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685章 中秋文比
  • 第1685章 中秋文比

    作品:《儒道至圣

        《民报》的创刊号,出现了方运用白话写的《我的第一封战书》,虽然很多读书人不满,可许多百姓很高兴,因为就算识字不多的人也能看懂,不像那些花团锦簇的文字,看着让人头疼。

        在第二份《民报》的头条,杨林看到,标题赫然是“我的第二封战书”。

        杨林也顾不得后面的人,快速阅读头版的战书内容,看到最后忍不住读出来。

        “中秋之夜,岳阳楼上,本圣恭候张鸣州大驾光临,文比定四大才子之首,届时欢迎天下读书人莅临。”

        “什么?方虚圣对张龙象下战书?”附近的人群顿时炸了锅。

        “快点买!”

        “别当道!”

        “再不快点,老子要骂人了!秀才也是有火气的!”

        “快快快……”

        排队的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目光里充满了急切。

        “让开!”身后那人一把推开杨林,冲上前拿出十两纹银大喊,“我要一万份!”

        那店员微笑道:“不好意思,每人只能买一份,您若是想买第二份,可以重新排队。”说着麻利地递出一份《民报》,然后伸出手。

        那人无奈收回十两银子,递上一文钱,接过《民报》。

        杨林被推开后也懒得理那人,双手拿着报纸,一边看一边走,两侧的人全都探着头看他手中的《民报》,无论是贩夫走卒还是秀才举人,甚至连一位老进士也跟着凑热闹。

        方运的吸引力冠绝圣元大陆,而《民报》的吸引力同样致命,两者相加,让天下的读书人根本无力抵挡《民报》的吸引力。

        许多外地的读书人结伴来此,知道头版头条的内容后,无比兴奋。

        由于象州就在江州对面,昨日跨江而来的江州读书人极多,若方运在这里,一定会认出其中一些人,陆宇、宁志远、杜书岱、汤善越、马渊等等皆是当年大源府文院的同窗好友,甚至与其中一些人曾经迎战鸣奇鸟与妖龟,乃是曾经同生共死的战友。

        这几人当年都是秀才,才智过人,但离顶尖天才有极大的差距,很难在五年内中举,但现在这些人个个都是举人,而且最晚也是去年中举,成就远超当年同时中秀才的读书人。

        几人排成一列,笑着交谈,即便压低声音,附近的人也都又惊讶又羡慕地看着他们,并侧耳倾听。

        “你们还记得当年第一次与方虚圣……不,是方双甲见面的场景吧?”

        “当然记得。记得当时方双甲还是童生,王先生正讲经义,讲完让咱们写,结果方虚圣的经义做得极佳,众人皆赞叹。王先生怕方运自满,于是问我们,当年陈圣中状元的时候榜眼是谁。一百多年前的事谁还记得?这也达到王先生教学的目的,让我们明白,要努力争第一,读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否则很难名留青史。哪知,方双甲张口回答‘吴焕意’,现场那气氛,简直尴尬得要命。王先生毕竟是讲郎,灵机一动,又问第三名探花是谁,结果方运立即回答是‘赵霖甲’。我看了一眼王先生的脸色,当时笑死我了,哈哈……”

        大源府文院的好友虽然都知道这件事,但时隔数年说起,都情不自禁微笑。

        附近不知道此事的人听后也跟着笑起来,没想到方运当年还有如此有趣的故事。

        旁边突然有人问:“这位王先生,可是那位使用碧血丹心的义士?后来方虚圣赠送给他的延寿果被歹人强行讨要,结果被方虚圣知晓,解决此事。再后来,那位王先生的儿子不知怎么与方虚圣攀上关系,得了一首鸣州……不,已经是镇国词。”

        一人轻声问:“是不是那首‘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陆宇微笑点头,道:“正是那位王先生,临行前,我们曾与王先生把酒言欢,说起这件事,王先生十分感激方虚圣,若不是家里事多,也会渡江而来。”

        路过的杨林忍不住道:“既然方虚圣在中秋文比张龙象,广邀天下读书人,你们干脆留在这里,为方虚圣助威,等到中秋节后再离开!”

        陆宇等人一听,相互看了看,齐齐点头,面带微笑。

        “多谢这位兄台提醒!”杜书岱拱手感谢。

        “客气。”

        按照方运定的规矩,中午时分,《民报》的内容就会全版出现在论榜之上,但是未到中午,论榜已经因为方运文比张龙象之事闹翻天。

        有人指责方运自大,四大才子由圣院选拔,他凭什么认为通过文比便可以决定。

        还有人认为方运把文比场地安放在岳阳楼,乃是心虚的表现,否则应该让张龙象选择时间地点。

        论榜上有许多读书人在抱怨,不过他们抱怨方运为什么不早点发出这封战书,现在已经是八月十二,离八月十五中秋节只有三天的时间,即便骑乘优秀的蛟马,一刻不停,三天也只能奔赴一万多里,这意味着,只有庆国、景国、启国和武国的普通读书人能在三天内抵达岳阳楼。

        而一些众圣世家的弟子则在议论,能不能想办法使用飞页空舟,若是挤一挤,一张飞页空舟可以载近三十人。

        一些人出谋划策,想请孔家使用只有半圣才能制作的空行楼船,挤一挤的话,一艘船能载数万人。

        更有人异想天开,请各地的众圣世家免费开放文界通道,把人送到庆国京城或夕州丰州,然后骑乘蛟马前往巴陵,可以当天抵达。

        读书人们太想去岳阳楼,毕竟那可能会看到人族目前最顶尖的诗词天才的对决。

        不过,众人正议论着,一些理智的读书人泼了一大盆冷水。

        “张龙象会答应吗?”

        一句话让论榜的讨论次数骤减。

        于是,所有人都在等张龙象的消息。

        巴陵城内,方运坐在书房里,身前漂浮着张龙象的珠江公官印,不断震动。

        书山结束后,方运不仅在第九山得到无上文心一心二用,不仅发现书山和人族的大秘密,也莫名其妙永久地继承了张龙象的身份,书山老人并没有追回官印,而且由于张龙象的地位极高,已经不下于大儒,现在珠江公官印可以随时连通圣元大陆论榜、两界山论榜或孔圣文界论榜。

        最近,方运没使用过张龙象的官印,甚至也没有联系张经安和孔圣文界的那些友人下属。

        不过,方运经常会看传书的内容。 .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