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614章 最长战诗
  • 第1614章 最长战诗

    作品:《儒道至圣

        《三都赋》被誉为人族最强大儒防护战诗词之一,若算上大儒皇甫谧的序言,整篇《三都赋》洋洋洒洒过万字,也是人族字数最多的战诗词。

        《三都赋》的防护能力极为惊人,因为咏诵了魏蜀吴三朝国度,所以这首防护战诗有三重的力量。

        这首诗的缺陷不仅仅因为字数多,需要很久才能写完,第二个缺陷就是极为消耗才气。

        成大儒后,才气化为明月,才气满月的大儒写完《三都赋》后,才气明月直接消耗成才气半月,非常惊人。

        除此之外,《三都赋》还有别的缺陷,寻常的大儒文宝无法承载强大的力量,而圣骨文宝可以轻易承载;这首诗需要吸收海量的天地元气,寻常的大儒文宝需要吸收一年才能再次使用,但圣骨文宝可迅速吸收足够的天地元气。

        有种种缺陷的《三都赋》和圣骨文宝笔形成了绝妙的搭配。

        孟子世家赠送这支“三都笔”,旨在保护方运。

        方运手持三都笔,仔细查看,这是一支特别适合书写用的中楷笔,笔杆如骨,笔毛如墨,乍一看只是稍稍奇特,并没有什么惊天的力量,但方运知道,一旦使用,这支三都笔必然会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

        方运成虚圣后,获得了多件大儒文宝,而最强的文宝笔便是这支三都笔。

        方运收好三都笔,陷入回复传书的苦战之中。

        回复完传书,天空已经大亮。

        方运用神念看了一眼吞海贝中的珠江公官印,置之不理,准备等过些日子再使用张龙象的身份,现在不适合使用。

        小睡半个小时后,方运起床,随后一心二用,一边读书,一边琢磨事情。

        既然要接任两州总督而且重心是象州,就要解决象州最大的问题,庆官和景官之争。

        除了治理象州,也需要防着雷家,有西海龙圣挑拨和撑腰,杀死雷重漠之事远远未了结,甚至还在不断发酵,不知道何时会突然爆发。

        方运缓缓在纸上写下“敖泯”二字,这便是西海龙圣的名字。

        景国北面的蛮族也是大患,要时刻注意,一旦宁安城出现问题,便要第一时间前往。

        血芒界与宁安城之间的两界通道还在持续构建,并没有完成,主要是两界相距太远,而血芒界并没有成长完毕。

        未来一段时间最重要的事,还是要提高自身,大学士期间,文台最为重要。

        “有了万民文台、学海文台与真龙文台还不够,我需要更多的文台。那么,第四座文台如何铸就?”

        有了完整的一心二用文心,方运也进行改变,在学习的同时,不断思考所有的人和事,发现了许多之前错过的细节,对一切的理解越发深刻。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都很重要,但事后的思考更加重要。

        猿猴猩猩也有较强的学习能力,但却不具备人族强大的思考能力,所以它们永远无法制造复杂的工具。

        在圣院停留三日,方运孤身一人利用陈圣文界挪移到位于景国京城的陈家大宅,先是与陈铭鼎等陈家众人聊了一个时辰,才坐上马车前往泉园,准备明天正式上朝。

        在这几天,方运不断收到景国皇室与一众老友的传书,内容都是关于景国和象州现状的,事情远比想象中复杂。

        左相柳山一党在密州的势力被打掉后,沉寂许久,但因为柳山与宗圣的身份曝光,这让柳山一党有恃无恐,不仅在朝中稳如泰山,甚至继续向景国各地渗透。

        方运坐在马车上,回忆方才与陈家众人的聊天,虽然陈家众人竭力掩饰,但有几个人还是暴露了他们的恐慌。

        今年是新历二百零四年,而根据之前人族读书人的推算,陈观海活不过明年。

        不过,好消息是陈观海文胆更进一步,自身实力增强,如果不用全力战斗,至少能多活一年。

        正是由于离陈观海圣陨的日子越来越近,柳山一党的力量才不断壮大。

        朝中官员终究要为自己找一个更大更稳更长久的靠山,陈观海和景国显然已经是最坏的选择。

        方运抬头望了望窗外。

        京城的秋日阳光明媚,但方运却看到天空有一抹浓浓的阴影,如圣笔勾勒。

        景国的末日仿佛迫在眉梢。

        七月初三的清晨,方运吃过早饭,走出泉园。

        泉园门口除了马车,还有大批人族蛮族私兵。

        “见过虚圣大人。”门口的鹰妖侯鹰沧主动问候。

        方运看着鹰沧,微笑点头。

        其余的蛮族露出羡慕之色,鹰沧本来只是张破岳送给方运的妖帅,可被方运赐予圣血后,轻松晋升妖侯,过不了多久,就会成为妖王。

        方运边走边道:“对了,我不在圣元大陆之时,你若有闲暇,可前往张破岳所在之处,帮他一些小忙,当然,太过危险的就算了,你毕竟是我的私兵。”

        “属下领命,张将军听到您这么说,一定会很高兴。”鹰沧道。

        方运笑着摇头,道:“他只要不说我违背诺言,在他有难的时候没去帮他就好。”

        “您已经派遣水族前往支援,不算违背当年的诺言。”鹰沧对两人的事很清楚,当年张破岳赶赴北方,方运赠诗,张破岳则承诺送一头鹰妖帅,方运还说,若张龙象有难,一定会去帮忙,但一别数年,方运始终没亲自去北方帮助张破岳。

        “若你见到张破岳,记得捎一句话,我方运绝不会缺席与蛮族之战!”

        “属下记住了。”

        方运点点头,坐上马车,在私兵和妖铁骑兵的包围下,前往皇宫。

        京城人对高官的队伍了如指掌,他们很快认出这是方运的队伍,于是许多闲着的京城人夹道观望并欢呼。

        不多时,方运抵达皇宫。

        皇宫正门,文武百官分列两侧,见到方运后立刻齐齐问候。

        “见过方虚圣!”

        “济王秋安!”

        “虚圣大人晨安!”

        方运扫视众官员,发现许多官员文位提高,于是微笑着拱手,道:“一年多不见,诸位都换了新衣裳,可喜可贺。”

        在场的官员大都笑起来。

        “托文曲星裂的福。”

        “还是不如您晋升得快,听说您已经是致知境大学士了?”

        “战界归来,您的实力恐怕更上一层楼。”

        方运寒暄几句,走到队伍的最前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