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696章 每逢佳节必撕※
  • 第1696章 每逢佳节必撕※

    作品:《儒道至圣

        在论榜的争执声中,人族迎来了一年一度的中秋节,各地百姓纷纷走上街头。

        每年的中秋节,会有大量的读书人开始聚集,尤其是府城甚至京城,提前就会预热,许多人会去一些文人士子聚集的地方,沾沾文风才气。

        今日许多人抵达平时文会的举办地后才发现,现场一片寥落,完全没有节日的气氛,即便是有文会,参与者的文位也不高,经过询问,他们才知道发生什么。

        四海龙族早早公布了临时海眼的地点,从八月十三开始,人族各地的读书人开始前往临时海眼。

        那些海眼虽然多,但圣元大陆广袤无垠,一些偏远地区的读书人距离最近的海眼往往达到万里之遥,即便有日行三四千里的蛟马,也需要提前两三天。

        若是从高空俯视圣元大陆,就会看到各地的水域内出现大大小小的临时海眼,这些海眼各有不同,但有两个共同点,周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人,不仅有读书人,还有许多拖家带口的普通百姓。

        另一个共同点,便是这些海眼全部单向通往巴陵城外的马头。

        沙州,位于圣元大陆西部的谷国,沙州以绿洲为县。

        阳马县便是一处大绿洲,遍布帐篷,居住着五万余人。

        阳马县的中心是一座湖泊,湖泊的中心,出现一个黑色的漩涡,漩涡在慢慢扩大。

        在湖泊的周围,聚集着大量的人,粗粗一看,超过七万。

        这些人中,读书人连三千都不到,绝大多数都是拖家带口的平民百姓。

        少数平民带着伤,而在这些人的不远处,超过五千兵将严阵以待。在更远的地方,许多阳马县百姓正在看热闹。

        在湖泊边缘,读书人和非读书人泾渭分明。

        一个七岁的女孩身穿蓝色的粗布衣,衣服上打着七个补丁,她背着小小的背囊,右手抓着父亲的手。

        小女孩奶声奶气地问:“爹爹,都是谷国人,为啥打咱们啊?”

        “咱们要去景国投靠方虚圣,他们不让去,咱们偏要去,他们自然要打咱们。哼,幸亏咱们人多,再加上恰好有圣院的人在,而且方虚圣传书给谷君,不然的话,咱们都会被抓进大牢。”那黑脸中年人一手抓着女儿,一手抓着地上的大包袱。

        “啊?是去投靠方虚圣啊,那太好了!”小女孩十分高兴,可随后面露忧色道,“那些官兵看样子要攻打咱们,咱们会不会被杀死啊?”

        “给他们十个的胆子也不敢这么做!只要我们不先动手,他们只要杀了人,各国读书人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淹死他们,更何况,方虚圣站在咱们一边!你看那些受伤的伯伯叔叔,一开始那些官兵要抓他们,但他们一边高呼方虚圣一边反抗,再加上其他人的帮助,那些官兵就不敢来硬的了。”黑脸中年人道。

        “嗯嗯,有方虚圣在,咱们就不怕了。对了爹爹,见到方虚圣,咱们就能吃上肉了吗?”小女孩认真地仰头看着父亲。

        黑脸中年人轻声一叹,道:“方虚圣对百姓最好,对天下人最公平。咱们一开始去的时候,或许吃不上肉,但在景国,就算有狗官,也有方虚圣为咱们伸张正义,只要咱们好好营生,以后绝对有肉吃!”

        旁边的一人老人轻叹道:“是啊,去给方虚圣当长工,也比在沙洲当百姓强!谷国的官员简直无法无天,咱们但凡能活下去,何至于去几十万里之外的地方?”

        旁边一个身着华服的青年冷哼一声,道:“我倒是能活下去,但我不想活着如此憋屈!杂家和谷国那帮狗东西,竟然要给蛮族上贡,年年割地,岁岁赔款,老子宁可去景国跟妖蛮死战,也不再这里受这份窝囊气。景国不见得比谷国好多少,两国一直以来就是难兄难弟,但出了个方虚圣,就有希望!”

        “是啊,咱们这些人要走,要么是活不下去,要么是太不顺心。但凡吃饱穿暖,但凡心平气顺,也不用背着叛国的污名。”那老人补充道。

        附近的人不断议论,甚至有人大骂远处的官兵和谷国官员。

        谷国官员无奈地看着这些人,而在这些人不远处,三千余读书人面色复杂。

        这些读书人也都是谷国人,他们得知岳阳楼文会的消息后,陆续从数千里内赶来,准备利用海眼前往巴陵城。

        和其他海眼相比,这里的读书人较少,除了因为这里地广人稀,还因为这里距离巴陵城太远,而临时海眼又是单向挪移,一旦到了巴陵城再回返,要走数个月才能到家。

        这些谷国读书人原本只想参与人族难得一见的盛会,但亲眼就看到这些准备逃往景国的六七万人,心中充满了矛盾,一方面他们不愿意看到谷国子民叛国,另一方面又明白,这些人实在活不下去了,只能离开这里,若继续留在谷国,那就是在等死。

        由于此地有圣庙,一些读书人把所见所闻发到论榜,震动全人族。

        随后,各地的读书人陆续发文,不止谷国,包括孔城在内,每个国家都有百姓借助海眼迁往景国。

        八月十五的清晨,人族所有的视线都被各地的临时海眼和周围的人吸引。

        在不需要海眼的象州巴陵城,暗流涌动。

        礼司衙门外的大街,已经被密密麻麻的马车堵住,数以百计的象州官吏聚集在礼司衙门的大院之中。

        礼司司正聂长举是一个面相和善的老人,但此时此刻,所有人都仿佛看到,他双眼倒映的晴空之中,电闪雷鸣。

        聂长举扫视前方的上百官吏,淡然一笑,道:“诸位今日前往岳阳楼,不为其他,只为参与文会,一见张龙象与方总督之争。此地,总督官职最大,诸位不可口出妄言,切记。”

        在场的官员轻轻点头,聂长举的意思很明确,方运执掌总督官印,只要他有心,这些人在巴陵城内的一切举动都瞒不过他。不过,在成圣前,即便是有一心二用,方运也不可能同时监视上百人,那对他的文宫来说是巨大的负担。

        聂长举继续道:“我等,是象州之官,是景国之官,但更是人族之官!圣人有言,君不君,则臣可不臣,若上官有错,我等即便舍弃生命死谏,也要坚守读书人风骨!当然,不出意外,我等今日只需静静观看,若出现意外,那么,便是诸位名留青史的大好机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