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670章 不原谅!
  • 第1670章 不原谅!

    作品:《儒道至圣

        “知错能改?你们若真知错能改,还用得着本圣亲自下战书?”方运对柴植的说法嗤之以鼻。

        和正心境的大学士不同,方运身为诚意境大学士,许多情况下并不掩饰自己的情绪和意图。

        “国事私事,我等自然能分清。身为读书人,柴某心中有愧,但身为庆国之将,柴某问心无愧。”柴植露出淡淡的轻蔑之色,似是认为方运说这种话太过幼稚,堂堂正心境大学士若是连这点道理都不知道,恐怕早在几十年前就断了大学士之路。

        “作为景国两州总督,我的行为本质与你相似,但实际上,比你高那么一点点,因为本官没有去害那些本来就生活艰难的百姓。至于说到有辱虚圣之名,堂堂虚圣被人欺之而不敢言,遇怨而不敢报,那才叫有辱虚圣!至于国事私事,我不关心,我只知道,我的子民被害,我就要站出来为他们讨回公道!或许有人已经死了,或许有人伤残,或许很多事情已经无法挽回,我做不了太多,但,我至少能让他们出一口气!”

        方运的声音淡然,但语气却斩钉截铁。

        “方虚圣,您如此执迷不悟,小心百年无法正心!”柴植微微一笑。

        其余四个大学士面露惊色,诧异地看了一眼柴植,但随后一言不发,其中一人甚至皱眉,因为柴植的话太毒了,若非深仇大恨、不同戴天,很少有人会说出这种话。

        诚意境晋升正心境,极为困难,情绪稍有波动或内心稍微出现问题,都会造成一生也无法解开的心结,最后导致永远无法晋升正心境。

        在人族历史上,有很多诚意境大学士始终无法晋升正心境,原因都是一些小事。

        方运哑然失笑,道:“柴大学士,你正心多年,却始终无法跨入巅峰,无法触摸圣道边缘荣升大儒,难道还不明白吗?是你正错心!”

        其余四个大学士急忙给柴植使眼色,方运的以毒攻毒太厉害,跟这种人打嘴仗有败无胜,理当改变策略,柴植心领神会,文胆虽未动摇,但内心已经出现波动。

        柴植突然轻叹一声,突然向方运弯腰鞠躬,深深作揖,随后挺起胸膛道:“柴某因为一己之私被蒙蔽,欲行不轨,强抢您的战功,柴某再次郑重道歉,请方虚圣谅解。”

        那四个庆国大学士看向柴植的目光隐隐多出敬重,不愧是正心境的大学士,只要遵从内心,只要认定自己的行为有利于庆国,无论做什么都不会脱离正心,无论做什么,都不会觉得丢脸。

        而且,一位成名已久的大学士向年轻大学士诚恳认错,除非双方有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否则年轻的一方都应该做出礼让。

        身为虚圣,比寻常人更要注重这一点,否则,便在“礼”之一道上留下大污点,万一这位柴植过于羞愤而当场自杀,那方运的文名便会大跌。

        那四个大学士松了口气,姜还是老的辣,柴植不愧精通兵法,这一招以退为进用得不仅老辣,而且颇为果断,彻底堵住方运所有的道路,只能逼方运后退。

        方运点点头,道:“既然柴大学士诚恳认错,那本圣接受道歉,不再追究你们暗算抢我军功之事。”

        “多谢方虚圣……”柴植脸上露出一抹笑意,仿佛是胜利的笑容,但是,他的话却被方运伸手打断。

        “本圣原谅,但象州百姓不原谅!虚圣原谅,但两州总督不原谅!若你真心道歉,那便中止此次比拼,你带着宣武军向被你们劫掠的百姓道歉,比向我这个虚圣道歉更有用!”方运毫不客气反击。

        柴植的笑容僵在脸上,其余四个大学士心中思忖,不明白方运是真正一心为民才说得如此大义凛然,还是太过于能言善辩,轻轻松松找到柴植的弱点并一击命中。

        方运乃是虚圣,即便两国对立,柴植向方运认错道歉也不算什么污名,只要运作得当,甚至会成为英名,传为一段佳话。但是,象州百姓不同,一旦向象州百姓认错,那便等于庆国在向景国认错,这是柴植绝对不可能做的。

        这时候,四个大学士心中再也不敢说姜是老的辣,反而暗道后生可畏。

        柴植左思右想,最后轻叹一声,道:“既然方虚圣不肯原谅在下,那在下无话可说。杀妖灭蛮,不分你我,都是为人族,即便您抢到我们的军功,我们也不敢有怨言。不过,无论如何,我等五人都会继续灭妖蛮、报国恩,至于向象州人道歉,对我来说很容易,要么输,要么死!”

        “你倒是有骨气,可惜,用错了地方。”方运说完,闭目养神,重新坐回平步青云上。

        柴植看着方运过了好一会儿,才转身。

        “柴老哥,你看如何是好?你们看,方运还在后面慢慢跟着我等,似乎并不想放过我们。”

        “我看,他根本不是为了什么象州百姓,纯粹是看不顺眼,所以出手教训!他不过是运气好成为虚圣,竟然如此看低我等,是可忍孰不可忍!”

        “换成别的大学士,我等可以用唇枪舌剑或战诗词强逼对方离开,但现在是方虚圣,这种手段一旦用出来,刑殿必然会马上来抓人。”

        “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抢走军功。”

        柴植无奈摇头,道:“方运的脾气,向来与众不同,平时的时候很平和,一旦发火,那便会有人遭殃。看来我等劫掠象州百姓之事,让他十分恼火,在他看来此事应该比拜庆君和管翼的卖国言论更加重要。为今之计,我们只有一个字,稳!稳住方运,我们便收获胜利。”

        “如何稳住他?如何让他不抢你我的军功?”

        “没办法,那就是主动认错,他既然想抢我等的军功,就让他抢,我等只要一直道歉,一直认错,他总会离开。除此之外,我也没有任何办法。”

        “好吧!”

        于是,宣武军的五个大学士向下一座小山头飞去,方运慢悠悠跟在后面。

        很快,五个大学士开始攻打狼守岩,即将杀死一头妖王的时候,方运突然出现,轻松灭杀所有妖王,转身就走,无比潇洒。

        接下来,宣武军简直经历了噩梦,每次快要杀死妖王时,方运都会快速出面收割,防不胜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