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678章 当诛
  • 第1678章 当诛

    作品:《儒道至圣

        毕源心中有千言万语,但最终没有反驳出来,因为自己的每一句反驳,都会跟第一次反驳一样,成为方运蔑视他的理由。

        “百姓养你,不是让你陷他们为亡国奴;国家委以重任,也不是让你推景国入火坑。百姓养你,是为了让我们景国人至少能与他国人平起平坐,不会被轻视;国家委以重任,是为了你帮助我大景国立于诸国之首,强盛富裕!你不想做?可以啊,滚出官衙,我可以保证没有哪个百姓指着没有官身的你大骂,骂你害了我们景国人。但你既然身在衙门,是象州文院的司业,那就要让更多的象州学子科举成材,就要让更多的象州学子忠于景国,就要让更多的象州学子分清敌我。的确,他们可以不成材,可以不忠于景国,可以不分敌我,但那是他们的事,你不去做,那便是你在渎职!”

        毕源无言以对。

        “你,还想狡辩吗?我给你机会。”方运看着毕源。

        毕源一咬牙,大声道:“景国积弱,下不足以对抗庆国,中不足以安民富强,上不足以驱除妖蛮,这等国家之人,被象州学生景仰,难道不是咄咄怪事吗?庆国虽是敌国,但他们强大富饶,若是我等能成为庆国人,不就会和庆国人一样吗?不用被强国欺辱、不被妖蛮屠杀、不参与官员内斗,人人都安居乐业,难道不好吗?”

        方运眨了眨眼,疑惑不解地问:“你说的是哪国?不如这样吧,若你口中和心目中的庆国若是与现实中的庆国差别超过三成,你就自碎文胆,如何?”

        “我坚信,当庆国人比当景国人好!”毕源岔开方运提问。

        “我必须承认,庆国百姓的平均富裕程度,在我景国之上。不过,问题在于,你并不是庆国人,你是景国人!即便你去庆国当了庆国人,你也是‘曾经是景国人的庆国人’。庆国每一个官位,每一个科举名额,每一家店铺甚至每一个地摊摊位都有人在竞争,他们为何要让给你们这些外人?换成你是庆国人,若吞并了景国,你是把从景国得来的好处给自己人,还是给景国人?”

        “我……”毕源未等说话,便被方运打断。

        “我来告诉你,庆国会把得自景国的好处分成三份。最大的那一份,由庆国的皇室、官员和世家瓜分。第二大的那一份,赏赐给你们这些为庆国卖命颠覆景国的奴才。最后剩的那一份,他们会随手扔给原景国的亿万百姓,而且,还会有大量庆国人参与争夺这一份好处。你们这些狗奴才找到主子,把我们绝大多数景国人卖了,自然会获得好处,但那亿万景国人怎么办?你用你的文胆告诉我,就说那亿万景国人只要当上庆国人,便会和那些富裕的庆国人一模一样,而不是和那些底层的庆国人一样,更不可能不如那些底层的庆国人!只要你敢用文胆发誓,用文胆说出这些话,我方运就算背负着景国亿万人的骂名,也要助庆国吞并景国,让景国百姓过上你用你那愚蠢无知的头脑虚构出的幸福生活!”

        毕源看着方运,眼中露出恐慌之色,因为方运说中了他内心深处的想法,他从来不在乎那亿万景国百姓加入庆国后的情况,只认定自己一旦加入庆国,必然会获得好处,必然会比现在官位高,比现在文位高。

        “这个世界没有不劳而获,真正能让我们更进一步的,要么出卖他人,要么提高自己,与我们在哪个书院、哪个国度无关。你所谓加入庆国一切都会好,一开始是你无法更进一步为自己找的借口,而现在,是你出卖景国百姓的借口。”

        毕源看着方运,只觉自己的心脏被方运用手活活撕开,自己的文胆被方运生生碾碎。

        毕源的文宫震荡起来。

        “你……我……”毕源身体一晃,坐回椅子,有气无力地看着方运。

        “象州有许多官员在帮助庆国,在敌视反对景国,这些人统称‘庆官’,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找这些人而是找你吗?”方运发问。

        毕源无法回答,他看到的世界在一直晃动,眼前的方运十分模糊。

        “那我便告诉你,你一个人对象州和景国所造成的危害,比十个甚至一百个庆官更加严重!所以你,其心当诛,其罪当诛!”方运的声音在毕源耳边炸响。

        毕源面无血色,这才明白,方运要杀人!

        方运整了整衣衫,高高抬起头,看向前方的毕源,道:“该说的话,我也说完了。念你是翰林,也算有功于人族,我只说最后一句,刑不上大夫。”

        说完,方运走出毕源的书房。

        毕源瘫坐在椅子上,面如死灰。

        “刑不上大夫”乃是《礼记》之言,孔圣、郑玄与贾谊都曾经解释过,三人意思基本一致,若大夫等有地位的人犯了大罪,比如死罪,那就不应该公布真实的罪名,也不应该捆绑押到刑场,要给他们面子,让他们在家里自裁。

        但是,这句话还有另一种说法,认为“上”同“尊”,不尊即不优待,意为律法面前人人平等,不会优待大夫。

        至于有些人认为这句话是说“大夫等高官不应该受到刑罚”,纯粹是在误导他人,别有用心。

        毕源很清楚“刑不上大夫”只有两种解释,那么方运到底想选哪一种说法?

        若毕源不想选第一种解释,那么方运便替他选第二种解释。

        毕源坐在书房里,发呆许久。

        第二日,一个消息传遍象州和景庆两国。

        象州州文院司业毕源于书房自杀,临死前将才气注入一件毛笔内,形成翰林文宝笔。

        毕源还留下遗书,让儿女好好当景国人。

        各地官员与读书人致信安慰毕源的妻儿,连方运也代表总督府向毕府致哀,并保证会妥当安置毕源的家人。

        同一天,方运前往州文院,行使州院君权力,全面制订新的象州选读书本,正本清源。

        时间离八月十二越来越近,董文丛越来越期待方运的第二封战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