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642章 又被堵了
  • 第1642章 又被堵了

    作品:《儒道至圣

        在场的人好像拨云见日,对拜庆君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有了更清楚的认识,众人议论纷纷,理越辩越明。

        最后,所有人发现,那个年轻童生所说的“谁是我们的友人,谁是我们的敌人,这是首要问题”这句话特别有道理,好似总结了张宗石所有的话。

        “咦?那位方童生走了。”

        “他去了何处?”

        “好像是向江边的方向去了。”

        张宗石望着门口,眼中疑色重重,自言自语道:“谁是我们的友人,谁是我们的敌人,这是首要问题。此人,怕是大有来头。”

        旁边的朋友笑道:“宗石,你怎么了?他一个蓝衣童生,能有什么来头?不过,我相信他以后定然能出人头地。”

        张宗石一皱眉头,道:“方才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有异动,好像伸手去桌下抓什么,可惜,当时没注意,现在才发现有些不对。”

        “这种事谁知道,或许是尿急?哈哈,算了,继续喝酒。”

        过了片刻,张宗石站起身,道:“我心绪不稳,总觉得此人非同一般,走,跟我去江边看看,若能再见到此人,定然送上名刺,引为好友,秉烛夜谈!”说完他把钱放在桌子上,转身离开。

        旁边两个友人相视一眼,急忙跟上。

        巴陵城乃是著名的古城,不仅有新兴的建筑,还有一些老旧的街巷。

        此刻,方运正在小巷中穿行,只为快速抵达江畔。

        方运快步前行,面有无奈之色,似是发生了意想不到之事。

        方运在抵达巴陵的第二天,就以官印俯瞰全城,把全城的大街小巷印在脑海中,现在即便没有手握官印,也知道通往江畔最近的道路。

        方运走了一刻钟,眼看就要到岳阳楼下,出了岳阳楼便能到达江畔,突然一皱眉头,停下脚步,望向前方巷口冲出来的四个人,一个秀才,三个童生,随后,方运又转头看向身后,那里有一个童生和三个孔武有力的大汉。

        方运再次转头望向那个见过一面秀才,突然笑了笑,道:“若我没记错,酒楼中有人叫你丘秀才,怎么,难道我的回答不够尽善尽美,你堵我,是再想问一问葛忆明为何不配当景国人?”

        丘秀才哈哈一笑,道:“方兄果然非池中物,在下无非是问了你一个寻常的问题,竟然能记得别人如何称呼我。”

        丘秀才一身深蓝秀才服,衣领绣着柳叶,面相白净,有一双醒目的三角眼,目光带着少许邪意,毫不掩饰嘲讽之色。

        方运望着丘秀才,突然露出怀念的神色,似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丘秀才道:“离上一次被人堵在小巷,已经过了数年,还真有一些怀念。”

        丘秀才恶毒一笑,道:“上一次被堵的时候,想必你不好受吧?”

        其余几个人跟着笑起来,笑容里充满了恶意。

        “是啊,非常不好受,还被人打破了头,血流了一地,在雨后的石板路上躺了一夜。不过,当我睁开眼,首见春花,耳闻鸟语,心有所感,让我因此作出一首好诗。说起来……”

        方运说着扭头看向丘秀才,继续如同聊天似的道:“说起来,我其实挺感谢当年那个把我打破头的人。”

        丘秀才笑嘻嘻问:“你作了一首什么诗?让我们拜读一下,或许是了不起的名诗!哈哈哈……”

        “哈哈哈……”其余人跟着丘秀才一起放声大笑。

        方运轻叹一声,道:“只不过,那些堵我的人,下场很惨,很惨。”

        丘秀才面色一变,狞笑道:“今日,你怕是要再作一首诗!和上次不同的是,现在是秋天!”

        方运笑了笑,脸上的怀念之色消失,道:“都是过去的事了,没必要再提。对了,我有事要去江畔,还请丘兄让一让,这巷子太窄,我过不去。”

        “让,好啊?那要等你作完一首诗。”丘秀才带着其余人缓缓逼向方运。

        方运处之泰然,平静地看着丘秀才,淡淡地道:“我劝你还是让路好,不然你家主子也救不了你。”

        丘秀才冷笑一声,道:“我家主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方运露出失望之色,道:“我本以为给葛忆明当走狗的,即便再不堪,毕竟也是读书人,至少有点骨气,你倒好,连承认自己是葛忆明的狗的勇气都没有。你若是这么害怕暴露身份,还是趁早滚吧!”

        “你说什么?”丘秀才身后的童生大怒,就要动手。

        丘秀才一抬手阻止那几个人,盯着方运的脸足足看了三息,点点头,道:“你这人不仅有见地,脑子也很活,看来你考这个童生并不难,甚至有可能考上秀才。”

        “你说的不错,我考童生是挺容易的。”方运认真回答。

        丘秀才从方运的态度中感觉到一种难以明说的蔑视,他见过葛忆明,眼前这个人比葛忆明对他的态度更要轻蔑。

        丘秀才强忍被轻视的愤怒,道:“我知道你会把事情往葛少爷身上引,可惜,我来这里与葛少爷无关,我只是看你不顺眼,想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药可以乱吃,但话不可以乱说!”

        方运脸上浮现极浅的笑意,道:“你倒是条好狗。你来迎芳阁附近,未必只是看看,定然是有人派你来的吧?葛忆明还没蠢到如此地步,应该是葛家的管家或一些商行的掌柜让你们来这里,记住那些惹事的人,到时候秋后算账。我在酒楼说的话直击要害,你忍不住,所以想打我一顿,然后威胁我闭嘴,再去上面邀功,对吗?”

        围堵方运的几个人愕然,没想到此人既然如此聪慧,简直料事如神。

        丘秀才叹息道:“你果然是个人才,你说的那句‘谁是友人,谁是敌人’很对,我听后更加佩服葛少爷,而我现在,已经认清这个首要问题,你是敌人,所以我要让你以后不再乱说话,否则给你足够的时间,你极可能会坏葛少爷的好事!”

        方运顿感荒谬,失笑道:“你倒是个聪明人,现学现用,幸亏这不是战诗词或兵法或其他各家力量,否则你面对的将是天行师道。”

        丘秀才阴冷地一笑,道:“象州地界内,姓方的只有一家名门,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大家族。而那个象州名门方家,在葛少爷面前犹如蝼蚁一般渺小。所以,本秀才今日就让你知道,你不该惹葛少爷,也不该惹我们庆江商行!”

        “你这是在给庆江商行招灾啊……”方运淡然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