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698章 积善天子
  • 第1698章 积善天子

    作品:《儒道至圣

        今日的巴陵城格外拥挤,因为在这几天,大量读书人提前来到,所有客栈已经爆满。从八月十三开始,官府允许民宅接待外地客人,从八月十四开始,象州官府不得不求助景国的工部,从张衡世家调来一位大学士,在巴陵城外建立大量的简易房屋,供游客居住。

        东城大街本就无比繁华,人群熙熙攘攘,接踵摩肩,但所有人见到那支队伍,都露出怪异的神色,然后如同躲避瘟神一样向两侧走去。

        一些大胆的人讽刺咒骂,更大胆的则向队伍的方向吐痰。

        那支三千人队伍的最前面,四个人抬着一个小木台,木台铺着明黄色的桌布,台上有一幅装裱好的书法作品,上面写着四个字。

        端木遗风。

        孔子弟子众多,但弟子中的首富非子贡莫属,此人不仅深研孔圣之道,更善于经商,曾一直出钱资助孔圣,甚至可以说,没有子贡,孔圣恐怕无力周游列国,没有周游列国的经历,也难以完成后面的著作,自然无法封圣。

        子贡姓端木,名赐,因此端木遗风原指儒家人经商,后泛指所有成功的商人。

        在这四个字的左下方,则有一方朱红大印。

        大印之上有四个醒目的小篆。

        积善天子。

        仅仅是“天子”二字,就足以让周围的人避开,加上积善二字,部分读过书的象州人都知道这是庆君最喜欢的印章之一。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语出《易经》的《文言》,乃是孔圣撰写。

        若在数年前,端木遗风赐字加积善天子印一出,两侧的许多百姓必然跪下,这可是庆君的御赐墨宝,比赐下的寻常之物更重要。

        但现在,象州已经归属景国,再有人把庆君赐字堂而皇之拿出来,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能避则避。

        许多人仔细打量队伍里的人,这才发现,这支队伍前面的人大都身穿华丽的锦衣,一副商人做派,还有一些读书人,同时有大量穿着艳丽的美貌女子,在队伍的最后,是一些寻常伙计。

        在庆君墨宝的正后方,一个雍容的女子缓步前行,虽然已经不再年轻,但美貌竟然不输于那些年轻女子,可见年轻时何等动人。

        “那是……迎芳阁的花青娘!”一个眼尖的人忍不住叫出来。

        “啧啧,真俊啊,怪不得能闹出那么大的事。”

        “有意思,有意思。庆江商行的花楼前些日子被方虚圣一锅端,关的关,停业的停业,我还以为这些人知道怕了,偃旗息鼓,谁知道,竟然在八月十五这天上街,这是要当着全人族的面,从背后捅方虚圣一刀啊!”

        “庆江商行真是不一般啊,这次是准备彻底撕破面皮了。”

        “花青娘就是因为拜庆君而成为众矢之的,庆江商行的花楼就是因为拜庆君全数关闭,结果倒好,他们今天竟然托着庆君的墨宝去东城外迎接庆君,这简直是打景国官员耳光,打景君和太后的耳光,打方虚圣的耳光啊!换我是方虚圣,绝对忍不了!”

        “八月十五一到,什么牛鬼蛇神都出来了,看来,庆江商行的人今天要搞一场大事。”

        “之前双方交手,各退一步,也就没事了,今天竟然托着庆君的赐字去迎庆君,已经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葛家若打不倒方虚圣,只能灰溜溜离开象州,回到庆国,龟缩起来。”

        “回庆国?做了这种事,方虚圣可能放他们回庆国吗?我就不信他们能安然回到庆国。”

        “呵呵,这真是里应外合,图穷匕首见啊。他们就差张口承认自己是内奸,若是景国众官连这种人也不抓,那我明天就拖家带口离开象州去启国,这种国家的官员,已经烂透了。”

        “别急,那些狗官不管事,但方虚圣在,他们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方虚圣?呵,方虚圣才成名几年?葛百万那个老狐狸在几十年前就在已经成为庆国的大商人,既然他舍得把庆君赐给他的墨宝拿到这里,让这些人捧着去面见庆君,那就是有十足的把握让方虚圣不敢追究!你们想想,庆君要是知道方虚圣能赢,会来这里受气吗?显然,庆君认定方运必败无疑,葛百万恐怕也明白这一点,所以调动如此多的人,完全不给方虚圣留面子。”

        “唉……说的也是。庆君来岳阳楼文会,肯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还没来呢,庆江商行的人就准备好把事闹大。关键是,这些人手持庆君墨宝,又没做犯法的事,只是前去东城外,官府还真没办法拦住他们。一旦他们跟庆君见上面,若方虚圣也在,不知道会丢多大的脸。唉,真替方虚圣可惜,这么年轻就遇到葛百万和庆君这些老奸巨猾的人,肯定会被十国笑话。”

        “要是拦住他们不让他们去见庆君,万一庆君主动问起,那会闹出更大的笑话。谁想的毒计?简直能把人逼死啊。”

        “这些做花楼的,哪有几个好东西?谁没做过逼良为娼的事?看着像正经人,实际都是人渣,多少好好的闺女被他们祸害?看着他们这么趾高气扬,心里真堵得慌。”

        “这些事,咱们说得不算,跟着他们走吧,看看到时候方虚圣如何处理。”

        “方虚圣会不会避而不见?”

        “应该不会,庆君大驾光临,即便是虚圣也应该出城迎接,更何况方虚圣现在是两州总督,有官身在,若不去迎接庆君,怎么都说不过去。”

        一些分景国江州口音的读书人一边跟着人流向前,一边低声商讨,个个愁眉不展。

        巴陵城内,数不清的人前往东城外。

        巴陵城外的长江上,浮现一个个漆黑的漩涡,深不见底,看着让人全身发冷。

        新形成的海眼在长江岸边一字排开,靠近江岸。

        过了片刻,其中一个很小的海眼稳定住,随后就见一百余人从海眼中出来,未等站稳,就被水浪托着送到岸边。

        那些人上了岸后竟然站不起来,或坐或趴在地上不断呕吐。

        那个小海眼中不断有人涌出来,被海浪推到岸边.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