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629章 老人的执念
  • 第1629章 老人的执念

    作品:《儒道至圣

        “看来聂先生在择英院地位崇高,可指点四大才子诗词文章,在下自当多加考虑。”方运微微一笑,对待庆官没有必要留手。

        聂长举的脸上闪过一抹尴尬之色,在场的众多读书人笑眯眯看着他,想害方运自然要付出代价,日后有人谈起聂长举,必然会说就是那个教虚圣写诗、自以为可以决定四大才子排序的翰林,对于一个普通翰林来说,这已经是极大的污点。

        聂长举似是早有准备,突然舌绽春雷道:“在下区区翰林,微不足道,但身为景国臣子,自然不愿看到四大才子之首落于文界人之手!老夫代表象州百姓,恳请方虚圣在阅军楼与翰林张龙象文比,荣登四大才子之首,振我象州民心、扬我大景国威,同时让我象州阅军楼成为天下第一楼,力压黄鹤楼!”

        聂长举说完,突然半跪在地。

        许多官员都懵了,这才明白,之前聂长举说那些话并不重要,方运说什么也不重要,聂长举只需要做个铺垫,然后强行逼方运在阅军楼与张龙象文比。

        “下官代表泰合府百姓,恳请方虚圣力压张龙象,让我景国人成为四大才子之首,让象州阅军楼成天下第一楼!”泰合府知府严悟舌绽春雷完也单膝及地半跪。

        “在下礼司左司正,恳请方虚圣扬我国威、振我民心!”

        “恳请……”

        一道道舌绽春雷在阅军楼上响起,传遍整座巴陵城,巴陵城数百万百姓听得清清楚楚。

        大多数百姓听得热血沸腾,声嘶力竭欢呼,尤其是阅军楼外的数万百姓,呼声震天。

        阅军楼的庆官们不断舌绽春雷,上演了一出近乎以下犯上的大戏。

        为民请命,即便两州总督也找不到借口惩罚他们。

        在场的象州景官和江州官员们皱着眉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显然,庆官早有准备,背后很可能有庆国、宗家或雷家等复杂的势力。

        人人都知道,一旦方运拒绝,那么在象州的人望就会一落千丈,对以后在象州的施政会形成极大的影响,一旦庆国或宗雷两家突然制造事端,方运极可能无法平息。

        董文丛轻轻一叹,望向城外数万巴陵民众,成也民心,败也民心,那些民众恐怕并不知道阅军楼上发生了什么,真以为那些逼方运表态的官员是为了象州好。

        不多时,刚刚晋升大学士的象州耆老魏动山拄着拐杖徐徐站起,他年过九十,脸上的皱纹比老树皮还深,皮肤的老年斑驳杂繁多,但是目光清澈。

        他一站起来,在场所有的象州官员全部起身。

        他的弟子或再传弟子遍布象州,算得上魏动山门人的象州官员,从秀才到翰林,超过一百位,他只要登高一呼,小半个象州的官员都会响应。

        魏动山轻咳一声,望着方运,道:“老朽惭愧,本不应该出面谈及此事,但老朽行将就木,此生唯一夙愿未能完成,私欲弥天,所以站出来说两句。”

        不等魏动山说明原因,方运就回忆此人的资料,很快发现,这位魏动山当年曾多次带领象州人在阅军楼遥遥与黄鹤楼上的启国人文比,从三十岁一直斗到八十,每比必败。

        但即便这样,他也从不间断帮阅军楼争天下第一楼,全象州对他只有敬重,没有讥讽。

        即便是屡次胜过魏动山的启国人,也由一开始的嘲笑化为尊敬,甚至有多位启国名家在黄鹤楼作诗称颂他,而不是嘲笑。

        方运在上任前分析过魏动山此人,典型的老狐狸,不讨好庆国,也不完全忠于景国,但也绝不做损害两国利益的事,一直待价而沽,左右逢源,让自己和门生壮大。

        即便是在两国斗争最激烈的时候,他也是两边下注,现在他的门人弟子有的是景官,有的是庆官。

        在来阅军楼的路上,董文丛说过,魏动山是象州的一面旗帜,只要能拉拢他,那么便等于让庆官的力量减损两到三成。董文丛多次试着拉拢魏动山,但徒劳无功。

        方运微微一笑,道:“动山先生但说无妨。”

        魏动山微微扬起头,他风烛残年,无比苍老,但目光中还有一丝读书人的骄傲。

        “方虚圣,您若能力压黄鹤楼,让阅军楼成为天下第一楼,那从此以后,老朽为济王门下走狗,老朽门人弟子,唯您马首是瞻!”魏动山的声音不大,但却掷地有声。

        “恩师!”一位翰林惊道。

        “师公!”

        “魏老!”

        惊叫声此起彼伏,难以想象魏动山会说出这番话。

        董文丛与方守业等人相视苦笑,聂长举是在逼方运与张龙象文比,这魏动山绝对不会被宗雷两家收买,可却做出与聂长举一样的事,等于两人合力把方运架在火上烤。

        方运微笑看着魏动山,心知此人之所以站出来,无非是因一生的执念、一世的梦想,但此人极为精明,付出对自己现在来说无法拒绝的报酬。

        身为虚圣,可以使用任何手段治理象州,但身为景国的两江总督,身为来修习圣道之人,则需要讲究技巧,不能一味以权位压人。

        方运在心中盘算,若现在己方占象州六成势力,收拢魏动山门人后至少占据象州七成半的势力,再加上人望爆升,将占据象州八成的力量。

        聂长举笑容满面,一拱手,道:“方虚圣,连魏老都已经出面,难不成您就如此瞧不起我象州读书人?瞧不起我象州阅军楼。”

        方运微笑道:“聂司正,你误会了,我之所以在思索,不是瞧不起象州读书人,也不是瞧不起这阅军楼,只是瞧不起你。”

        聂长举满面羞恼。

        许多读书人暗中称快,一些景国官员甚至放声大笑,毫不掩饰嘲弄之情。

        方运看向魏动山,道:“魏老先坐下歇息,至于天下第一楼之事,容本官思索几日。这样吧,在八月十五中秋节前,我给诸位一个答复,如何?”

        “好,那在中秋节前,老夫等方虚圣消息!”魏动山向方运一拱手,在旁边之人的搀扶下徐徐落座。

        聂长举哈哈一笑,舌绽春雷道:“方虚圣真乃人中豪杰!这天下第一楼,就靠您了!”说完大笑几声才落座。

        全巴陵城的人疯狂欢呼起来,都以为方运要帮阅军楼争夺天下第一楼的美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