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683章 颜域空求官
  • 第1683章 颜域空求官

    作品:《儒道至圣

        “你莫非有什么手段?”陈铭鼎传书询问。

        “也不算什么手段,到时候您老就知道了。”方运道。

        “好,那我等到八月十五。”

        “对了,八月十五你若有空,可以来巴陵走一走,今年象州的中秋文会,将在巴陵城岳阳楼举办。”

        “老夫尽量去,就算老夫去不了,也派一位陈家家老去捧场。”

        方运与陈铭鼎谈完,又去看其余的传书。

        大多数都是自己的友人、同窗或熟人询问,都觉得方运突然贸然说这种话要小心,别被宗家找到把柄。

        但是到了后面,有人传书给方运,让方运去论榜看看,宗家人又拿他说事。

        方运进入了论榜一看,那个宗家进士重新写了一篇文章,历数那一场赌局中,方运导致一些世家输了多少。

        陆陆续续参与对赌的众圣世家共有二十三家,其中一家与两家赌。

        在这些年中,过半的众圣世家退出,但以宗圣为首的几个众圣世家并没有退出,一些虚圣家族与豪门也没有中止赌约。

        文章举了一些即将输掉的赌注,包括一座荒城、圣元大陆的一处方圆三百里的封地、一颗完整的妖皇头颅、三件大儒文宝、十滴圣血、三十四枚延寿果、六十四枚生身果等等。

        最后,文章写到,林林总总加一起,方运让各家族输掉了一件半圣文宝,这种人,不配入选四大才子之首。

        这篇文章一出,数不清的人支持或反对。

        反对者认为宗家人太无耻,此事虽然由方运引起,但那时候方运只是举人,根本无力左右豪门,更何况半圣世家,明显是那些世家找个借口对赌而已。说这是方运输掉,人身攻击的倾向太过严重,不应该是读书人说出来的话。

        还有人嘲讽,宗家的家老们很像是活在地下偷粮的某种动物,做了卑鄙的事不敢出面,于是让一个进士出来指责方虚圣,即便遭到反击,也只是一个进士文胆被废。

        支持者则认为这种说法很好,若不是方运自不量力做出这种事,也不会让那些世家如此倒霉,方运摘不掉罪魁祸首的称号。

        还有人说妖界众圣简直都是蠢货,什么也不用做,安安静静等三年,方运自己就会因为无法完成十六首传世战诗而自杀,结果倒好,蠢到使用月树神罚,不仅没杀死方运,反而损失一尊妖族大圣。

        还有许多读书人因此指责方运,认为这种人不配当四大才子之首,理应给在两界山浴血奋战的张龙象让出位子。

        不过,文章下面支持方运的更多,尤其是这几年新中举或中进士的读书人,他们深受方运的诗文影响,是方运的天然盟友。

        这篇文章在论榜的影响极大,许多人在回复中担忧,方运的文名或因此而下降,最后导致落选四大才子之首,只能屈居次席。

        宗家雷家一直抓不到方运的真正把柄,即便是方运杀了雷重漠,雷家也没有十足的证据,但是,方运若当不上天下师,害得许多家族输掉巨额财富和神物,这便是一个不小的污点。

        许多人也看出来,宗雷两家人在用这件事打击方运,即便罪魁祸首不是方运,也跟方运有无法脱离的关系,一旦方运稍微有心结,便会影响大学士之路。

        方运看后只是淡然一笑,完全不在乎,继续看传书,在后面的传书中,许多友人安慰方运,让方运不要在意这些小事。

        方运一一谢过。

        不多时,颜域空传书,根本就没有询问方运为何要说那句话,也没有劝慰方运,反而说了一件与论榜事件毫不相干的事。

        “方运啊,我准备去宁安县当个县丞,你能不能举荐我?”

        方运看完哭笑不得,若是自己喝水,很可能喷出来,这语气哪里像是颜域空,简直就是那个惫懒的李繁铭。

        方运手握官印,传书回复只有两个字。

        “别闹。”

        “我是认真的,不信你过来看看我严肃的表情。”

        方运微微一笑,心道颜域空怕是有了突破,极可能将要晋升翰林,所以语气比以前活泼。

        “嗯,不开玩笑了。你真想去宁安县?”

        “真想。我即将晋升翰林,但怕进士根基不稳,需要入世磨砺,主政一地是最佳之选。我考虑过在庆国,但深思许久,发现我在庆国的确可以去任何一县任职,却只能让我有所进步,而不会让我真正成长。实话实说,庆国,除了少数人,整体已经落后人族最前沿。庆国重杂家,而杂家重官,读书人做官本是通往圣道之路的磨砺,但许多人深入宦海,只剩和光同尘,完全被官僚风气侵蚀,再难保持赤子之心。我,不想被庆国的大染缸改变。”

        “不愧是颜域空,此事你看得很透。庆国那种地方,只适合杂家,你主修儒家,行君子之道,在庆国寸步难行,所受不是磨砺,而是磨难。”方运称赞。

        “那你是同意我前往宁安?”颜域空问。

        “我倒是同意,内阁也不会反对,毕竟你是半圣弟子、颜家后人,左相就算再蠢也不会得罪你。而且圣院历来有各国读书人交换任职的规矩,让不同国度的官员了解其他国家,你去宁安任职本身没什么。问题是,你一旦去宁安,恐怕会遭到庆国朝野攻击,性质有多严重,你可想明白?”

        “愚者诽谤,何须担忧?”

        方运微微一笑,这应该也是颜域空不安慰自己的原因,因为他知道自己根本不会在意纷纷扰扰的言论。

        “好!是你在走向圣道,又不是他人,清楚这一点,便无畏无惧。你先来巴陵,等八月十五过后,再宣布前往宁安担任县丞。”

        “我去的时候,宁安县县令还是那位老先生吧?”

        “自然。”

        “那便好,咱们巴陵城见。”

        宁安县的新县令是一个老进士,他本身就没有权力欲,也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派到宁安县,所以一直很配合,根本不会揽权,一直在放权给宁安县的其余官员,就算下令,也要跟宁安县众官商量,甚至请教方运。

        景国官员有人嘲笑新任县令萧规曹随,但他本人却毫不在乎。

        正是这位老人不添乱,让宁安县一直被方运掌控,蒸蒸日上,毫无衰败迹象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