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649章 庆军劫掠
  • 第1649章 庆军劫掠

    作品:《儒道至圣

        方运正要回答董文丛,突然有加急传书,随后,方运与董文丛相视一眼,两人都意识到对方也收到。

        方运拿出官印,神念一扫,加急传书是内阁与元帅府联合发出,看完后,两人抬头,再次相视。

        庆国以讨伐摩妖山为名,大军冲入象州边境,进行劫掠,正在前往摩妖山。

        发现这件事的是泰合府府将军曲澈,得到消息后,按照规矩直接上报内阁与元帅府。

        方运面色微微一沉。

        董文丛立刻不悦道:“这个曲澈,简直目无长官。若无您在,这件事的确可以上报到内阁与元帅府,毕竟州都督还无法处理两**争。但有您这个总督在,即便朝廷规定您不得直管军务,他在上报内阁与元帅府后,也应该给总督一封传书。”

        方运道:“我没记错的话,他并非是庆官。”

        董文丛轻叹一声,道:“这位曲澈啊,是典型的中立派,谁也不得罪。他怕给您传书后,会被庆官责难,所以按部就班上报阁府。不过,这事他做差了。”

        方运道:“这个糊涂虫!从边境士兵发现庆君,到回营禀报,再到圣庙附近传书上报,恐怕要一个时辰,而阁府收到消息后,自然会召开紧急会议,开会前不可能泄露任何消息。会议中,左相一党必然会拖延时间,会议结束阁府才会下发传书,离最开始至少过去两个时辰。庆军有备而来,两个时辰足以疾行百里,现在恐怕已经抵达摩妖山范围。一旦进入摩妖山范围,象州就无法处置!”

        董文丛无奈道:“没办法,圣院有圣院的规矩,庆军在对付外敌,我们若是干涉,他们必然会反咬一口,让咱们惹一身骚。我本人并不反对这种规矩,但庆国明显在利用这个规矩来打击景国。就地理位置来,庆军借道并无不妥,只是未告知景国象州,又进行劫掠,这就太过了。”

        方运道:“走,现在马上去总督府找方都督,他常在军中,对此事的了解会超过我等。我倒是……未曾带军驻守两国边境。”

        方运刚想自己带过军但未驻守两国边境,还是生生改了。

        方运真正带过三次军,一次在书山中,但有些记忆模糊,而且只是与妖蛮对战,第二次是在孔圣文界楚国带军,第三次是在两界山参战,都与现在的情况不同。

        这是人族内部涉及军方的两国冲突,方运并未处理过此事,而且目前他没有军权,不过,方运稍加思索,便想出办法绕开军权。

        不多时,两人抵达都督府,方守业等一干兵家武将在门口迎接。

        方运与董文丛刚站稳,还未等迈步,就见一位进士将军朗声道:“军务要地,文官回避!”

        大多数武将愕然看着那个进士将军,很显然,此人准备多时,只是为在这一刻刁难方运。

        只有少数武将面色冷漠,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只是盯着方运看。

        方守业无比尴尬,但那个将军的没错,在没有元帅府临时通行文书的情况下,别两州总督,即便左相也别想进入都督府,只不过这个规矩是两百多年前战时建立的,近百多年来早就无人遵守。

        方运正要用虚圣身份进入都督府,立刻意识到不妥,又看了一眼那个进士将军,头道:“不错,这位将军尽忠职守,本官差疏忽,本官这就向元帅府申请通行文书。”

        都督府前方静悄悄的,众人不发一言,门口的两尊狮子显得越发威严。

        方守业冷哼一声,道:“此次事关重大,关乎我象州军方的声誉,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有人阻拦方总督,恐有因噎废食之嫌。不过,本官分得出轻重,先不讨论此事,先等方总督的临时通行文书。”

        没在军中任职之人,无法获得长期有效的通行文书。

        一息,两息,三息……

        仅仅二十息后,方运一伸手,就见鸿雁飞散,凝聚成文字悬浮于众人面前,形成一张临时通行文书,文书下面盖着数个大印。

        在场的将士只觉心头一震,都知道方虚圣有天大的面子,但没想到大到这种程度。

        临时通行文书的分发流程并不简单,而且是都督府的临时通行文书,必须要景国大元帅本人亲自盖上大印方可形成。

        方运的传书抵达元帅府后,要经过第一道审核,随后传给值守的将军,然后由值守将军分别传书给元帅与负责批复审核的军房,等元帅与军房盖上大印后,值守将军要盖上自己的大印,然后再加急传书给方运。之后,再补充纸质的临时通行文书。

        一般来,都督府的临时通行文书需要三天才能下达,但方运用了不到三十息。

        “本官可以进去了吗?”方运发问。

        “总督大人请!”方守业先让路,其余将军立刻分向两侧,给方运留出一条道路。

        方运进入总督府的正堂后,毫不客气坐在主座,而方守业陪坐在副座。

        方守业轻咳一声,道:“大人驾临都督府,可是为了庆军劫掠象州民众之事?”

        方运头,环视已经坐下的众将,道:“想必诸位已经知道此事,本官本无军权,但庆军伤及民众,除非朝廷派出钦差特使,否则,本官不能袖手旁观。”

        一位老将军道:“总督大人,此事您定要心。”

        这位老将军没有多,但所有人都明白,这是在劝方运心越权,一旦总督越权指挥,那么左相党必然有办法扳倒方运。

        方运头,道:“我心中已经有了打算,在路上的时候,我已经向内阁与元帅府递交本官的意见。此事,朝廷若不派钦差,那么当由象州官员组成庆军过境事件临时军务房,由军务房内的官员负责处理此事。”

        在场的武将立刻明白,若朝廷派出钦差,那方运就可以脱手不管,出了什么事不会被波及,这是庆官和左相党最不愿意看到的。

        左相党与庆官最想看到的,是由分别由州牧、总督府与都督府分别负责,这样庆官们可以从中作梗,让事态变得更乱。

        但是现在,方运要建立军务房,表面上是总督府、州牧府和都督府联手,实则是出手接管军权!

        军务房一旦建立,总书必然由总督担任,而方运让都督府与临时军务房变成一个衙门两块牌匾,原本象州的军事最高负责人由方守业变成方运,从此以后,方运就不需要时刻心越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