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660章 多年的媳妇熬成婆
  • 第1660章 多年的媳妇熬成婆

    作品:《儒道至圣

        方运一席话让在场的景官热血沸腾,怒视管翼,而那些庆官面露愧色,无言以对。

        管翼辩解道:“下官的那篇文章,并非是逼迫景国相让土地,更何况,下官也做不到。下官的那篇文章,只是提出一种可能的处理方法,让两国边境安定下来,这依旧是建议建言,我若是被处罚,那便是因言获罪。”

        “建言?那我便告诉你,身为景国人,只有在保全国土完整的前提下出谋划策,才是建言!让他人带着损失退让,是贱人;让国家让出领土,那便是!”

        管翼大呼道:“冤枉啊总督大人,下官既然是景国人,既然是景国的一员,有权对景国的土地发表看法。正如您所说,让他人带着损失退让才是贱人,我这不是在逼所有人让三尺,我是说我个人愿意让三尺!把两地边境按照景国人口分成几亿份,属于我的那份,为了两国和平,下官愿意让给庆国!下官不是贱人,是贤人,最差也是善人啊!”

        在场的官员被管翼的无耻惊呆了,即便是庆官也没想到管翼竟然能说出这等话,不过,这话听着很有道理,完全反驳了方运的观点,管翼巧妙地让自己由“贱人”变成善人。

        董文丛无奈地看着管翼,管翼此人在担任《象州邸报》编审前,就是象州出名的才子,经常在象州发表文章,才思敏捷,现在竟然迅速抓住方运失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化解了身份上的尴尬。

        “哦,原来如此啊,原来你愿意让出自己的土地或财富。”方运轻轻点头。

        管翼心中感到不妙,意识自己中了方运的圈套。

        不等管翼开口,方运一拍桌子,朗声道:“礼司右司正管翼,身为景国官员,竟大放厥词,宣扬让出国土等错误言论,导致民心涣散,开恶俗风气之先列。不过,鉴于管翼慷慨大方,并未强迫他人,理当轻罚。”

        听到“不过”的时候,管翼心中一松,感到方运应该不会重罚自己,但听完方运所有的话,管翼却感到大祸临头,因为方运最后明显在说反话。

        “本官宣布,请贤人管翼让出所有家财,一一清点,发放给被庆国宣武军劫掠的百姓,弥补他们的损失。至于管翼,当推倒家宅,只留三尺之地,住于其间,供象州百姓学习膜拜,为期三个月。三个月后,管翼官复原职。”

        方运说完,众官愕然。

        之前因为骂管翼被惩罚的知府阎霄先是一愣,然后急忙低着头,强忍笑意,方才差一点就狂笑不止。

        众多官员怜悯地看着管翼,即便是立场不同的景官们也觉得管翼可怜,管翼与方运强辩多时,步步为营,见招拆招,结果最后却发现,他竟然主动走进方运布下的陷阱!

        管翼懵了,方运的这种惩罚方式,的确不会在他身上留下一丝伤口,但是,却会彻底毁灭他的文名!

        对于大多数读书人来说,文名就是第二生命。

        一个注定会被全天下嘲笑的进士,从此以后,将会和文名绝缘。

        “你……”

        管翼仅仅说了一个字,便突然说不出话来。

        “哼!来人,去宜芒街,扒掉管翼宅院,在废墟上摆上底面三尺见方的笼子,将管翼送入其中,展览三个月,让象州百姓聆听贤人教诲!另外,在笼子上贴上本官的封条。”

        方运说着,从吞海贝中拿出一张长条纸张,亲笔写上“让他三尺又何妨”,充当笼子的封条。

        管翼说不出话来,本能地向外跑,但仅仅跑了三步,他就栽倒在地,无论如何用力,也无法站起来。

        管翼看到,方运右手抓在济王印上,那也是总督印。

        两州之内,半圣之下,方运无敌。

        此时此刻,即便全人族的大儒前来,方运只要官印在手,也能将他们封禁。

        董文丛看看方运,看看管翼,突然露出复杂的怜悯之色。

        管翼也算才智过人,敢利用《象州邸报》增刊反击方运祸乱景国,已经算得上有勇有谋,本来即便输了,也会赢得一个美名,庆国人会用各种手段把他捧上圣坛。可惜,他惹到不该惹的人。

        董文丛看着管翼被差役拖走,突然明白,方运这些天的行动,不在于他有多高的权位,不在于他有多高的才智,而在于,一个有这等权位和才智的人,勇于打破常规,敢于展开反击,这才是方运真正独特的地方。

        董文丛几乎是一直关注方运的成长,在玉海城甚至与方运有过很密切的交集,比很多人都了解方运。

        “多年的媳妇熬成婆……”董文丛望着方运那充满威严的面庞,突然轻轻一笑,当年那个被各种势力打压的小书生,已经可以在象州翻云覆雨。

        等管翼被拉走,在场的庆官才反应过来。

        象州礼司大司正聂长举起身,满面怒色,满腔怒火,向前三步,正要义正言辞开始维护管翼,就见方运突然起身,一句话也不说,走了,走了……

        聂长举看着方运的背影从侧门走出州衙正堂,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目光呆滞,表情凌乱。

        在场的官员个个无奈,真不愧是方虚圣,若是有不相干的人在这里,一定会笑破肚皮。

        随后,一些景官低头轻笑。

        “我这个大侄子啊……”方守业笑着摇头。

        “咱们的总督大人,说不理人就不理,简直就是耍赖嘛!”阎霄开玩笑道。

        “走,去看看管翼如何了。”董文丛提议完,抬腿便走。

        方守业一边走一边道:“慢慢走,抄家要好一阵,扒掉房屋也需要时间。咱们聊聊,象州官场中,总督大人是贤人,我方守业是善人,而管翼是……”

        方守业说完,在场的官员一起轻笑,但都不点破“贱人”两字。

        过了好一阵,董文丛方守业等人才来到管翼管府的旧址外,之所以说旧址,是因为管府荡然无存,只留下一地废墟。

        在废墟的中间,有一个笼子,管翼正在里面,如同疯子一样要冲破笼子。

        但是,笼子上面牢牢贴着方运亲笔书写的封条,直接从圣庙汲取力量,无论管翼如何用力,手都无法碰触封条。

        来这里的不仅有巴陵城的官员,附近的百姓也都来瞧热闹,远处听到消息的人也纷纷赶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