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701章 弦外之音
  • 第1701章 弦外之音

    作品:《儒道至圣

        葛忆明身穿白衣绣剑服,迈入敞开的书房正门,向右转身,看到桌案后有一人正低头批阅文书。

        与此同时,那人抬起头,与葛忆明四目相对。

        在此之前,葛忆明脑海中想象过无数个可能,但直到见到本人,才发现眼前之人与自己的想象中相差极大。

        桌子后面明明应该是一个年满二十岁的青年,但乍一看却像是年近三十岁的中年,再仔细一看,此人的皮肤外貌的确和二十岁的青年毫无二致,但一双眼睛却仿佛透着一种山岳之巅的高远,又好像带着跨越万古的苍茫,更有一种君临天下的威严,似是还有利剑出鞘的锋芒。

        葛忆明的脑海出现短暂的错乱,根本分不清眼前之人到底是何等身份,一位大学士?一位史学家?一位君王?还是一位杀妖无数的将军?

        葛忆明心中升起前所未有的震撼,即便第一次见到叔父葛百万的时候,也只是被叔父的睿智打动,可看到眼前的这双眼睛,葛忆明心中升起一种难以描述的感觉。

        对面之人眨了一下眼,葛忆明这才从混乱的感觉中抽身而出,暗暗松了口气,但与此同时,他敏锐地发觉,在对方眨眼的一瞬间,自己似乎捕捉到一丝淡淡的疲惫。

        正是捕捉到这一丝疲惫,葛忆明感到一股莫名的羞愧在胸口涌动,好像自己欠了眼前之人一笔债。同时,内心有一丝心悸,好像看到一位巍峨的巨人正带领万民前行,现在走累了,正在休息。

        葛忆明看着眼前之人,竟然说不出话来。

        “你就是葛进士?”方运缓缓挺直上身,面无表情地看着葛忆明,脸上没有丝毫的笑意。

        葛忆明立刻清醒,急忙作揖道:“学生葛忆明,见过方……总督!”

        葛忆明弯下腰,在起身的时候,热血涌上面庞,面颊发烫,眼中闪过一抹羞恼,因为在昨天,他还对一干庆官说要方运好看,就在进门前,他还认为自己能让方运措手不及,可现在,自己竟然连句话都不敢说。

        “嗯,你有何事,说吧。”方运的双目清澈,神色淡然,好像就算州衙失火,他单单用这表情也能压住火势。

        葛忆明站直身体,惋惜道:“方总督大祸临头,还不自知,可惜,可惜。”

        “继续。”方运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甚至连眉毛都没动一下。

        葛忆明轻轻咬了一下牙,旋即恢复正常,这种话名为当头棒喝,乃是吸引初见之人的不二法宝,是葛百万教的,而葛百万是从一个大名鼎鼎的江湖游医那里学来的。葛忆明之前想象过方运的各种反应,想象过各种对策,想象过方运会假装镇静,唯独没想到方运竟然如此淡然,完全不是一个青年人该有的反应。

        葛忆明心中有些慌张,甚至怀疑方运看穿自己的意图,但旋即便调整心态。

        葛忆明随意一拱手,道:“如今景国危机四伏,外有蛮族南下,内有君幼臣争,而根本所在陈圣,病重多年。说一句大不敬的话,现如今的陈圣,已经难以重现当年的风光,在狼戮面前,必败无疑。鸟则择木,臣当择主,景国君不君,国不国,名臣岂能深陷其中?观我庆国,宗圣未历生死之战,未有重伤,有神药加护,至少有百年之寿。他先以杂家治国,现接掌东圣阁,尽握人族,当为人族至尊。庆国与景国相比,如日月照萤火,不可同日而语。学生以为,您当改投宗圣门下,之后圣道必然一片坦途,假以时日,必然封圣,位列众圣殿,俯察万界。若是留在景国,前途渺茫,恐身死人亡。学生一片赤诚,还请方总督三思。”

        “嗯,你应该准备了不少说辞,选一段继续说给我听听。”方运道,面色依旧没有丝毫变化。

        葛忆明愕然,愣了一刹那,直欲破口大骂,有这么说话的吗?谁劝说别人前不准备好?谁被劝说的时候会冒出这么一句?这让人怎么接话?什么叫选一段说,当唱戏的呢?

        葛忆明强压下心中的愤怒和无奈,干笑道:“方总督果非常人,不能以常理度之。学生之所以来此,是因为知道有大人物准备在此次中秋文会上联合张龙象,污您文名、夺您权位,您若一蹶不振,对人族来说是莫大的损失。只要您加入庆国,学生担保,一切的阻难都烟消云散。”

        方运轻轻摇头,道:“你在劝说之前,就知道本督绝不会答应,那么,你来此的目的,昭然若揭。”

        葛忆明默然,心道看来方运已经看出自己的来意,若能劝说方运投奔庆国,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也要试试,若是劝说不成,那自己再使用一些小手段扰乱方运心神,可没想到方运早早就看出来,自己若是再用那些小手段,就太过丢脸,但是,若就这么离开,更丢人。

        葛忆明沉默片刻,道:“都说方总督特立独行,今日一见方知传言非虚。学生真心实意说一句,您此次文会必输无疑。我已经得到消息,张龙象会用他极为擅长但您并不擅长的方式文比。”

        “我怎么不知道?”方运的语气平淡,但隐藏着只有他自己才能知晓的弦外之音。

        葛忆明并不知道方运这话的真正意图,微微一笑,傲然道:“您若是知道,那才是问题。不出意外,张龙象大人已经抵达巴陵城,正在做准备,一旦他准备好,正式登上岳阳楼文比,您当世第一才子的名头恐难保。”

        “嗯,我会等他。你若没什么事,下去吧。”方运下了逐客令。

        葛忆明准备了满肚子的话,本来有很多事要谈,甚至准备了种种应急方案,却没想到方运竟然用这种出其不意的手段,完全不给他机会。

        葛忆明很快恍然大悟,方运把自己叫进来,根本就不想跟自己谈,而是在向外界传达一个信息:他方运愿意与任何人交流,愿意用温和的手段解决矛盾,并没有传言中那么不讲道理,连庆江商行的人都愿意接见,还有什么人是不能见的?

        原来,方运根本就不可能给庆江商行机会,只是给那些跟庆国牵连不深的人一个信号,同时给那些关注此事的他国读书人一个假象,让方运看上去虚怀若谷礼贤下士,若是双方谈不拢,那就未必是方运的不想谈,很可能是庆江商行或庆国欺人太甚。

        “好一个方虚圣!”葛忆明终于明白自己被方运耍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