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657章 清查花楼
  • 第1657章 清查花楼

    作品:《儒道至圣

        当天夜里,巴陵城的所有差役带着大量军兵开始针对花楼花船展开大清查。

        其中有十七个差役通风报信,全被抓捕,当夜县衙判决他们流放万里,直接送去北边当苦役。

        花楼花船遭到突击的时候,许多嫖客被堵在床上,但是,绝大多数人都安然无恙,只是一场虚惊。

        不过,前去庆江商行的花楼花船的嫖客中,普通人无事,许多身家清白的无事,凡是曾经跟庆官勾结或与庆国关系密切的,全都被以配合办案为名抓到衙门。

        庆江商行的那些花楼花船,定然有一些违反官府规定的地方,比如后厨太过脏,比如一些老旧律法规定不该用明黄色绸缎却用,比如殴打囚禁女子,只要找到理由,全都会被立刻查封,所有老鸨花女都会被送到县衙。

        遇到实在找不出理由的花楼,差役便以花女穿着有伤风化为由查封。

        第二天清晨,巴陵城查封所有庆江商行花楼花船的消息犹如长了翅膀一样传遍整个象州,同时伴随着一个消息,虚圣方运很不满意花青娘和葛忆明等为首的一些象州人背叛景国、巴结庆国,董文丛和方守业这两个狗腿子知道后,为了迎合方运,马上开始清查所有花楼花船。昨夜只是针对巴陵,从今天开始,会陆续清查象州所有的花船楼船,绝不放过庆江商行的任何一处相关产业。

        当这个消息传遍象州后,许多人便知道庆江商行在象州的花楼花船彻底完了,即便以后不再清查,也没有人敢再去。

        一直在反对花青娘的象州百姓得到消息后奔走相告,因为他们知道,方运没有放弃他们,总督把一切都看眼里,而不是像那些高高在上的官老爷一样,遇到这种事生怕耽误自己权位,不闻不问,任由花青娘这种人猖獗,以致于百姓发现维护自己国家不仅会遭到一些奸细的打击,同时被掌握国家大权的官员轻视,逐渐放弃维护自己的国家。

        象州各地的中立读书人,罕见地站出来,支持这次清查庆江商行花楼的行动。

        最近在论榜风头正盛的葛松霄在论榜发布了一篇文章,并没有直接攻击方运,而是把矛头指向董文丛和方守业,指责这两个官员在利用权力展开报复,然后洋洋洒洒论证,在庆国统治时期,象州远比现在更好。

        许多庆国人在文章下支持葛松霄,称赞葛松霄是唯一一个清醒的景国人,敢于抨击景国的大员,讥笑其余的景国人都是奴才。

        随后,许多人在文章下面看到可笑的一幕,葛松霄对景国读书人冷嘲热讽,对庆国读书人倍加恭维。

        很快,有景国读书人看不下去。

        “不错,葛松霄的确不是景国的奴才,因为他是庆国的奴才。”

        “在下同为象州人,并不同意葛松霄此篇文章的看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下比葛松霄更厌恶景国,但即便这样,我也并没有因此去支持景国的对手庆国,因为我很清楚一点,庆国不是圣人,不是大善人,他们要把更多的科举名额留给自己人,要把最好的私塾书院留给自己人,要把最赚钱的机会留给自己人,只要我还是象州人,只要我与他们在外貌、文化、口音等等有任何差异,他们就不可能完全接纳我,所以,我始终认为,身为象州人,谈忠于景国只是天真,若要忠于庆国,只能说是卑贱与无知。”

        “我为何厌恶景国?很简单,在庆国,一个将军仅仅没有向代表庆国的大旗行礼,便遭到读书人口诛笔伐,其实我并不觉得忘记行礼是多大的错误,我甚至很不喜欢那些为这点小事大动干戈的庆国人,但我很羡慕这样的国度。因为在景国,你若是公开宣称自己忠于景国,你会遭到大量景国人的攻击。我实实在在厌恶那些人,厌恶这样的国度。”

        “我始终认为,身为景国人,忠于景国无所谓,不忠于也无所谓,每个人总有自己的选择,但,景国的当政者没有选择,也不应该有选择,既然执掌这个国家,就必须无条件消除导致国家不稳定的因素。以花青娘事件为例,一个老鸨的确不值得当政者出面,她也不配,但事情越闹越大,连象州许多有权有势之人都站出来支持花青娘,当政者不出手,也情有可原。但是,当花青娘和他幕后的力量为了脱身,开始以所谓‘象州贼’的名义栽赃陷害所有维护象州支持景国的人,当政者还不出手,我宁愿看到这种国家灭亡。”

        “所以,当方虚圣或者说董州牧与方都督着手处理花青娘与庆江商行,而且报复手段极为狠辣,让花青娘与庆江商行承受巨大的损失,我很高兴。这么多年,景国终于有一个真正维护景国的官员,而不是每天想着争权夺利,排除异己。”

        “若是真有一天,有人号召推倒景国而不被严惩,没有一个像方运这样的人站出来,那么,要么当权者中想要改朝换代的占据大多数,要么,景国正在经历改朝换代。到时候,景国人应该庆幸,我们要么即将成为人族最强的国度,要么和几亿同胞一起成为殉葬品,不孤单。”

        这个象州读书人的回复立刻招来庆国与景国读书人双方的攻击与冷嘲热讽。

        但是,也有一些人认真看了他的答复,记住这个人的名字。

        方运放下官印,看到这种不知是冷血还是热血的回复,久久不语。

        方运随后,看向桌头的文书,都是各地官员的举荐信。

        虽然东圣阁没有发文允许象州开办《民报》,但也没有阻止,现在圣院众多殿阁允许或支持开办,东圣阁除非承担被各殿院孤立的风险,否则不会阻止方运开办《民报》,最多是迟迟不颁发东圣阁文书,让《民报》只是试刊,永远不能成为正式的刊物。

        方运一大早就下发总督文书,决定在象州内开办《民报》,官府只负责审查而不负责开办,让众官选出一个适合的非官方机构承接《民报》。

        方运本以为这些官员会矜持一些,哪知道从文书下发半刻钟后,各地官员纷纷传书给刑殿传书房,再由传书房的人把传书抄写下来,交给方运。

        由于同时传书的人太多,总督府的十个人不得不一起去传书房,抄写各地官员的文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