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648章 面子,里子
  • 第1648章 面子,里子

    作品:《儒道至圣

        “荀子重礼,昔年我身份平平,一些荀家人有打压行为,但间接或直接被我击败,只能进入十寒古地或荒城古地。现在由荀大先生执掌,他们绝不会为难我。即便庆君或宗雷两家想要在两州边境做点什么,荀家也会反对。”

        方运心里想着,切实感受到地位提高后的好处,几乎等于堂堂亚圣世家帮自己守国门。

        而东面,则是丰州。

        当年方运在巴陵城一见庆君,就曾反击庆国,说想要在丰州文战一国,夺丰州之地,结果所有庆国官员全部炸了,因为宗圣便在丰州,宗家便在丰州。

        随后,方运用换笔以红墨缓描丰州与象州边境,描了整整七次才停下。

        最后,方运望向洞庭湖的西面,那里同样是庆国的一州,名为永州,不过有洞庭湖分隔,正常情况下不会出事。

        “不过,即便分隔,也可能会出问题,那么,此事便交由洞庭蛟王处理。他若是办得好,以后可以稍加信任,若是办得不好,那就正好杀鸡儆猴!”

        方运心念一动,面前出现一滴水,凝聚成海豚形状。

        水底小海豚唧唧叫着,方运对着它吐出一口气,就见水滴海豚立刻飞出书房,钻进井里,数十息后,沿着水流进入洞庭湖,游到洞庭蛟王的面前,随后水滴海豚张口,发出方运的声音。

        “洞庭蛟王,我见永州近日干旱,请前往布雨三日,以不起水灾为限。”

        蛟王殿中富丽堂皇,那洞庭蛟王一身青鳞,头顶黑角,无奈道:“小龙接恭迎文星龙爵法旨。”

        水滴海豚无声无息消失。

        洞庭蛟王思索片刻,道:“叫龟丞相上殿。”

        等龟丞相前来,洞庭蛟王便把事情相告。

        龟相不假思索,低声道:“蛟王殿下,现在已过七月,一些地方已经秋收完毕,永州怎可能缺水。不过,文星龙爵又以不起水灾为限,仅仅布雨三日,最多是稍稍减产,酿不成什么大灾。大概是借您之手,敲打永州或什么人,但又尽最大可能不伤民。”

        洞庭蛟王一愣,露出阴险之色,道:“那我干脆将计就计,打着他的旗号,水淹永州,挑起祸端!”

        龟丞相望着洞庭蛟王,看了数息,道:“臣下冒昧相问,蛟圣陛下准备出手了?”

        “啊?父圣未说出手啊?”

        “那到底是何事让您如此想不通,导致自寻短见?”

        洞庭蛟王翻了翻白眼,一动尾巴,把龟丞相扫飞,龟丞相缩在壳里,顺水漂出宫殿,同时大喊:“微臣告退。”

        “混账东西!”洞庭蛟王随口骂了一声,愤恨地自言自语,“老子就是奔波的命,被蛟龙宫的那群老家伙当枪使了一次,现在又变成方运的长枪,偏偏还无力还手。罢了罢了,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倒是不怎么怕敖煌,我最怕敖雨薇,那娘们听说我们蛟圣宫想抢跃过龙门的五条小蛟龙,竟然取了祖龙圣牙杀上蛟龙宫,当着蛟圣爹爹的面镇封万蛟,逼得蛟圣爹爹不好露面,那些老蛟好说歹说赔了些蛟龙宫的美味特产,才把她劝退。所以那些老蛟嫉恨,让我给方运添乱,结果方运和敖雨薇一个德性!当蛟龙真命苦!”

        洞庭蛟王长长叹了口气,总觉得自己会迎来蛟生最悲惨的阶段。

        不多时,洞庭蛟王破水而出,飞向永州,随后发动蛟龙天赋,行云布雨。

        不多时,一位青衣大学士脚踏平步青云从远处飞来,朗声道:“请蛟王殿下收了神通。”

        “滚!老子正烦着,再废话,淹了你的永州牧府!滚滚滚!”洞庭蛟王大吼一声,就见万千雨滴化为水箭,飞射向永州州牧。

        “晦气!”永州州牧一看连道理都没法讲,知道讨不了好,只能离开,寻找其他办法。

        书房之中,方运放下官印,轻轻点头。

        “这小蛟倒也乖巧。”

        方运心里想着,最后望向象州地图。

        “蛟龙宫,丰州宗家,摩妖山州内不稳,需长期维稳,但若急需稳定人心,当以外事最佳。这便是转嫁矛盾之策,历代历朝一直在用。用好了,奠定不朽基业,用不好,必然伤筋动骨,甚至任人宰割。”

        最后,方运多看了一眼摩妖山。

        接下来,方运没有主动处理事务,而是依旧在了解象州,身为一个人口过亿幅员辽阔的大州,绝非一朝一夕可以掌握,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方运本以为迎芳阁拜庆君之事,会逐渐平息,毕竟大家都很忙,即便被激怒,关注几日也就罢手。

        三天后,事态还没有平息,甚至有人上巴陵县衙、府衙和州衙请愿,事情闹得更大,主要原因就是花青娘一直不出面,只让迎芳阁发布了一份误用的声明,说是道歉,但并没有真正低头。

        知县和知府都不敢做主,于是请示董文丛,董文丛临下命令前,抵达方运小院,见到方运后,道:“下官有一事向大人请教。”

        “说吧。”方运正坐在凉亭里,放下书籍看向董文丛。

        董文丛道:“迎芳阁之事,下官实在拿不定注意。下官自然不能出面,毕竟对方只是一个老鸨和一群戏子,在您面前说句实话,他们不配让下官出面。”

        说完,董文丛偷偷瞄向方运,方运笑了笑,点点头。

        董文丛心下大定,继续道:“让知府出面,也未免有点小题大做,所以下官以为,最多派出知县用您的话讲,叫约谈花青娘。毕竟,她们已经承认拿错了,而现在十国律法逐渐宽松,误用庆君头像,而且在戏里,还真不算违反法律。”

        方运微笑道:“文丛说的不错,让知县约谈她,已经足够瞧得起。但你只考虑到一方,却没考虑到,我们不仅要处理花青娘的问题,还要给百姓一个交代。此事若真只是区区知县约谈,也太不把百姓放在眼里,迎芳阁拜庆君事件不要说在内阁眼里,即便在总督眼里都只能算小事,但民心不是小事。我们不能学那些灭亡的国家,枉顾民心。处罚一个老鸨,挽回千百万民心,若是执政者连这点都做不到,要么愚蠢透顶,要么胆小懦弱,要么利益使然。身为执政者,在很多时候,不能太过追求利益,景国的面子,往往就是民心,这是里子,不得不争!尤其有了论榜,消息快速传播,再用以前的方式处理,那便太过迂腐僵化。”

        “大人真知灼见,下官佩服。您说如何处置迎芳阁?”董文丛问。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