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613章 圣骨文宝
  • 第1613章 圣骨文宝

    作品:《儒道至圣

        方运给了姜河川一个肯定的答复。

        随后,方运不断回复众人的传书,好在传书不是非得一笔一画书写,可以直接用意念完成,方运一瞬间可以完成数十封传书。

        过了一刻钟,一封普通传书飞来,方运不准备细读,只是看了一眼落款,不得不阅读传书。

        因为发来传书的是孔德论,多年的圣墟好友。

        当年方运成虚圣后,各家赠送大礼,颜子世家赠送十寒古地一座城市,孟子世家赠送圣血与圣骨大儒文宝笔,而孔子世家赠送了孔圣古地的一处封地。

        孔德论在传书上说,孔家已经知道方运回来,既然大学士的境界已经稳固,找个时间去一趟孔圣古地,接受孔家封地。不过,历代接收孔家封地都有一个条件,要自己带兵开拓出一片新的缓冲地带,所以当时孔家没有立刻赠送古地,毕竟那时候方运没有实力在孔圣古地开疆扩土。

        因为有一任孔家家主说过,孔圣古地不需要守成者,只需要征服者。

        方运想了想,孔圣古地十分凶险,一般只有大儒才会开疆扩土,大学士实力有限,于是传书给孔德论,说现在自己在战界已经彻底巩固致知境的力量,即将迈入诚意境,后面还有正心境,至少要等正心境才能去孔圣古地。

        方运给孔德论传书完,稍作休息,思考诚意境。

        诚意境大学士,心念赤诚,真实无妄,要么沉默不语,一旦开口,必须说出内心真实的想法;要么什么都不做,一旦内心有想做的事,且无法说服自己,那么无论善恶,必须要去做。

        一旦违背诚意境的力量,会跌落到致知境。

        诚意境是大学士的一道奇特的门槛,许多大学士被这道门槛挡住,反复进入诚意境又反复失败退入致知境。

        格物境是探寻万物规律,致知境是理解万物规律,而诚意境只是在认识自我,明确自己想要什么、应该做什么,看似与前后的境界无关。

        但实际上,只有认清自我,才能与万物相融,达到正心境界。

        诚意境只能让自己不会被自身蒙蔽,而正心境则能让自己不被任何事物蒙蔽。

        人族读书人常常笑谈大学士中出败类,就是因为许多大学士在诚意境中挣扎,在诚意境中不断认识自我。

        方运历经书山,心中有所悟,其实读书也好,科举也罢,都是在格物,在探究万物的规律,而书山之中,尤其是最后几山的经历,就是在致知,在理解万物的规律。

        一旦离开书山,便需要认清自我,从而更好地认清这个世界。

        因为,许多人犯下的许多错误,原因往往是没有认清自我,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认清自我,永远是人类最难做到的事情之一。

        所以,诚意境会成为许多大学士终其一生也无法跨越的门槛。

        诚意境非常奇特。

        方运很久前就听说过,笨大儒田松石在别的境界别的文位会停留很久,但在诚意境界仅仅停留了一天便直入正心。

        很多人认为这是故事,后来田松石当众承认,自己的确是“朝为诚意境,暮成正心境”,此事甚至被史家读书人记载,作为信史。

        许多人问那一天田松石做了什么,是什么原因让他能在一天之内提升一个境界,田松石却说,那一天与前一天或后一天毫无区别,平时做什么,那一天也在做什么,然后毫无征兆在夜晚晋升正心境。

        同样有趣的还有大学士花君老人,此人才华横溢,四十七岁晋升大学士,在六个月内,从格物境晋升到致知境,然后晋升到诚意境大学士,这个速度甚至超越了衣知世等众多天才。

        但从第一次晋升诚意境后,花君老人便开始了传奇的一生,直到文曲星裂前,他已经九十五岁,在这四十八年中,他不断退回致知境,又不断晋升诚意境,反反复复,从不间断,也从未进入正心境。

        即使是这样,花君老人也不放弃自己对女色的追求,夜夜无女不欢,妻妾成群,成为人族四大奇葩之一。

        在文曲星裂后,花君老人破天荒地晋升正心境,并很快成为巅峰大学士,正在为突破大儒努力,被各地的读书人热议。

        花君老人与笨大儒,同样的传奇,却走向截然不同的道路。

        方运想起自己还没给田松石传书,于是找出田松石的传书,又看了一遍再回复。

        田松石的传书和别人的很不同,只是简单讲述自己的一些经历,说自己在为去葬圣谷做准备,然后询问方运这些天如何,在圣道上有没有心得,相互间可以交流。

        回复完田松石,方运从饮江贝中拿出成虚圣时,孟子世家赠送的圣骨大儒文宝笔。

        大儒文宝笔一般用大妖王的骨骼炼制,其中以大龙王的龙骨为最,除了极少数人用圣骨来炼制特别的大儒文宝或机关的关键部位,大都用来充当半圣文宝的材料。

        半圣炼文宝极耗圣骨圣血等众圣之物,当年张衡为了炼制浑天仪,积攒的圣骨圣血等物可以组装成十具妖族半圣的躯体,这还没算上浑天仪的核心,一条大圣手臂。

        用圣骨炼制大儒文宝笔,也只有孔圣世家与亚圣世家舍得,而且这种文宝笔只给族内有功的大儒,一旦这位大儒去世后,世家会收回。

        普通的大儒文宝笔书写战诗,可以形成五成宝光,特别的文宝笔最高可形成一层完整的宝光,而圣骨文宝笔可以直接增加两层的宝光,同时,圣骨文宝笔封印的战诗都是二境大儒战诗。

        这支圣骨文宝笔,便封印着著名的大儒防护战诗《三都赋》。

        在战诗词兴盛之前,有一种文体也能让读书人化天地元气为己用,那便是汉赋,只不过汉赋的篇幅过长,动辄上千甚至过万字,难以临战使用,逐渐被淘汰,但依旧算是战诗词的分支。

        这种赋体战诗词虽然冗长,但由于文字众多,描述或叙述详尽,一旦成为战诗词,则威能更强,只是消耗的才气也更多。

        这种战诗不适合在战场纸上谈兵,但若是封入文宝之中,可以瞬间释放,让赋体战诗反而成为许多强大文宝的首选。

        这首《三都赋》乃是大儒左思所作的传世汉赋,描述了魏蜀吴三朝的国都气象,赋成后,人们竞相抄写,最后形成“洛阳纸贵”的佳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