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653章 对抗刑殿
  • 第1653章 对抗刑殿

    作品:《儒道至圣

        方运与董文丛带领巴陵城的众官抵达南城门外,等待刑殿特使。

        特使还未到,方运与董文丛和方守业等几人低声谈话,其余官员也是相熟的聚在一起,低声交谈。

        在交谈的过程中,方运打量周围的人,发现除了礼司司正聂长举和几个小官,礼司的大多数人并未到场,之前他们以事务繁忙为由推脱。

        方运不动声色,显然有人通风报信,但这对自己来说反而是好事。

        不多时,一片白云自天空出现,一位身穿刑殿大学士服的老者快速下降。

        方运仔细一看,此人正是韩非子世家的大学士韩正阳,心道刑殿这些人其实并非都是老古板,自己与韩非子世家关系密切,人尽皆知,单单帮韩家找回圣典《韩非子》失落的一卷,就足以让韩家人铭记百代。

        方运在孔城拜访各家人的时候,见过这个韩正阳,这人是韩守律的二叔,见面时交谈非常愉快。

        方运虽是虚圣,但韩正阳代表刑殿与圣院,在韩正阳落地的一刹那,方运上前一步,拱手道:“刑殿特使大驾光临,让我象州蓬荜生辉。”

        其他官员可不敢拱手,全都老老实实作揖弯腰九十度,即便是最想给方运找麻烦的老翰林聂长举,也不敢有丝毫怠慢。

        韩正阳面无表情,拱手道:“老朽见过方虚圣!诸位切勿多礼,老夫前来,只是履行刑殿职责,并不需要任何欢迎。诸位散了吧,请方虚圣、董州牧与方都督带路,协助刑殿彻查《象州邸报》一事。”

        在场的官员面色各有不同,没人敢说话,都盯着韩正阳。

        方运微微一笑,道:“敢问韩大学士,这《象州邸报》可是圣院名下报刊?”

        方运此话一出,不仅普通官员大惊,就连董文丛和方守业也大惊失色,方运这话语气很寻常,但意图太过明显,这是在质疑圣院或刑殿的管辖权!

        虽说堂堂虚圣可以质疑刑殿,但这并不是必要之事,万一与刑殿甚至圣院对立,会一发不可收拾,折损文名事小,影响圣道事大。

        硬顶刑殿甚至圣院,这种事百年都没有一次,而且即便发生过,也会被圣院毫不留情翦灭,绝不心慈手软,必须要树立圣院绝对的权威,不然那些魑魅魍魉必然会认为圣院可欺。

        董文丛与方守业连连给方运使眼色,方守业甚至暗中给方运发送加急传书提醒,但是方运不为所动,平静地看着韩正阳。

        董文丛看到方运竟然胸有成竹,不再着急,反而陷入深思。

        韩正阳听到方运的话,双目微微张大,过了数息后,发现方运神色依旧淡定,略一思索,道:“《象州邸报》本属象州官府刊物,但圣院有明文规定,各国邸报发布前,当由圣院《文报》编审院审核后,方可公布。此次《象州邸报》增刊未经审核,违背圣院律法,当由刑殿查证。”

        “既然《象州邸报》只是刊发前需要圣院审核,那今日《象州邸报》增刊一事,当由我象州查证处理完毕后,交由刑殿审核,最后由刑殿与象州联合公布结果。”方运道。

        韩正阳突然微微眯起眼,缓缓道:“刑殿规矩,不容更改!此事,只能由刑殿单独查证并审判!”

        “本官身为两州总督,统摄两州官民,《象州邸报》亦在本官管辖之内。只要《象州邸报》未有背叛人族之嫌,本官就不能让刑殿单独处理我象州内务!”

        方运的话掷地有声,在场的官员虽然担心方运,但也感到方运的话非常有理。

        连那些庆官也轻轻点头,佩服方运的勇气,十国的官员不仅惧怕刑殿,同样也对刑殿有怨气,很多事往往刑殿一插手,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而最后不知道刑殿为何插手,就算询问,刑殿也以机密为由不予回答。

        韩正阳望着方运,许久不说话。

        方运一直静静地看着韩正阳,一动不动。

        其余官员不敢乱动,只能小心翼翼看着两人。

        片刻后,韩正阳缓缓道:“方总督,你是在对抗刑殿!对抗圣院!”

        “对抗圣院”四个大字一出,在场所有官员的腰背都微微下弯,比之前矮了一头。

        唯独方运面不改色。

        “为了象州百官,为了象州百姓,即便对抗刑殿,我方运也在所不惜!今日,我以两州总督的身份,要求刑殿不得收缴查封《象州邸报》增刊,只有等我象州调查出结果,方可参与审判!否则,我方运拼着身家性命不要,也要为象州讨回公道。”

        董文丛轻叹一声,无奈上前一步,道:“还请刑殿特使三思,《象州邸报》之事,当由总督府决断。”

        方守业一看连董文丛都出面了,自己身为方运的伯父也不能看着,也上前一步,道:“请特使三思!”

        其余官员一看,势头不对,象州官位权位最大的三个官员都站出来,若自己不和三位站在一起,那以后必然会被穿小鞋。可是,对面是刑殿大员,堂堂世家大学士,若是站出来,被秋后算账怎么办?

        数息后,一些从景国外调入象州的官员陆续站出来。

        工司司正薛砾、法司司正蒋正明、刑司司正贾和、监察司司正蔡源等等众多官员纷纷上前一步,站在方运身后。

        那些暗中反对方运的庆官不断琢磨,这事让刑殿查下去,倒霉的会是管翼等庆官,礼司的大部分人都会受牵连,刑殿的手段必然比方运狠辣得多。

        不多时,礼司司正聂长举迈步向前,一拱手,道:“请刑殿特使三思!”

        庆官的领袖聂长举如此,其余人也连忙跟上。

        不多时,在场的所有官员站在方运身后,表明立场,反对刑殿调查《象州邸报》增刊事件。

        韩正阳的面色越来越黑,直到这个时候,他已然猜到,自己极可能被人利用,以致于和方运为敌,现在骑虎难下,即便与方运为敌,也要顾及刑殿颜面。

        在心里,韩正阳把幕后黑手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

        韩正阳最后看了一眼方运,发现方运始终不与自己暗中传书解释,最后冷哼一声,道:“既然象州众官对抗刑殿调查,那老夫只能回禀刑殿!诸位必将为今日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