沸水翻腾,脑袋都要炸了。

        李繁铭等人早早站在东城城墙上,望着北侧如白练的长江,又看了看蓝天绿野间那条土色的道路,盯着那连绵不断的车队逐渐靠近。

        车队到十里外停了下来,州牧董文丛与礼司司正聂长举等人迎接。

        按理说,十里外只需要少数官员先行迎接,但聂长举带着大批的象州庆官迎接庆君,并与庆国的官员热情交谈,远比跟董文丛更像一家人。

        董文丛自始至终都面无表情,规规矩矩迎接。

        不远处各国的读书人直皱眉头,那些象州的庆官个个跟见到亲人一般,有些人甚至能用奴颜婢膝来形容,如同哈巴狗一样。

        李繁铭叹息道:“我终于明白方运在象州遇到何等阻力,也终于明白象州为何分庆官与景官。有这种官员在,百姓的日子可想而知。”

        姚知府道:“一个国家的强盛与否,不仅看百姓的凝聚力,更要看官员的心志。身为本国官员都不想增强本国,一味羡慕外人,称赞他国,那说明这个国家只有从上到下来一次大革新,才能快速根除这种现象。当然,就目前景国的情况看,随着国力渐渐提升,等年轻且更有信心的一代换掉那些迂腐愚昧的老官僚,换掉那些沉浸在屈辱中无法继续迈步的废物,也能达到大革新的效果。向强者低头,但并不屈服,才是真正的人族。”

        “问题在于,景国是否能撑到那一天,妖蛮不会给景国这个机会,庆国不会给景国这个机会,柳山也不会给景国这个机会,那位同样不可能允许谁阻挠他的圣道、他的亚圣之路。”

        “只能看天,或者……看方运了。”姚知府叹息道。

        “你们看,庆江商行迎庆君的队伍已经出了城门。不得不说,庆君写得一手好字,几近三境。‘端木遗风’四个字,有大家之风。”

        “那方‘积善天子’的私印也是他亲手所治,有名家风范。至于庆江商行,除却葛百万,余者皆为小丑,庸庸碌碌,不堪大用。”李繁铭毫不客气抨击方运的敌人。

        “方虚圣此刻大概已经从州衙出发,他的私兵也应该早就从京城抵达巴陵,三方汇聚,文会未开便好戏连台。”

        “姚知府,我们何时出手争天下第一楼?”一个举人问。

        姚知府笑而不语。

        李繁铭没好气地道:“你们还真以为姚知府是来争天下第一楼的?这个所谓争楼社,就是看热闹社。你们自己想想,咱们拿什么去跟方运争?退一万步讲,就算这次文会方运输了,方运与张龙象的诗文难道不能压黄鹤楼三年、夺一时第一吗?”

        “嘿嘿,我还真以为咱们要跟方虚圣争天下第一楼,正准备找时机尿遁偷跑,没想到根本不用争啊。”那老实的举人摸着头道。

        附近的读书人大笑。

        不多时,城墙上的人纷纷转向城内。

        “方虚圣来了!”

        “方镇国的私兵仪仗队来了!”

        “好气派,把妖侯当小兵使唤,庆君敢吗?妖侯放个屁,庆君保准钻车底下发抖。”

        “庆君的车队好看是好看,软绵绵的但跟一群没卵的太监似的,看咱家的总督大人,那才叫霸气!”

        众人好奇地看着城内,就见整整四头一丈高的马蛮侯举着旌旗,四头马蛮侯有着人族的头颅、躯干和双臂,又有着马妖的身躯与四肢,半人半马,身披黑色妖铁铠甲,后背挂着长弓、巨斧和短剑,好似刚从战场上归来,威风凛凛。

        四头马蛮侯之后,是方运的龙马豪车,十八匹龙马拉着宽大的马车缓缓驶过。

        在马车后面,是景国的妖铁骑兵,再之后就是一些蛮族与人族私兵,最后则是部分巴陵城的官员。

        整支队伍的风格偏向战场行军,所过之处足以止住小儿啼哭。

        两侧的百姓夹道欢呼,尤其是那些慕名而来的年轻读书人,甚至已经喊哑了嗓子。

        庆国争楼社的读书人看到这一幕,纷纷叹气。

        “此刻的方虚圣,无论是民间地位还是史书地位,都已经不下于历代著名大儒,三不朽已经完成立功,立言也算近乎完成,只差立德了。”

        “前几日,我真有与方虚圣争楼的念头,但今天抵达巴陵城才发现自己如此渺小,如此多的人为了他不远万里而来,如此多的人呼唤他,我等拿什么跟他比?”

        “他的文名也罢,功绩也罢,我都不羡慕,我真正羡慕的是巴陵城百姓对他的爱戴,只能用狂热来形容。不求后世留名,只要能留名一地,让一地百姓感恩戴德,此生无憾。”

        城墙之上,道路两旁,甚至连屋顶都有人站着,在数不清的百姓的欢呼声中,方运的仪仗队驶出城外。

        方运与庆君的队伍相向而行,方运队伍明显偏慢,不多时,庆君的队伍先抵达三里亭,庆君与诸人下车等候。

        众多庆国官员与象州庆官极为不满,不断抨击方运怠慢庆君,庆君却不以为意,微笑着等待。

        不多时,方运的车队跟上庆江商行迎庆君的队伍,几乎同时抵达三里亭。

        “民女花青娘,求庆君做主,为迎芳阁主持公道!”花青娘突然冲出队伍,扯着嗓子大喊,然后跪倒在庆国队伍之前。

        庆君的护卫纷纷冲到前方保护庆君,刀剑出鞘,发出清脆的声音,银光连闪,刺得附近的人睁不开眼睛。

        董文丛原本与庆君队伍站在一起,现在却和一些官员慢慢后退,远离庆君队伍。

        董文丛冷眼看了看花青娘与庆江商行的队伍,面无表情向方运的队伍走去。

        “进士葛忆明,请庆君为我等象州平民主持公道!”

        “请庆君主持公道!”庆江商行跟着葛忆明一起大喊。

        方圆数里内站满了人,但此刻鸦雀无声。

        景国人求庆君主持公道,再也没有什么比这种事更能恶心景国上下。

        龙马豪车停下,方运从马车上走下,衣袍起伏,站稳身体,望向前方。

        方运与庆君四目相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