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679章 说重点
  • 第1679章 说重点

    作品:《儒道至圣

        八月十一日,是人族《文报》刊发的日子,每到这天的早晨,人族各地的文院书铺前都排着长长的队伍,能把整条文院路堵死,这一天,也是各地书贩最高兴的日子,因为今天至少能比平日多赚上百文。

        但是,在象州却出现了怪异的一幕,在各城文院书铺前排队买《文报》的人,只有以前的一半!

        无论是卖《文报》的店员还是买报的读书人,都被断崖式的人数惊到。

        在人族有句话,可以不看《圣道》,但不能不看《文报》。

        《圣道》的内容太过高深,至少要到进士才勉强能全部理解,举人最多能理解一半,至于童生或秀才只能理解极小的一部分,大多数百姓都不会购买。

        近年来,也只有方运不断打破《圣道》纪录的时候,才会引发抢购《圣道》热潮。

        平时,真正值得让人排队的只有《文报》。

        但现在,《文报》竟然让如此多的人认为不值得排队起早买。

        在场的人感到奇怪,不过很快明白了缘由。

        因为《民报》。

        这一天早上,方运正在吃早饭,州牧董文丛带着一个身穿举人服的中年人闯了进来。

        “大人,下官有要事启禀!”

        方运放下筷子,扫视董文丛与他身后那人,脑海中立刻浮现圣院的资料,很快认出那个红脸的中年举人。此人名叫耿汇,在巴陵城担任一个八品文官,当年曾发文攻击景国,象州归属景国后,此人虽然沉默许久,但仍被当作庆官。

        “坐下说。”方运一挥手,两把椅子被无形的力量带动,飞到两人身后。

        两人哪里敢坐,董文丛站着道:“大人,耿汇昨日得到一个消息,今晨已经告知下官,下官不敢做主,带他来见您。耿汇,把你之前说过的话在总督大人面前说一遍。”

        “下官遵命。”耿汇说完,望向方运,目光中有些慌张,呼吸起伏不稳。

        方运身上的才气徐徐流转,格物、致知与诚意三重境界的力量同时发挥出来,方运的目光可以看到耿汇皮肤最细的毛孔,同时根据耿汇的呼吸、动作、目光和心跳等等各方面做出各种推断,然后利用诚意境的力量排除所有杂念,保证最后选择最正确的结果。

        方运发现耿汇此人有些紧张局促,但并没有恐惧或者在隐藏什么。

        “说吧。”方运随口道。

        耿汇深深作揖,随后道:“下官耿汇,见过总督大人。下官当年鬼迷心窍,误入歧途,曾经出言无状,还望大人饶恕。”

        “说重点。”方运道。

        耿汇暗暗松了口气,道:“下官当年以挖苦讥讽景国为乐,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所以结交了许多所谓志同道合的读书人。我们仰慕庆国,贬低景国,差一点就要结成专门攻击景国的文社。直到数年前,在下读到您的那首《江城子狱中梦》,想起亡妻,大哭不止。哭过之后,在下开始反思,回顾种种,越发觉得不该反对您。再之后,您进入宁安,我把您做的一切都看在眼里,越来越感觉庆国人或许未必一直正确。”

        “说重点!”方运说完竟然拿起筷子吃起饭来。

        董文丛则羡慕地看着方运的早饭,全都是连国君都吃不起的神物。

        耿汇露出尴尬之色,道:“从那以后,下官就以要考进士为由,减少攻击您与景国。当年景国刚入主象州时,庆官与景官斗争极为激烈,我现在的位子本来是定给他人,但遭到所有景官反对,后来庆官一方妥协,安排了我这个近期相对沉默的人,景官才同意。我……身无所长,有八品官做,自然求之不得。不过,我也因此被定为庆官,不得不参加庆官的文会或宴会。”

        方运白了耿汇一眼,已经懒得费力气,懒洋洋道:“说重点。”

        方运没有生气,耿汇解释前因后果,就是避免被误解。

        耿汇老老实实道:“这几年,我参与了不少庆官的私密文会。自从您上任后,庆官的私密文会突然增多,而文会上基本有两个主题,骂您,或者想办法扳倒您。我已经彻底成为旁听之客,再也没有主动攻击您,即便被人说起,我也会嗯嗯啊啊蒙混过去。我本以为能继续蒙混下去,但是,就在八月初,我感到不对。”

        方运看了一眼董文丛,董文丛露出无奈之色,像是在说之前耿汇不这样,是在您面前才这么小心翼翼,没办法。

        “下官发现,几个跟庆江商行和礼司司正聂长举走得很近的人,突然发生改变。这些人在之前,一直大骂您,把您当成头号大敌,在下看来,这是心虚和畏惧,说明您其实做对了。但是,就在前些天,这几个人在谈起您的时候,不再有畏惧或心虚,反而有点轻蔑。不止我一人发现,别人也询问,但他们几个遮遮掩掩,一副懂就懂不懂就不懂的高傲样子。”

        方运轻轻点头,勉强说到重点。

        耿汇好像得到极大的鼓舞,挺直胸膛,声音变大。

        “我感到很好奇,其他人也好奇,于是我们几个就想方设法套话,可一直失败。就在昨夜,许多人都知道您挑战宣武军成功,并且在擎天峰留诗,一人镇万妖,逼宣武军正在前往丁县认罪。于是,一些庆官人心惶惶,认为你将来很可能彻底掌控象州,庆官会被您彻底击溃。但是,那几个人却让我们不用担心,说您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

        耿汇看了方运一眼,发现方运没有生气,继续道:“我越发肯定他们一定知道内幕消息,于是和几个友人暗中灌那几人的酒,让他们放松警惕,终于透露了一点口风。虽然只是寥寥几句话,但下官却感到非常不妙,所以一大早就找到董州牧,详细说明。”

        “继续。”方运道。

        “是,大人。那几人透露,那些高层的庆官已经做好准备,一旦找到时机,会煽动所有庆官站出来反对您,制造一场足以吸引全人族的大事件,从而削弱您对象州的掌控。听他们的意思,朝廷中与他们里应外合,保证只要他们做出来,就能罢免您。我想,您也应该能猜到是谁与他们里应外合。”

        方运与董文丛相视一眼。

        全景国能做出这种保证的,只有一个人。

        左相柳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