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599章 舌剑之比
  • 第1599章 舌剑之比

    作品:《儒道至圣

        战界,裂天殿,九千九百里的龙威之地。

        方运、雷重漠与七头水族妖王在龙威之中磨砺,还有几十头妖王在安全的地方望着前方。

        这些妖王实在不明白方运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神念反复受创再修复,的确能越来越强,但问题是,若把时间用在其他方面,提升更加明显。

        许多龙族天才甚至视前一万里如无物,都是从一万里甚至两万里之后开始磨砺自身。

        那妖王龟丛反复琢磨,跟其他妖王聊天的时候,说了一句或许文星龙爵有其他目的,但并未有谁在意。

        这些妖王偶尔会进入龙威之中磨砺,但气血消耗太大,他们往往坚持不了多久便会回返。这些妖王动用气血之力,在龙威之中站立的时间都不如方运,分外羞愧,也更加佩服方运。

        还有一些妖王望着雷重漠,从方运进来开始,雷重漠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不断承受龙威的洗礼,这意味着雷重漠只用极少的文胆之力和才气就能抵挡此地的龙威,在精神力量方面,已经达到大妖王的标准。

        雷重漠一直坐在五十里处,而方运不断前行,前行到一定距离后便后退,如此反复。

        许多妖王已经发现,方运每一次的前行,都比上一次远了那么一点。

        修炼最是枯燥。

        时间慢慢推移,而方运越走越远。

        终于,方运走到雷重漠两百丈之外。

        众多妖王暗暗惊叹,迄今为止,方运都没有使用文胆之力与才气。

        雷重漠突然站了起来,望着方运,皮笑肉不笑。

        “方虚圣,您终于走到此处,可喜可贺。”

        方运听而不闻,身穿破烂的衣袍,继续缓缓向前行走。

        狂风般的龙威冲击方运,方运稍稍低下头,微微弯着腰,如同风雪中的老人,慢慢向前。

        由于龙威的关系,方运的上身轻轻摇晃,身体上甚至有被龙威余波刮出的血痕,但是,方运的脚步无比沉稳,一步一个脚印,坚如磐石。

        雷重漠笑了笑,道:“当年您未成大学士,在下不便讨教,现在你已经成大学士,而且还是致知境大学士,在下见猎心喜,还望方虚圣与我切磋一番,成全多年的夙愿。这裂天殿中生死不论,不过你我都是读书人,真要生死相搏,未免伤了和气,我看,点到为止吧。”

        方运依旧低头缓缓向前走,鞋底与地面摩擦,衣衫与龙威激荡,如肩扛山岳,步履维艰,并不理会雷重漠。

        在蓝天与绿草之间,两人越来越近。

        雷重漠呵呵一笑,竟然不因为方运的无视而生气,继续道:“方虚圣不说话,我就当默认了。那么,老夫就先会一会方虚圣的唇枪舌剑!”

        雷重漠说完,一张口,一把闪亮的才气古剑飞出,刹那之后,激发真名力量。

        古剑化为一条双头毒蛟!

        双蛟古剑!

        青色的双头毒蛟大吼一声,一摆尾巴,天空乌云凝聚,身下竟然浮现一条亮晶晶的江水,与双头毒蛟一同冲向方运。

        在场的妖王看到传说中的双蛟古剑,莫不心惊,雷重漠在进士前就是雷家有名的神童,为了他成进士后的孕剑,雷家花费了不少精力,最后从西海龙宫中得到一条完整的双头毒蛟骨,成就了雷重漠同辈之中难寻敌手的神话。

        甚至有人说,若是李文鹰与雷重漠同时成名,沥血古剑极可能被双蛟古剑压下。

        双方相距近两百丈,双头毒蛟只需要一息多便能飞到,但直到飞了一半的路程,方运也没有动。

        一些妖王焦急起来,难道方运的力量耗尽,已经失去抵抗能力?

        在双头毒蛟飞到方运身前五十丈的时候,众妖王和雷重漠看到,方运下垂的右手突然轻轻动了一下,好像是在扇了一下风,又好像昏迷的病人终于醒来,没有丝毫的气势。

        真龙古剑飞出。

        古剑化真龙。

        一条金黄色的巨龙冲天而起,然后从百丈高空俯冲向双头毒蛟。

        巨大的龙爪猛地拍下,一道金色瀑布自天而降,把双头毒蛟冲到地上。

        双头毒蛟吐出嘴里的泥草,怒吼一声,周身绿雾膨胀,迅速翻滚,躲开古剑真龙的攻击,然后喷吐毒雾,妄图接近古剑真龙。

        古剑真龙丝毫不给双头毒蛟接近的机会,牢牢占据上空有利的位置,让双头毒蛟难以取得优势。

        在看到金色巨龙的一刹那,所有的水族妖王都吓了一跳,它们从这头古剑真龙的身体内感受到纯正的龙族气息,让它们感到本能地畏惧,这种畏惧烙印于它们的血脉之中,万世不灭。

        许多妖王本能地后退一步,不愿离那金黄巨龙太近。

        几息之后,所有妖王都看出来,双头毒蛟因为提前诞生了数十年,老辣狡猾,积蓄的力量更加雄厚。但是,金色巨龙对双头毒蛟有明显的压制,无论双头毒蛟如何挣扎翻腾,都被方运的古剑真龙死死压住。

        唇枪舌剑之战,胜负已定。

        但是,雷重漠却不收回双头毒蛟。

        龟丛轻轻摇头,谁都看得出来雷重漠不服气,但强就是强,弱就是弱。

        “这毒蛟之所以强大,是因为孕剑的毒蛟之骨极强,文星龙爵的真龙古剑为何如此强?”

        “数年前就有传言说过,方运因为获得祖龙真血,形成强大的真龙古剑,这条真龙比毒蛟强大实属正常。”

        “说的也是,不要说祖龙的一滴血,即便是祖龙吐出一口气,都比双头毒蛟更强。”

        时间慢慢过去,方运继续缓步前行,两人越来越近。

        真龙与毒蛟战于九天,方运与雷重漠擦身而过。

        微风荡漾,两人的头发轻动,雷重漠的几缕白发最为醒目。

        方运自始至终没有正眼看雷重漠。

        雷重漠徐徐转身,看着方运的背影。

        雷重漠由于长期在战界磨砺,面色微黑,皮肤粗糙,脸上有几道不甚清晰的伤疤,他看向方运的目光无比沧桑,没有丝毫的羞恼,没有丝毫的憎恶,也没有丝毫的仇恨,如同一位将军,望着敌军的统帅。

        或胜,或负,除此之外,皆为虚妄。

        “第二比,在下请教唤兵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