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703章 双君驾到
  • 第1703章 双君驾到

    作品:《儒道至圣

        许多人向那人望去,就见那群武国读书人格外怪异,有的抬头望天看云朵,有的低头看自己的鞋,还有的向四处望,好像要跟话之人撇清关系。

        只有那人周围的几个人低声劝什么,那人满不在乎,道:“我整天坐在上面听你们唠唠叨叨,好不容易出来透个气,看不过眼还不能骂了?武国人骂庆国人,天经地义!那个葛忆明,你看什么看?来来来,你到我面前看。”

        武君的画像虽然不多见,但也不算罕见,葛忆明一眼认出这个麻烦君王,庆国武国有世仇,即便对方是国君,庆国读书人也不会任由辱骂,换做平时肯定会几句反击,但现在已经与方运为敌,而且要做一番大事,这时候若是跟武君冲突,难免横生枝节。

        葛忆明看了武君一眼立即转头,带着众人继续向前走。身边的人询问那人是谁,葛忆明如实回答,那些人无一敢帮葛忆明出头。

        一个国君不可怕,毕竟上有圣院压制,下有群臣制衡,人族已经多年没有一个真正大权独揽的国君,但一个蛮不讲理喜欢乱来的国君比大儒都难缠。

        武君见葛忆明竟然不开口,冷哼一声,没有再话。

        宁志远低声叹气,道:“我还以为武君和葛忆明能当街唇枪舌剑吵起来,可惜,可惜。”

        “武君终究是一国之君,岂会当街吵架?你想多了。”陆宇道。

        年纪较大的马渊却道:“不,武君的确在故意挑衅葛忆明。”

        “啊?这……”

        几人都难以置信看着马渊。

        马渊道:“我在大源府当过半年差,接触过庆国、武国、启国和景国的一些公文,对几国关系有所了解。连我们都看得出来,庆国要在中秋文会对方运下手,武君岂能看不出来?武国与庆国之仇,比武国与景国之仇更深。武君的祖父,也就是武烈宗因定水之战战败而积郁成疾,即便医家大儒也无法救治,在武君七岁时驾崩。而武烈宗极喜武君,所以武君即位后,处处针对庆国。到了巴陵城,既然碰巧遇到葛忆明他们帮庆国来攻击方运,少不得要搅合一下。可惜,这个葛忆明很精明,即便武君故意得那么难听,他也不回击。”

        “原来如此。这倒是可惜了。武君也不好一而再再而三挑衅,事情大概也就过去了。”

        马渊微笑道:“不,武君是典型的武人脾气,这次没搅合庆国,心里一定憋着气,今天定然会再次出手。对咱们景国来,这是好事。听武君很欣赏方虚圣,怕也有帮方虚圣并缓和与我景国关系的意图。”

        “若是有武君搅合,事情会好很多,现在,方运怕是难办了。”马渊道。

        “马兄何解?”

        “这件事相当棘手,现在是中秋文会,有庆君和各国宾客在,方运根本无法处理他们,只能等中秋文会结束后,慢慢解决。庆江商行应该就是知道这一,所以根本不怕在今天闹事,就算中秋文会后方运继续担任总督,他们也可以跟着庆君的队伍前往庆国。有恃无恐,便是葛忆明等人现如今的心态。”

        “你这么一,还真是,万一方运现在处置他们,庆君等人必然会出面,让中秋文会乱成一锅粥,万一文比出了问题,所有罪责自然全会被泼到方运身上。若是等明天,且不那时候方运是否还是总督,就算是,也不可能去庆国抓人。更何况,万一方运今日输掉,左相党必然会弹劾,方运只能辞去两州总督之位。葛百万和庆江商行真是把什么都算计到了。”

        “不好,你们快去论榜,谷君竟然与庆君联袂而来,已经抵达五十里外!”

        “什么?”

        方运昔日的同窗各个面色剧变,两位君主前来,那几乎代表两国的力量一起压到方运身上,两州总督可比不上两位国君。

        众人急忙手持官印去看论榜,发现有读书人发文,站在东城门外看到庆国国君与谷国国君的两支仪仗队,由五十里外缓缓向巴陵城前行,上空整整有六位紫衣大儒警戒,大学士超过三十,翰林与进士已经数不过来,已经超过千人。

        随后,那人又在下面的回复,两国国君的仪仗队在最前面,在两国国君的帝辇后面,还有宗家家主、翁家家主和司马家家主三位家主的马车。

        许多读书人都被这个场面震撼,圣院召集这些国君家主很寻常,但一个文会之中,这么多国君与家主齐到,已经多年未见,更何况,其他家主或国君也有可能抵达巴陵。

        半刻钟后,有人在论榜发文,陈圣世家、张衡世家、公羊世家、崔圣世家和班固世家等景国五大世家家主联袂从京城出发,大概会稍晚于庆君抵达岳阳楼。

        很快有人发文,韩非子世家、商鞅世家和李悝世家也已经出发,其中韩非子世家家主亲自带队,其余两家则派出大儒前来。

        不多时,医圣世家、华佗世家、祖冲之世家、郦道元世家和刘向世家等各家皆派大儒前来。

        位于巴陵城各处的读书人纷纷在论榜上发布文章,传递消息。

        看着论榜上的消息满天飞,没有前往巴陵城的许多读书人唉声叹气,早知道此次文会竟然如此盛大,即便是有所不便,也应该前往,就算是孔城的中秋文会,也不可能有如此盛大,尤其在圣墟崩塌后,孔城的中秋文会一年不如一年。

        各家家主大都错开时间,不可能赶到一起让方运迎接。

        庆国离象州最早,也最先抵达巴陵城范围。

        巴陵城的上空蓝如美玉,晶莹剔透,秋日虽烈,但有秋风吹拂,气候宜人。

        岳阳楼在巴陵城的西城,但此刻东城却是全城最热闹的地方。

        从高空看去,可见无论是城内的居民还是从海眼上岸的百万宾客,都开始向东城前行。

        去东城的人太多,以致于官兵衙役不得不疏导并规劝,但来这里的人大都是为了看热闹,岂能错过方运与两国国君三家家主相见的场面。

        东城的城墙头,已经挤满了象州百姓和最早抵达的来宾,他们探着头向城墙外望去,就见官道的远方彩旗招展,马车与骑兵连绵不绝,一眼望不到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