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676章 罪魁祸首
  • 第1676章 罪魁祸首

    作品:《儒道至圣

        方运望向董文丛,问:“传书上的内容可属实?”

        董文丛立刻躬身道:“句句属实,关系一州教化,下官不敢弄虚作假。”

        “可曾上报内阁?”

        “为防打草惊蛇,此事只有下官、方都督与大人您知情。即便是那些调查之人也不清楚下官真正的目的。”董文丛的语气中有些自傲,认为自己在这件事上做得很聪明。

        方运轻轻点头,道:“若传书没错,那负责选读书籍的州文院司业当为罪魁祸首。”

        董文丛犹豫了一瞬间,道:“现任司业毕源毕翰林德高望重,多年前就在州文院中任职。之前的选读书籍或许与他无关,但象州归属景已数年,他至今不改选读书籍,怕是别有用心。更何况,传书中所言属实,此人曾经屡次称赞庆国如何,每每说起历史,都指责景国如何如何,从不提一句武国或庆国的错误之处。五年前此人曾给文院的教员授课,在课堂之上不断攻击景国历代名士,这也是事实。”

        “我知道了。”方运道。

        “下官告退。”董文丛一肚子疑惑,想知道方运的第二封战书到底针对什么人,可惜,只能等《民报》印刷之时才能知道真相。

        “对了,从明天开始,不再印刷售卖《民报》的创刊号,其后的《民报》不在此列。”方运道。

        董文丛一愣,道:“属下领命。”

        董文丛边走边想,从明天起,《民报》的价值怕是会再度提高,尤其创刊号,在几百年后,或许会变成价值连城的古董。

        巴陵城乃是象州首府,州文院便建造在城内,州文院的中心是圣庙,祭祀众圣。

        州文院被分成许多区域,如考房、学堂、施舍、住舍等等。

        由于州文院环境优美,一些官员在州文院担任职务后,会把一家接入文院为他们安排的独院之中,虽与外界疏远,但得到清静。

        进入文院的读书人,要么淡泊名利,不愿在军政方面苦熬,要么是官场的失意者,毕竟文院官员的实权远远小于文官或军官。

        州文院的东南角有一处独门独院,此刻已经是深夜,院子里的书房依旧有烛光微动。

        州文院四品司业毕源年过五十,两鬓微白,正在翻看一本书,看上去严厉刻薄。

        看了一会儿,毕源放下书卷,望向窗外。

        突然,门口传来敲门声。

        毕源全身一颤,遍体生寒,自己身为翰林,本可以感知到方圆数十丈内的一切,但那敲门之人仿佛是凭空出现,之前不留任何气息。

        毕源很快明白,是一位官位和文位皆高于自己的人驾临。

        “贵客夤夜来访,毕某未能远迎,还望恕罪。”毕源说着,从椅子上站起。

        方运推门而入,背负双手,微笑着看向毕源。

        在看到方运的一瞬间,毕源的面色微白,呼吸停滞,但不过眨眼的工夫,他便恢复正常。

        “下官毕源,见过总督大人。”毕源深深作揖。

        方运点点头,慢慢环视四周,道:“不必多礼,我路过此地,见你书房有烛光,特来看看,你继续读你的书。”

        方运在房中慢慢行走,一边走,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着书房中的书架和摆设,偶尔伸手碰触一下书架上的书籍。

        毕源微微低着头,一言不发,只是眼皮不停地跳,无论如何也止不住。

        “看来你涉猎很广,连《征北录》这种刊印不足万本的老书都有。”方运说着,伸手拿下这本书。

        毕源目光轻动,缓缓道:“当年在旧书摊上看到,知道此书稀少,或可收藏,于是低价购入放在书架,已经多年未看。”

        方运没有看这本书,而是随手放回书架,道:“这本书的作者,曾经与景军交战,极为嗜杀,还有三次屠杀景国平民的记录,因此即便功劳极大,也被圣院惩罚,被庆君夺爵。我倒是没想到,你会喜欢这种人的书。”

        “下官喜看杂书,只看字句,很少深究背后之人。”毕源回答。

        “不错,吃蛋不知鸡,乃是人之常情。”方运道。

        “大人说的是。”毕源一身白衣墨梅服,面色恭敬,回应简单明了。

        方运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什么,道:“对了,你的小孙子已经开蒙了吧?”

        “多谢总督大人惦念,那孩子在半年前开蒙。”毕源道。

        “他在读《名士录》还是《天下事》?”方运问。

        “他刚刚识字不久,还读不懂这些书籍。”毕源脸上的血色又淡了几分。

        “说的也是,若他读懂了,反倒不美。”方运随口道。

        毕源一言不发。

        方运缓缓走动,似是看遍了书房,才道:“毕司业,你对《民报》有何看法?”

        毕源略一犹豫,道:“此报标新立异,出类拔萃,若无意外,必然青史留芳。”

        “你对《民报》可有不满之处?”方运问。

        “下官初看,惊为天人,知晓《民报》必然名传天下,除却对您创造的宋体文字有些不适应,皆无不满之处。”毕源回答。

        “嗯,你认为州文院司业一职首重何事?”方运看着毕源。

        毕源似是没想到方运会提问关于自身官位的问题,于是道:“下官忝为司业,协助州院君负责一州教化,若论及首重,自然是学子的科举成绩。”

        方运微微点头,道:“好,你没有学其他人洋洋洒洒讲许多大道理,直说为科举成绩,贵在真实。不过,科举高中之后,那些学子理当如何,你可曾考虑?”

        “下官未曾考虑。”毕源道。

        “所以,你在制定选读书本之时,也未曾考虑?”方运问。

        毕源的右手轻轻一抖,道:“大人说笑了,下官岂会如此,自当深思熟虑。不过,由于象州的选读书本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定下,下官过于因循守旧,不改一字,还望大人原谅。”

        “因循守旧?你守得是象州的旧,还是庆国的旧?”方运反问。

        毕源紧紧盯着方运,缓缓道:“选读书本乃是让学子增广见闻,并不重要,只要学子喜欢,那便是大功一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