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585章 国君一跪
  • 第1585章 国君一跪

    作品:《儒道至圣

        与此同时,圣庙封禁的力量徐徐消散,方运手中多出济王大印。

        现如今的孔圣文界里,在圣院序列最高之人,是方运。

        即便是文界所有大儒、所有诸侯、所有读书人甚至所有人联手,也无法镇封方运。

        现在他们终于明白之前为何方运说自己惩罚苟葆无罪。

        “方虚圣饶命……”

        众多翰林与进士在看到方运的一刹那,彻底失去斗志。

        论文名,张龙象现在的确可以与方运相提并论,但是,方运是实打实的虚圣,不仅有文名,还有地位和权力,而张龙象只是空有文名,整体力量远不能与方运比。

        对于方运,在场的大部分翰林与进士都十分景仰,其余几人即便不景仰也充满尊敬,没有负面的想法,毕竟文界之前与方运没有任何的冲突。

        他们能学习《龙剑诗》与《宝剑吟》就足以证明一切。

        他们敢杀文界天才,但却不敢动人界虚圣分毫。

        未等天行师道惩罚,众多翰林与进士的文宫与文胆开始震荡。

        死很可怕,但刺杀人族虚圣的罪名更可怕。

        “你们,本可以不来。”

        方运说完,七十四把唇枪舌剑原路回返,刺穿三十七个头颅。

        所有的翰林与进士带着无尽的悔恨闭上双目,七十四行眼泪与他们的身体一同下落,泪滴迸溅,与血交融。

        四位大学士与楚王看着三十七具染血的尸体,脑中一片空白。

        即便是文界历史上最惨烈的一场战斗,也不可能死如此多的翰林与进士,只有在两界山那种犹如绞肉机关的地方,才可能如此。

        楚国倾尽国力培养的良才,竟然死于天行师道。

        圣院有铁律,被天行师道杀死之人,不厚葬,不立碑,不入正史,甚至连家人都不得祭奠,对于有“死者为大”习俗的人族来说,这是和灭门一样的灾祸。

        各国也有相关的律法,凡是遭天行师道之人,其后子孙十代不得参与科举。

        即便是楚王也不敢破这个规矩,对抗这个规矩的国君,只能退位。

        死于天行师道的污名,仅仅次于逆种,比叛国都更加严重!

        楚王呆呆地看着血泊中的翰林与大学士,然后转头,茫然地看着方运,他已经彻底失去了思索能力,不仅仅因为方运是虚圣,更因为方运做事往往看似平和实则无比极端。

        在私底下,方运可是有另一个外号,方灭门,而在妖界,方运的外号是魔王。

        在内心的最深处,楚王的阴暗面在呐喊,大叫着偷袭方运,但是,楚王的理智告诉自己,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不仅仅因为方运拥有孔圣文界所有圣庙的最高控制权,更因为,孔圣文界一直有孔家大儒监管。

        楚王很清楚,自己杀张龙象,孔家大儒会犹豫从而让自己成功,但是,若是杀方运,孔家大儒不会也不可能犹豫,必然会第一时间阻止。

        楚王手持玉玺,发送一封传书。

        四位大学士微微低下头,收回唇枪舌剑,双手垂下,如同待宰的羔羊。

        “为何不说话了?”方运平静地看着五个人。

        四位大学士依旧垂首闭口,一言不发。

        楚王嘴唇轻动,最后鼓足勇气道:“寡人……不,在下见过方虚圣,此前种种,皆是误会,在下一定会尽全力弥补!祺山侯苟葆罪大恶极,夺爵,诛九族!鹿门侯罪大恶极,夺爵,同样诛九族。至于打张经安的那些人,全部灭门!本王……在下会下罪己诏,明日便退位。”

        四位大学士流露出淡淡的悲哀之色,历代楚王何等辉煌,几乎是孔圣钦点,只要不逆种,楚王之位世代稳固,远比圣元大陆任何帝王家族更难衰落,几乎可以说是永世延绵。

        但现在,楚王只能退位,这是国君所能遭受的最大惩罚。

        方运抬脚前行,徐徐向前方的王座走去,边走边说。

        “毕竟张家有错,张万空行踪不明,你身为楚王,刚继位不久便出现疑似逆种,压力巨大,又遭各国攻击,因此记恨张家实属正常。本圣降临文界,并非为张家复仇,而是为磨砺自身。所以,本圣一开始并不想报复,最多是废了苟葆或鹿门侯。”

        “只不过,你一而再再而三害我,在你勾结蛮族围堵珠江军时,我改变了想法。不过,我那时仍然想给你一个体面,你只要当众认错道歉便罢了。”

        “情况到了两界山,再度发生变化。你竟然指使苟葆在两界山害我,阻我夺军功。即便如此,我也对自己说,若从两界山回返,给你一个体面,让你称病退位,让你的长子继承楚王之位。”

        “但是!”

        方运盯着楚王的双眼,足足走了三步才继续道:“你这个暴虐无道的昏君,为让我在两界山心神不宁,竟然想害死我儿张经安!为了让经安无处寻医,你竟然丧心病狂把所有高文位的医家读书人调离荆州!若不是当时本圣已然立下大功,第一时间收到加急传书,人族圣院出动医圣世家的大学士前往文界,经安已经头脑受损,变为痴呆,甚至会死在荆州!”

        “那……我……”楚王十分想辩解,但在方运的面前,根本不敢说谎。因为楚王有种感觉,自己除了认错,不能有任何过激的举动,否则方运一定会做出更激进的报复。

        “我在珠城的时候,不过是在那对夫妇家吃了一顿饭而已,最多是体验民情,连交情都算不上,你的手下竟然派人抓住那对夫妇,甚至导致其中的农妇死在流放途中!如此行径,简直十恶不赦!若我方运不能严惩凶手,还有何颜面自称虚圣?有何颜面屹立于文曲星之下!”

        方运字字如锤,击打在四位大学士与楚王的心上。

        方运的话语中仿佛凝聚楚国万民之力,让四个大学士的头垂得更低。

        “方虚圣,在下错了,求您饶恕在下!”

        楚王突然跪在王座之下,露出悔恨之色,双目中泛着晶莹的泪花。

        四位大学士震惊不已,很想伸手去扶起楚王,但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随后,他们露出失望之色,没想到自己侍奉的君王竟然如此懦弱。

        即便死,堂堂国君也不应跪拜虚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