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637章 作死大赛
  • 第1637章 作死大赛

    作品:《儒道至圣

        董文丛坐在车上良久,随后手持官印进入论榜,讲述这两天发生的事,在最后,董文丛附加一句孔子的原话。

        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

        这句话诠释了孔子对当政者的理解,执政、当政,首先要自身端正、公正。若执政者言行端正、处事公正,作为表率,那天下的官民都会堂堂正正,不会走上邪路。

        很快,大量的读书人在董文丛的文章下复。

        “两年前,老夫当他只是天资卓越的孩童,今日幡然悔悟,在方虚圣面前,老朽不过是鹤发匹夫耳。董州牧最后以孔圣之言结尾,大概是想说,方虚圣身正,自为表率,已然踏上儒家圣道!”

        “方运此人,不罚一官,不伤一民,以身证诸官之能,以行释百姓之忧,有大贤之貌!”

        “直到今日,才知何为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方虚圣身正,即便没有亲自出面命令百姓离开,百姓却自行离去。象州官员其身不正,即便屡次下令,也无人离开。”

        “昨日上街,今日解决。当年孟子说民事不可缓也,方虚圣今日作为,疾如雷霆,暗合孟子之道。”

        众人陆续以众圣的名言联系方运今日所作之事,赞誉满篇。

        也有一些人抨击方运沽名钓誉,引来众人批评。

        一位庆国进士怒而言:“若身居废水之畔是沽名钓誉,那天底下所有人都是贪婪无度的猪狗!”

        “若这种手段是沽名钓誉,那我真希望天底下所有官员都用这种手段来博取文名!”

        反对的声音很快被压下,在半个时辰后,孔城一个老举人的复震动论榜。

        “天地为大矣,不诚则不能化万物。”

        最开始,一些人觉得这是随便写的,毕竟有一些读书人没事就喜欢乱复别人的文章,但是很快有人明白那位老举人的意图。

        “喂,上面那位,刑殿请你喝茶。”

        “为上面那位点蜡,默哀。”

        “似乎有人看不懂?在下画蛇添足说一句,此句乃荀圣所言,荀圣善评圣。”

        这下所有人都看出来,为贤者讳,所以那人说荀子善于“评论众圣”,实则是“批圣”,但大家一联系完整之言,恍然大悟。

        荀子中的原文是:天地为大矣,不诚则不能化万物圣人为知矣,不诚则不能化万民父子为亲矣,不诚则疏君上为尊矣,不诚则卑。

        这句话的语意并不深奥:天地即便广袤无边,若不能至诚,也无法养育万物。圣人无所不知,若做不到真诚无妄,则不能教化万民。父子血脉相连,若不能坦诚以待则会相互疏远。君王尊崇高贵,若不能以诚待人,则会变得地位卑下。

        那老举人若是说完这一整段,自然是在称赞方运在以诚待人,能够管理好一方百姓,但他故意隐去后面的话,那就不仅仅在称赞方运,还在暗中指责庆国半圣不诚,竟然任由庆国压榨象州,竟然任由庆国人去鼓动欺骗民众上街反对。

        随后,众多读书人在这篇文章下面上演人族前所未有的“作死大赛”。

        揭开序幕的是那位老举人,很快有人仿效。

        “齐明而竭。”

        荀子中原话是“齐明而不竭,圣人也”,意为半圣能永远保持思维敏捷、智慧过人,现在去掉不,就是暗指某位半圣并非是半圣。

        “以人度己。”

        而荀子的原话是“圣人者,以己意为半圣是可以凭借自身的能力推演事物的人,论榜之人反说,自然是说有的半圣做不到这一点。

        到后来,这篇文章下面已经完全失控,董文丛不得不锁定这篇文章,不让人复。

        董文丛默默收起官印,望着车厢外。

        “虚圣移驾工坊边,不知丰州的那位是否会结庐长江畔”

        董文丛心里想着,笑着摇头。

        宗圣居于丰州。

        当天傍晚,象州官员得到一个消息。

        就在今日,方运亲自调动人员展开追查,缉捕了一批去造纸工坊上街闹事的人。

        此事一出,掀起轩然大波。

        大多数人沉默,但有一小部分人开始在论榜抨击方运欺诈百姓,先劝走他们,然后再暗中下黑手抓人,非君子所为。

        几个象州的官员竟然跑到论榜上发表声明,表示反对这种不仁不义的总督,要求庆国内阁和太后给象州人民一个交代。

        很快,小道消息流传到巴陵各地,那些参与上街的人又愤怒又恐慌。

        大凹村有两百余户,是长江边的渔村,这里的人大都以打渔为生。在得知当年祸害了一代人的造纸工坊又出现在巴陵城后,村里上百人甚至不去打渔,前往巴陵城外反对工坊建立。

        现在,全村人聚集在村南,许多人要向外走,刘三子等人却拦住村民。

        “刘三子,你还是不是人?自家乡亲被方运那个狗官抓走,你却不让我们去喊冤?”

        “刘三子,你是不是收了狗官方运的钱了?当时我就怀疑,你平时那么冲动鲁莽,跟炮仗似的点火就炸,怎么方运连话都不说,你就让我们离开造纸工坊家!”

        “的刘三子,你今天要是不把话说明白,老子用捅死你!”一个渔夫手持鱼叉,虎视眈眈盯着刘三子。

        刘三子年过三十,身体强壮,皮肤黝黑,嘴脸有道两寸长的伤疤,满面无奈。

        “我说各位乡亲,你们到底知不知道方运是大名鼎鼎的虚圣?那么厉害那么聪明的人物,会出尔反尔吗?先赶走我们再抓人,绝不会是他做出来的事!”刘三子苦口婆心道。

        “那为什么我侄子被抓走了?”

        刘三子道:“你们确定方虚圣知道这件事吗?说不定根本不是他做的,或者他没办法控制那些抓人的人。”

        “放屁,他是总督,怎么控制不了那些官兵。”

        “圣元大陆天天杀人,圣人能控制吗?不要把话说的那么绝。”刘三子道。

        “无论今天你怎么说,我都要救出我侄子!”耿老头道。

        刘三子道:“我说耿老头,我是看你这人不错,才跟你好说好商量,既然你不识抬举,我也就明说了。你那个王八蛋侄子是什么东西,难道你不清楚?在场的诸位乡亲,凡是认识耿老头侄子的,都站出来说说,他是个什么东西!我先说几个我亲眼见到的,骂六十岁老娘,摸寡妇屁股,被人追债抱起自己五岁的孩子砸追债人,一三五打孩子,二四六打媳妇我就说到这里,你们谁还想补充?”

        未完待续。

        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