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689章 女子学堂
  • 第1689章 女子学堂

    作品:《儒道至圣

        俗体字易学易用,深受一些读书人喜爱,许多读书人在抄书写信的时候,为了节省时间,都会改用俗体字,而不用复杂的正体字。

        节省一半书写的时间,往往能让两个各方面相近的读书人拉开极大的差距。

        现如今,人族读书人在正式场合都使用正体字书写,但在私下或非重要场合,经常会出现俗体字,包括书圣王羲之在书法写作的过程中也经常使用俗体字,著名的《兰亭集序》中,就有多个俗体字。

        圣院的礼殿曾经为了让人族“书同文”,打击过俗体字,但收效甚微,最终放弃。

        只不过,在科举的时候,若考卷中出现过多的俗体字,一些保守的考官会降低评等。数百年前有一位启国的学子,在请圣言的时候明明答对了许多题,却被列为丙等,事后上京城敲登闻鼓才知道问题所在,不得不重考,第二次全部使用正体字,成为一县案首,最后成为一名大学士,名扬启国。

        方运道:“那如此来,《民报》多用俗体字和白话书写,会大受欢迎?”

        曾原露出为难之色,道:“您的《白蛇传》等之所以广受欢迎,通篇白话文的确起到重要的作用,但以在下之见,这些对人族的作用微乎其微,您的其他诗词文章才是根本。”

        “哦?你似乎对我有看法?趁现在出来,我听听。”方运本能地使用大学士格物、致知和诚意的能力,意识到自己要跟曾原把话开,否则时间久了,极可能会形成矛盾甚至冲突,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坦诚交流,可能不会化解矛盾,但至少会缓解冲突。

        “学生的看法,怕是不入您的法眼。”曾原谦虚道。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论阅历,论对圣元大陆各个层面的认知,你远在我之上。孔子都过三人行必有我师,你岂可妄自菲薄?吧,我听着。”方运道。

        曾原本不想,但方运的语气里有着不容置疑的力量,他不得不:“您开办方氏藏书馆也好,开始逐渐开办书院也罢,甚至创办《民报》,我都支持。因为这样做,不仅对人族有好处,对您的文名、实力和势力都有巨大的帮助,最多十年,等您的书院和《民报》遍布圣元大陆后,您即便只是虚圣,方家也拥有与半圣世家等同的地位。我一直执行您的计划,负责藏书馆、书院和《民报》,就是因为,即便平凡如我,也能洞见您的伟大与先见。”

        方运微微一笑,没有话,因为自己更想听接下来的话。

        曾原看到方运的笑容,便知道对方没有自满,而是知道自己的话即将转折,于是话锋一转。

        “不过,我有两很不理解,也对您……有些许微词。当然,这并不影响我执行您的计划,句自私的实话,我将来在史书上的地位,恐怕全靠您,全看为您做这些事的成果。我第一不理解的是,您除了开建正常的书院,还打着女子学堂的旗号,建造女子书院。”

        私塾、学堂和书院,规模依次增大。

        私塾一般只是一个先生授课,只要是童生,向当地官府报备后就可开办。

        学堂的先生一般低于十个,而且基本都是族学,一般只招收同族或亲友的儿女,相对封闭,只需要望族族长和里长或亭长保举,再向当地官府报备,便可开办。

        书院则不同,面向所有地方招生,院长至少要是举人,需要极为繁琐的审核程序,而且必须要经过州一级的衙门同意方可开办。

        人族早就有女子学堂,但女子书院,只有孔城外的那座巾帼书院。

        “哦?建造规模大一些的女子学堂,又有何妨?”方运问道。

        曾原无奈道:“身居高位之人并不是瞎子,现在各世家几乎都知道您在建立女子学堂,只不过,您严格控制规模与数量,没有碰触圣院和各世家的底线,自然不会有人站出来。即便如此,因为这些女子学堂,您也树立了大量的敌人。更何况,普通书院基本在赚钱,哪怕再不景气也不会赔钱,赚多赚少而已,但您为女子学堂制定的规矩,没办法赚钱,一直在倒搭钱。一万多座女子学堂的开支十分巨大,即便有一些富裕家庭的女子愿意捐助,每年的花费也在两千万两白银之上,而且,您还想继续增加女子学堂。”

        曾原看了方运一眼,发现方运面色不变,继续道:“学生以为,您最好放弃女子学堂,当然,您可以在每国的京城象征性建立一座女子学堂,专门拉拢各国权贵之女,投入少,收益大。您每年都要招收一批不交钱、考试成绩好反而会得到奖励的寒门女子,在我看来,意义并不大。不要那些保守的世家子弟,即便是那些寒门的男子,也认为您在浪费银钱,对您颇有微辞。”

        “我花我自己的钱建学堂,关他们何事?”方运道。

        “话是如此,但……您毕竟是人族虚圣,是人族楷模,必须要引领人族走向正确的方向,而建立女子学堂,似乎是往偏了走。”曾原无奈道。

        “正确与否,不由他们决定,也不由我来决定,而是由未来决定。”方运道。

        “但对于圣院以及力量最大的读书人群体来,您现在的行为是错误的。在所有男子都获得文位之前,任何一个女子获得文位,都是错误。换言之,与其把方家的钱财用在女子学堂,不如用在男子书院上更有价值。”

        方运看着曾原,缓缓道:“你被世俗与偏见束缚,我不会责斥你,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人们会发现,这笔钱用在女子学堂,对人族的意义和价值更大。”

        “历代半圣都无法做到让女子参与科举,您为何如此自信?”曾原问。

        “在周文王以《易经》屠杀妖蛮前,所有人都认为商朝不可战胜;在孔圣逼妖界众圣签订千年不战条约前,所有人都认为妖界众圣不可战胜;在第一次两界山大战前,所有人都认为人族挡不住妖界的攻击。正因为我是虚圣,我才要披荆斩棘,为人族探路。我不需要理解,不需要同情,甚至不需要帮助,我唯一需要的,便是请你们不要阻拦我的脚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