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617章 一日畅饮
  • 第1617章 一日畅饮

    作品:《儒道至圣

        朝堂之上众人议论纷纷,雷空鹤一出,左相党的官员占据明显的上风。

        突然,方运从论榜之上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李繁铭。

        李繁铭的文章标题很短。

        “这是第几任了?”

        内容也很短。

        “我是说家主。”

        方运莞尔一笑,心道李繁铭这小子的胆还真大,不过仔细一想,当年雷空鹤纵横人族之时,李繁铭还小,或许雷空鹤与李繁铭的长辈交好。

        不过,即便李繁铭在与雷空鹤开玩笑,也明显在帮衬方运。

        雷空鹤的一句话震动人族,而李繁铭的一句话文章也引来许多人的兴趣。

        尤其是人族的年轻人,纷纷支持李繁铭。

        “时代已经变了,圣元大陆早就不是他们的世界,而是属于咱们年轻读书人!”

        “当年的第一大儒又如何?终究未成半圣!”

        “他回归圣元大陆后,说的第一句话一定是,我的子侄怎么都死了?”

        “听说这位是雷重漠的大伯,当年抱着雷重漠教他读书。”

        “有本事给方虚圣三十年,绝对可远远超过他!”

        “我看啊,十年足够。”

        突然,一个雷家人插话。

        “他夸下海口,三年要作十六首传世战诗,要成天下师,结果呢?去年本应该完成三年之约,他却无声无息闭关,还真以为所有人都忘了?现在想想,妖界众圣还真是蠢,竟然提前发起月树神罚,等于主动输给方运。若是等到今年,妖界也就用不着大费周章。”

        这个雷家人顿时成为众矢之的,众多读书人开始斥责他。

        方运看了看这人的名字,雷一顾,当年跃龙门的雷家秀才,现在已经是举人。

        过了足足一刻钟,辅相司悦庆才轻咳一声,朗声道:“敢问堂上诸君,雷家新任家主状告方虚圣一事,如何处置?”

        太后弯腰附在小国君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就见小国君挺胸抬头,大声道:“王爵不夺,便由君判。朕乃方虚圣之门生,焉有弟子审判恩师之理?此事,劳烦司爱卿交由圣院,圣院自会处置。”

        “这……”

        不等司悦庆把话说完,姜河川点点头,道:“景国并无衙门可审判虚圣,以老夫之见,还是交由圣院处置为佳。”

        曹德安立刻道:“我看也交由圣院为好。”

        太后道:“内阁有两相支持此事交由圣院处置,左相与辅相意下如何?如若两位反对,那便按照惯例,内阁不定,则由国君定夺。”

        司悦庆露出无奈之色,除非图穷匕首见,否则走到这一步已经是极限,若是真逼国君与太后表态,那就不是一个试探那么简单,而是左相党在朝堂上又一次失败。

        身为一国辅相,司悦庆很清楚自己绝不能迈出这最后一步。

        司悦庆望向柳山,柳山依旧保持原来的样子,微微垂下眼皮,对朝会上的一切事不闻不问。

        “既然如此,那日后景国若再有无法判罚之人,都应交由圣院,无论他在景国是何等身份。”司悦庆末了很不甘心地说道。

        曹德安笑呵呵道:“自然,若景国再出一位虚圣,我们自然管不到他。”

        “哼。”司悦庆冷哼一声,后退一步。

        司悦庆退却,左相党官员知趣地不再争辩。

        “既然无事,退朝。”

        满朝文武排着整齐的队伍离开金銮殿,未走多远,太后身边的老太监一路小跑。

        “方虚圣,请留步。”老太监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喊着。

        方运停下脚步,其余官员一边好奇地看着方运与老太监,一边继续向前走。

        那老太监停在方运身边,先是行礼,然后呼哧呼哧喘了几口粗气,才道:“太后娘娘令老奴来问问虚圣老爷,您过几日要是有闲暇,可否来宫里指点一下陛下的学业。陛下目前还小,但已开始学《三字经》《狐狸对韵》等一些蒙学读物,他天天盼着您能当他的老师,给他上课。”

        方运微笑点点头,道:“说起来,小国君也到了开蒙的年纪。象州现如今似乎也没什么大事,晚去几天也无妨。”

        “老奴替国君谢谢您!”老太监欢天喜地。

        辞别老太监,方运离开皇宫,大门之外,正站立着众多官员,以姜河川和曹德安为首,都是反对左相党之人。

        “方虚圣,大家身为同僚,本应该经常聚会,可您倒好,天南地北,游历各界。择日不如撞日,我看,今日老夫做东,到附近的酒楼聚一聚,如何?”曹德安笑眯眯地望着方运,微胖的脸庞显得非常和蔼。

        方运略显尴尬,笑了笑,道:“自从进入京城,倒是很少与诸位同僚共饮,曹相爷说的好,择日不如撞日,今日便一起开怀畅饮,不醉不归!请!”

        “请!”

        众人应声,一起笑着离开。

        曹相爷选了一家京城官员常去的得月楼,包下第三层,二十余位官员共聚一堂,从中午时分便开始畅饮,闲聊。

        方运与众官共饮的消息传开,一些地位较高的读书人也来凑热闹,到了傍晚,人数已经增加到五十七位。

        今日不是文会,众人也不谈论诗词文章,话题五花八门,一开始只是闲聊各国形势,后来聊到万界生灵,接着聊起景国事务,入了夜,该聊的都差不多了,于是众人开始谈一些野史秘闻、私情传言。

        众人虽然平日都高高在上,但终究是官场之人,对一些事极为感兴趣,每人都听说过不少趣事,于是你一句我一句开始聊起来,比如花君大学士有几房妻妾,比如柳山年轻时曾经在哪家画舫过夜,比如康王被王妃发现和自己的外甥女偷情,比如前任左相出过的丑,等等等等。

        各种秘闻纷纷爆出,众人大多数时候都是微微一笑,心领神会,但也有一些事实在有趣,引发哄堂大笑。

        一直喝到深夜,宴席才散。

        直到今天,一些官员才觉得方运正式融入景国的官员之中。

        方运喝了许多酒,并没有用才气逼出酒意,有些许醉意。

        方运感觉这种状态挺不错,脚下好像踩着软软的棉花,头脑经常出现短暂的空白,虽然偶尔会有眩晕感,但却十分舒服。

        回到泉园,方运倚着椅子,胡思乱想,享受这少有的感觉。

        对于方运来说,喝一场酒几乎就算是一次放纵。

        一个小时后,方运突然文胆一震,逼退所有的酒意。

        方运的目光瞬间明亮。

        “差不多了,时间不等人啊……”

        方运心里想着,拿出一本半圣著作开始细细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