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590章 入战界
  • 第1590章 入战界

    作品:《儒道至圣

        作战之时,为防意外,大学士极少会以才气拖住纸张书写,依旧会用挡板,只有大儒才会放弃挡板,以强大的才气虚托白纸,纸上谈兵。

        方运心念一动,文房四宝悬浮在半空,身前好似有透明的桌子。

        方运左手抱着奴奴,右手提笔蘸墨,思索片刻,落笔书写。

        千里家书只为墙,

        让他三尺又何妨。

        万里长城今犹在,

        不见当年秦始皇。

        这首诗通俗易懂,方大牛看了一遍便明白,这首诗是在说,跨越了数千里的家书却只为了争那么小的地方,让出三尺又能如何,同样是墙,壮观伟大的万里长城依旧在,但他的主人秦始皇已经化为枯骨,小小的方陆两家最后又能得到什么?

        方大牛面露羞愧之色,觉得自己的父母没必要为了那么小的地方跟邻居争执。

        方大牛道:“我这就给家父写封信,让他主动与陆家化干戈为玉帛,莫要为了小小的地方伤了两家的和气。”

        方运把写完的诗递给方大牛,微笑道:“在你的信封里,带上这首诗。”

        “啊?”方大牛又惊又喜,双手颤抖起来,身为方运的管家,他比谁都知道方运诗文的价值。这首诗并没有多少文采,但却有教人向善的道理,这比出县或达府层次的诗词更有价值。

        一字千金已经不足以形容现在方运的诗词价值,现在方运的随便一首诗都价值百万两白银以上,而这首乃是首作,价值之高更难想象,绝对可以当做传家宝。

        方大牛望着方运,突然明白,方运的这首诗的确是在劝说别人退让,但是,若只是让他人退让,未免过于伪善,所以,方运把这首诗送给方大牛的父母,算是补偿两位老人退让的代价。

        这首诗真正的意义不在文字之上,而在方运赠诗。

        “您……”方大牛看着方运,找不出任何一个词语可以形容眼前的人。

        “可以让的,让让无妨;但不能让的,寸步不退。”方运拍拍方大牛的肩膀,转身离开,走到杨玉环身边与她闲聊,不多时,把奴奴放下,回到书房继续铸就真龙文台。

        数日后,方大牛的家书和方运的《三尺墙》一同到达方大牛父母手里,两人反复读后,羞愧难当,于是命人把新建的墙砸掉,然后带着礼物去陆家登门道歉。

        陆家人一开始并不相信,在方大牛父母说出这首诗后,陆家人露出羞愧之色,也向方家人道歉,至此两家人关系重归和睦。

        济县县令得知此事后,立刻上报朝廷,获准在此地建造一座牌坊表彰方家与陆家的礼让之情,彰显教化之功。

        事情传到各国,许多教书先生把这件事与孔融让梨的典故相提并论,教给学生。

        时间一天天过去,大量的传书、拜帖或请帖对方运展开狂轰滥炸,不乏有方运的友人,但是,方运全部回绝,一直在不断铸就真龙文台。

        人族之前并没有铸就过真龙文台,所以方运只能完全靠自己来解决。

        与此同时,在无人注意的象州,在无人注意的角落,一些人暗中聚在一起,低声议论。

        “方运这个蠢货,装腔作势,他倒是大度,哼,我必然要让他吃个哑巴亏!”

        “哦?先生可有妙计?”

        “此番前来,便是告诉尔等,不出意外,数日之后,方运会收到朝廷诏书,调他来象州担任象州文院院君。”

        “什么?不是听说方运成大学士后在闭关修习,一旦巩固力量,便北上与蛮族开战吗?”

        “我们比所有人都想看到他北上,死在蛮族手里最好。不过,圣院绝不会同意,而景国太后也不会应允,无论左相用何种手段,都不可能做到。所以,左相将计就计,不久之后,会以内阁的名义,把方运调往象州,担任象州文院院君。”

        “虚圣当州院君,官职会不会太低了?”

        “官职低无妨,给一些加衔即可。当年李文鹰担任大学士之时,也不过在江州当州文院,方运刚刚晋升大学士,当州文院十分妥当。”

        “若是把方运逼到象州,那我等岂不是大祸临头?方运手段之恨,怕是要超过那些景国狗官。”

        “就是要他狠!就是要逼他狠!只有他发了狠,才会露出破绽,我们才能一击致命!方运此人,虽有大才,但之前最多不过治理一县之地,且不到一年。现在直接让他治理一州之地,我不信他不会出纰漏。”

        “就算他步步为营,只要进入象州,也必然会落败!我等为了光复象州,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即便是方运,也会被我们玩弄在股掌之中!”

        “长江归属蛟龙宫,听说方运伤了蛟圣一个儿子,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激化方运与蛟龙宫的矛盾。据我所知,许多蛟龙痛恨方运,好像方运在龙门害了它们,让他们无法跃过最后的龙门。”

        “象州表面一团和气,实则暗流涌动,以方运的才智,必然知道此地是个大泥潭,我怕他未必愿意来。”

        “圣院和太后为了表面方运北上,必然会尽全力安排他到象州任州院君,毕竟象州在长江以南,最为安全。”

        “我们只能慢慢等消息,无论方运是否来,我们必定能夺回象州,回归庆国!”

        “夺回象州,回归庆国!”

        二月十一日,圣院之中,方宅中突然龙吟声响起,直裂云霄,震动圣院。

        二月十七,方运再一次离家,只身利用圣院的内部海眼挪移到东海龙宫外,与青衣龙王敖青岳秘密见面。

        不多时,方运与敖青岳进入东海龙宫内部的一处海眼边缘。

        漆黑的海眼在美丽的白沙海底旋转,如同黑色的漩涡,深无边际,令人毛骨悚然。

        海眼边缘,敖青岳已经化为一个长龙角的男子,对身边的方运道:“这里就是通往战界的海眼,当年是化了大代价从西海龙宫那里换来的。西海龙宫本来要独吞我龙族战界,但我们另外三海龙宫合力,逼得西海龙宫不得不分出三处海眼。我们三座龙宫的海眼虽然可直入战界,但一年只能送入三条龙。雨薇与敖煌都是去年进入,今年提前收到你的传书,一直没有让其他龙进入。”

        “你确定雷重漠在里面?”

        “绝对错不了,西海龙宫内也有我们的眼线,亲眼看着雷重漠进入战界,并未回返。”

        “好,那我这就进入战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