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702章 武君驾临
  • 第1702章 武君驾临

    作品:《儒道至圣

        “身为堂堂虚圣,您如此做,未免失之气度!”葛忆明冷着脸看向方运。

        “我在家中坐,你跑上门来让我叛国,我没一剑斩你项上人头,已经是好气度。记得告诉你叔父,他做错了一件事。”方运道。

        “我叔父做错了何事?”葛忆明问。

        “文会结束,他自会知晓。来人,送客!”方运说完低头看公文。

        “你……”葛忆明没想到方运竟然如此对自己,气呼呼地一甩袖子,转身向外走。

        迈出房门,葛忆明咬牙切齿道:“我来此地,本是好言相劝,你却如此对我!庆江商行的人都说,既然你方总督撕破面皮,毁我商行花楼,我身为商行少主,也当跟随庆君墨宝出城,前去迎接庆君。不过,我仰慕你的文名,本想与你推心置腹长谈,谁知好心当成驴肝肺!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我传书象州,号召一干文友举庆君墨宝迎庆君!”

        说到最后,葛忆明突然舌绽春雷道:“方总督,你莫要欺人太甚!”

        “原来这才是你的目的,嗯,不错。”方运竟然以赞赏的口气说话,如同老师在教孩子。

        葛忆明冷哼一声,转身离开,虽有挫败感,但心中并不服输。

        “你方运很有手段,我葛忆明也不差。我来此地的真正目的,除了劝说,便是找借口参与迎庆君!庆江商行迎庆君实属正常,毕竟庆江商行本是庆国的产业,但我乃象州进士,若是也跟着他们迎庆君,终归名声不好。所以,只要制造出我被羞辱悲愤而如此做,便会有人响应!既然你不肯投靠庆国,那我们就联手毁了你,以祭计兄的在天之灵!”

        葛忆明一边向外走,一边在论榜发出早就准备好的文书,然后用春秋笔法书写与方运谈话的过程,不敢说假话,也不敢把原话放上去,然后哀叹自己被辱,接着表示不得不反击,希望象州友人与自己前去迎庆君,让庆君主持公道,还自己一个尊严。

        在葛忆明发布文章后的数息,一些象州读书人像准备好了似的,立刻回复,并说得正义凛然,抨击方运如何飞扬跋扈、如何目中无人、如何不可一世,他们为全与葛忆明的情义,决定不去在意两国之别,与葛忆明一同上街迎庆君。

        东城大道上,众多读书人跟在庆江商行迎庆君的队伍附近,许多人准备看热闹。

        “葛忆明要来了!”

        “啧啧,本来只是看个热闹,谁知道要变成好戏,今天必然大戏连台!”

        “葛忆明真是一点脸都不要了,他虽是葛百万的侄子,但也是景国的进士,如此行径,天人共愤,我不信会有象州读书人与他一同上街!”

        “这种事,还真说不好,你们不要忘记,象州离开庆国时,虽有大批原庆国人回国,但还有一部分庆国人留在这里。那些留在象州的原庆国人,必然会出来支持葛忆明。”

        “你们看,江州的那些读书人脸色很不好看,似乎在骂葛忆明。”

        “他们毕竟是方虚圣的老乡,幸亏这里是象州,要是葛忆明在江州敢做这种事,坟头草已经三尺高了。”

        “唉……咱们象州人就是太不团结。无论是全面倒向庆国还是全面倒向景国,都不会出大事,现在……难以预测啊。”

        巴陵城极大,加上道路拥挤,庆江商行的人行走缓慢,许久也没到东城门口。

        突然,前方的一处路口传来喧闹声,就见一批身穿文位服的读书人迎向庆江商行迎庆君的队伍。

        方运在江州的同窗们正好在附近,立刻向那里看去,就见以进士葛忆明为首,大量的读书人加入庆江商行的队伍,让庆江商行的读书人数量暴增。

        曾经与方运同窗的宁志远叹了口气,道:“至少有一百人吧?看样子还会增多,方运的压力可想而知,一定焦头烂额。”

        “这些读书人加入迎庆君的意义非同小可,左相甚至有借口弹劾方运,把本国读书人逼得迎敌国之君,这放在任何时期都足以让主管官员上请罪疏。”陆宇道。

        “关键他们大都是读书人,人又多,方运很难处理。”

        “看这架势,文相大人不来不行了,想想就替方运头疼。”

        “不过,这样也好,葛忆明撕下遮羞布,双方刀兵相向,方运只要在今天胜利,就能把庆江商行在象州的势力连根拔起,避免以后再生事端。”

        “话是如此说,但方运如何做?就算方运胜过张龙象,也未必保住总督的官位,失去总督的官位,柳山就可以借机生事,逼方运上前线与妖蛮对抗。”

        “咦?你们看,那好像是武国的人,黑压压一大片,能有上千。好像还有一些私兵,不知道是哪位大人物。”

        “我问问武国的朋友。”

        在场的人都望向那些武国人,十分好奇武国人怎么会如此大规模进城,一般都应该在岳阳楼外等候文会,等文会结束便离开。

        过了一会儿,马渊惊道:“那是武君!我说感觉其中一个人有点眼熟,你们看那个穿举人服、腰上挎着大刀的中年人,就是很威武的那个,就是武君。武君曾经中过举人,而且最喜刀,定然是他错不了。”

        “武君……唉,他的脾气人尽皆知,最喜欢凑热闹,也最喜欢惹事,据说武国御史最齐心,因为他们每隔几天就联手上书规劝武君,每隔两三年就会弹劾武君,场面异常盛大。人才啊……”

        “身为一国之君,放着黄袍不穿,穿着举人服招摇过市,跑大街上看热闹,真是奇葩。”

        “不过他惹事归惹事,但好像从来没让武国出过什么事,反倒有几道圣旨看似荒谬,最后却取得极好的效果。在启国与庆国的夹击下,武国其势不堕,这位武君出力不少。”

        众人正聊着,葛忆明的舌绽春雷传遍全城。

        “在下葛忆明,本不欲生事,怎奈方总督咄咄逼人,不得不出此下策,迎庆君,只为让方总督重视我等读书人,还望象州父老见谅。今日之后,学生必然负荆请罪,散尽家财,拿出十万两白银资助象州读书人。”

        听完葛忆明的话,许多百姓的内心动摇了。

        突然,有人舌绽春雷。

        “你这种小犊子要是在武国,有多少老子咔嚓多少!什么玩艺儿!要不是有人拦着我,我他么一口陈年浓痰吐你脸上!”

        许多人直皱眉头,这话怎么这么恶心.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