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630章 岳阳楼的诞生
  • 第1630章 岳阳楼的诞生

    作品:《儒道至圣

        城墙上的许多景官不悦地看着聂长举,反倒方运神态淡然,面带微笑。

        极为熟悉方运的方守业盯着方运,许久不说话。

        一旁的陈溪笔低声问:“老方,你说方虚圣这是什么意思,为何我感觉他的反应过于绵软,并不像他最近的作风。连雷家家主都杀,为何会对此事忍气吞声?”

        方守业摸着下巴,过了好一会儿才道:“说不准,有点像太公稳坐钓鱼台,愿者上钩,静等八月十五吧,或许今年的中秋文会将成为与当年孔城中秋文会同等的盛会。”

        “难道会出现与《明月几时有》一样的传天下诗词?”

        “这谁能说得准,说不定更上一步,能惊圣。”

        众人陆续落座,董文丛不悦地扫视聂长举等人,然后微笑道:“履新文会最重要的时刻终于到来,下面请方虚圣在鲁肃阅军楼上作诗一首,结束本次履新文会。接下来,方虚圣无论写什么,在下都会舌绽春雷阅读,传遍全城。”

        众人一起望着方运,城墙之上鸦雀无声,只有方运研墨的声音。

        不多时,方运提笔,在白纸的最上面书写。

        登岳阳楼。

        一旁的董文丛舌绽春雷道:“方虚圣此诗名为《登岳阳楼》。”

        巴陵府有许多别称,因为巴陵府许多地方位于天岳山之南,山南水北为阳,所以巴陵府也被称为岳阳,意为天岳山南面之地。

        也有人称阅军楼为岳阳楼,但这种叫法流传并不广。

        许多象州人立刻想到,难道方虚圣想要把阅军楼改为岳阳楼?

        随后,方运继续书写。

        楼观岳阳尽,川迥洞庭开。

        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

        云间连下榻,天上接行杯。

        醉后凉风起,吹人舞袖回。

        方运写着,一旁的董文丛舌绽春雷。

        无论是城墙上的读书人还是城内的巴陵城百姓,全都被这首诗所吸引。

        站在城楼上,仿佛看遍了岳阳地区的景色,山川悠远,洞庭湖广阔,山峰好像咬着月亮送到面前,在如此美景之下,即便看到南飞的秋雁,也不会忧愁,心中的忧愁反而被秋雁带离。

        这岳阳楼如此高,城墙的席位仿佛在云朵间,客人们好像在天空传杯饮酒。在开怀畅饮之后,秋天的凉风吹过,吹起衣袖轻轻舞动,好像是在送客人回家。

        “妙!”董文丛舌绽春雷读完全诗后,忍不住大声称赞。

        “历数阅军楼之诗,称其壮丽者有之,称起伟岸者有之,称其精致者亦有之。但如此诗这般,让岳阳楼绮丽而雄伟却前所未有。”

        “此诗一个‘尽’字便道尽岳阳楼之高和位置之优,之后数句简直挥笔成画,让人可见岳阳楼之美景。至于‘云间连下榻,天上接行杯’堪称点睛之笔,无数诗人妄图写出岳阳楼之高之美,但无一首能与此诗相提并论。”

        “云间畅谈,天上饮酒,如此美事,即便是黄鹤楼也远远不如!”

        “以前有人说把阅军楼改为岳阳楼,我认为不过是以地区命名,过于庸俗。可阅完此诗,恍然大悟,方虚圣的‘岳阳楼’,不是岳阳之地的城楼,而是观尽岳阳之楼!名虽同,但意义大不一样。”

        “此诗眼观天地,见美景而忘心忧,豪迈而豁达,这才是读书人应有的心胸。看看前面那些年轻读书人的诗词,为了与秋日秋景秋风相合,个个凄凄惨惨,与此诗一比,简直如小儿啼哭!”一位将军大声道。

        之前作诗的年轻读书人面红耳赤。

        “好!履新文会,登岳阳楼,观美景,享美食,饮美酒,本应该无忧无愁!阅军楼上诗,此首当第一!”

        于是,许多官员拿出官印,纷纷外放光芒笼罩《登岳阳楼》。

        橙色的才气悬浮于纸面之上,超过三尺五寸。

        “鸣州之诗,或可镇国!”

        “当之无愧的阅军楼上第一诗!”

        “从今日起,这里怕是要改称岳阳楼了!”

        众多读书人轻轻点头。

        董文丛立刻笑着道:“总督大人,既然您称此地为岳阳楼,还请您圣笔亲书,为此楼定名,题字‘岳阳楼’,明日张挂正门之上。”

        方运轻轻点头。

        老大学士魏动山笑道:“好!好!好!阅军楼定名岳阳楼,这便是与黄鹤楼一较高下的基础!待他日,方虚圣再临岳阳楼,定然能让岳阳楼之名传世万载!”

        众人纷纷评鉴称赞。

        这首诗出现在大学士文榜之上,很快在论榜引发了热议。

        一开始热议只是针对岳阳楼、方运或黄鹤楼等相关的事物,可到了后来,再次演变成方运与张龙象之争。

        一些人高喊方运胆小如鼠,明明可以邀请张龙象在中秋文会文比,却不敢决断,根本是怕了张龙象,丢尽圣元大陆人的脸。

        反对之人则要求张龙象站出来,别躲在文界当缩头乌龟,有本事等中秋文会自己去象州的岳阳楼。

        履新文会顺利结束,方运回到州牧衙门安歇,和往常一样继续修习读书,在清晨只睡两刻钟便起来。

        方运与董文丛一家吃饭,除了董文丛本人镇定如常,董家上下无比激动。

        吃过早饭,方运便与董文丛在书房商议如何治理象州,先从何处着手。

        未到中午,董文丛突然收到加急传书,向方运道歉后立刻接收传书,看完后,面色稍显难看。

        方运看着董文丛,一言不发。

        董文丛轻咳一声,从椅子上起身,忙道:“下官治理象州不利,还望总督大人责罚。”

        “哦?什么事?即便是有人冒充复兴社惹出那么大的麻烦,你都满不在乎。”

        董文丛露出为难之色,随后老老实实道:“就在一刻钟前,上千巴陵人被怂恿上街,要阻止城外建造新的造纸工坊。”

        “造纸工坊?”方运略一思考,脱口而出,“象州最大的纸张供应商,原本是庆江商行吧?具体细节想必你已经知晓,现在就说与我听。”

        董文丛露出敬佩之色,道:“总督大人一语道破天机。其实在新造纸工坊建造前,象州与庆国就有人传话给巴陵知府与我,让我们阻止新工坊。不过……这座新的造纸工坊由张衡世家承建,工坊属于赵氏商行,下官哪里敢阻止。”

        方运点点头,赵氏商行就是景国皇室的几家商行之一,许多景国人都知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