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674章 第二封战书
  • 第1674章 第二封战书

    作品:《儒道至圣

        宣武军的五位大学士平步青云,急忙升向高空,这才看清方运的那首以颜体撰写的诗。

        三万里河东入海,

        五千仞岳上摩天。

        遗民泪尽秋风里,

        回望王师又一年。

        五位大学士心下了然,没想到这首诗是写给摩妖山的妖蛮的,但仔细一想,也贴切。

        一位大学士道:“前两句写景,虽与‘镇国’之名有所差距,只能说还不错,后两句则远远胜过前两句,乃是佳句。五妖山的大部分妖族都算是妖界的遗民,妖族不准他们回妖界,逼他们与人族为敌,过了这么多年,五妖山的妖族盼妖族王师攻破两界山,但年复一年,妖圣从未来过。”

        “这‘泪尽秋风里’,道尽五妖山的心酸,若是以圣页书写,定然能让不少妖蛮放弃妖界,投奔我人族。”

        “‘王师’二字,虽然都知道是在指妖族众圣,可更像是在写人族。莫非……”柴植突然停下,面色出现清晰的变化。

        其余四个大学士一愣,随后恍然大悟,顿时面露尴尬之色。

        五人没有说话,但心照不宣,因为这句“回望王师又一年”,看似是在说妖蛮的情况,但似乎也在暗示宣武军不要妄想等着庆君派人搭救。

        五个大学士齐齐叹息,方运连擎天峰都敢登,连庆国援军一起解决并不算什么。

        柴植缓缓道:“班师回京,路过丁县的时候,每个七品以上的将官拿出一部分财物交给丁县百姓,当作赔礼。”

        “只能如此了。”

        “回京之后,我便辞去在庆国的一切官职,就当是赔罪吧。”

        “唉……回首这几日,我学到最重要的事,便是不与方虚圣为敌。孤身一人去擎天峰作诗,一人力压万妖,在下不得不佩服。”

        “你们也看到了,不是我等无能,而是方虚圣太强。我等再厉害,也厉害不过这擎天峰万妖,连擎天峰万妖都在方虚圣脚下,我等还有什么不服气?天罚我,非我之过。”

        “方虚圣作这首诗,必然有警告我等的意思。罢了,以后再不与方虚圣为敌,认个错而已,不丢人。”

        四个大学士无一人反对,做出一致的决定。

        方运在擎天峰顶端停留了一刻钟,饱览风景后,踏云向巴陵城的方向飞去。

        宣武军将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看向宣武将军柴植。

        “众将听令,原路回返,路过丁县时,按照元帅府与方虚圣的战书内容,全军赔礼道歉。”柴植道。

        “遵命!”众将低头领命。

        说完,柴植望着方运远去的背影,似是在思索什么。

        “庆君与宗家不会就此放过你,你前方,血正浓,火正烈!”

        当天,方运返回巴陵城,刚抵达圣庙范围,官印立刻不断发出奇特的波动,这是传书讯号。

        方运也不急着回复,降落到州衙外,进门走了几步,就见自己的临时总督府的院门口站着众多巴陵城的官员。

        为首的董文丛见到方运,快步走过来,急切地问:“总督大人,事情如何了?”

        方运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轻轻点头,道:“擎天峰妖患已除,本官在任一天,擎天峰绝不敢为祸象州。至于宣武军,他们应该正前往丁县赔罪道歉。”

        “太好了!”众多景官笑逐颜开,一些庆官则干笑着,跟死了爹妈一样。

        “大人,您去摩妖山都做了什么?”董文丛十分好奇,其余官员也盯着方运,一双双眼睛格外明亮。

        “没什么,在擎天峰巅写了一首诗而已。”方运说着进入院子。

        众官愣在原地,随后相互看着,眼中满是惊奇。

        巴陵知府阎霄轻叹道:“这一句轻飘飘的,但我眼前却浮现尸山血海,枯骨林立。”

        “听说擎天峰的两头巅峰妖王很强,堪比人族新晋大儒,总督大人竟然能留诗其上,全身而退,看来实力有提升……咦?大人应该已经是诚意境大学士了!”

        “方才那气息,似乎就是达到诚意境,他没有刻意掩盖。”

        “他晋升大学士才多久?”

        在场的众官无比吃惊,如此年轻的大学士,而且进步如此飞快,简直超出同辈人一个时代。

        董文丛眼睛一转,快步跟着方运进院子,一边走一边道:“大人,《民报》将在八月十二再度刊发,大体内容都已经确定,那几个重要版面需要您决定。尤其是头版头条,您亲自书写比较好。我看,八月十二的头版头条,就刊登您在擎天峰上的诗吧,我再请象州的画道大师给您配一幅画。”

        方运一边走一边道:“《民报》八月十二的头版头条我已经想好,那首诗放到二版吧。”

        “啊?您从来没说过啊,您的头版头条准备写什么?”

        “我的第二封战书。”方运道。

        董文丛一愣,随后面露喜色,道:“好!好!好!您现在就可以写,我给您研墨。”

        “我先处理完这几天的事务再说,把各地的文书送到这里。你先说说这几天的大事。”方运问。

        董文丛想了想,道:“大事说不上,倒是有两件事,您应该很感兴趣。”

        “哦?说说看。”

        “第一件是关于庆江商行。最近庆江商行突然收购一些店铺,这些店铺的主人原本都是庆国人,现在大都准备离开象州。”董文丛说完看着方运。

        方运露出深思之色,点点头,道:“葛百万不愧是商界枭雄,一石三鸟。”

        董文丛道:“唉,幸好葛百万没有掌握庆国大权,庆江商行让人上街打砸抢为祸象州,同时能帮助花青娘,最后逼那些庆国商人尽早离开低价收购商铺,当真是好算计。若非您在,他恐怕完美无缺,可惜有您在,他的一系列手段收效并不高。”

        方运道:“你也不要太高估葛百万,他有自己的幕僚,有其他人帮助,单凭他自己,还没有能力发动大规模百姓上街。不过,此人不容小觑,以后要多加注意。”

        “下官明白,”董文丛道,“还有一件事,下官实在不知如何处理。一个叫张宗石的童生举报州文院的官员,认为他们编撰的象州书院选读书籍有非常危险的倾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