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579章 张某不愿留名姓
  • 第1579章 张某不愿留名姓

    作品:《儒道至圣

        马车缓缓前行,发出骨碌碌的声音。

        文界之中,方运挂念的人并不多,除了张经安,只有数人。

        自从回到文界,方运就发觉圣庙为自己储存了海量的传书,只要自己接受,数以万计的鸿雁传书会飞来。

        方运暂时放弃接受,坐在车厢里。

        不多时,马车来到城南的一处菜市场,缓缓在菜市场中前行。

        此刻已经是黑夜,菜市场中有些昏暗。

        车夫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按照方运的指示赶车。

        车行片刻,方运突然稍稍掀开窗帘,从缝隙中向外看。

        天寒地冻,菜市场的人比往常少,但菜贩们照常做生意。

        就见一个简陋的木棚中,挂着一盏昏黄的马灯,马灯下面摆着许多暖箱,暖箱被棉被盖着,露出少许绿色的菜叶,一对五六十岁的夫妇身穿厚厚的棉袄,正站在木棚之中轻轻跺着脚,偶尔叫卖一声。

        “新鲜的白菜,一棵只要十八文……”老郭大声喊着,瞄了一眼马车,就见马车的窗帘落下。

        老郭突然停嘴,疑惑不解地看着那辆马车逐渐走远。

        “老头子,你看什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马车里坐着认识的人。”

        “能坐马车的都是有钱人,你能认识什么有钱人。”

        老郭嘿嘿一笑,慢慢挺直脊梁。

        方运把老夫妻俩的话听在耳中,微微一笑。去年自己带着张经安掏粪的时候,就与这位老郭在一起,此人厚道老实,帮了不少忙,在方运带张经安离开时,留给老郭一千两银子,外加他亲手所写的“珠江侯张龙象”一纸。

        见到老郭没有受自己牵连,方运便放下心,但随后,面色阴下来。

        在珠江城的时候,方运曾前往一对农村夫妇家做客,因为楚王清洗珠江军,自己到那家人做客的事被告发,导致那对夫妇被流放,而那位农妇在流放的途中去世。

        方运目光一暗,但⑧∧⑧∧⑧∧⑧∧,m.☆.c☆om很快恢复正常。

        马车继续前行,不多时,停在长河街的一家酒楼门口。

        长河街并非是最繁华的街道,京城中有身份的达官显贵绝不会来这里,但是有些财物之人则经常来这里,也是普通读书人的聚会之地。

        方运抬头一看,黑色的门边上写着“纪家酒楼”四个大字,与这条街上的其余酒楼并无不同,有三层高,但方运选择了这里。

        方运让车夫留在楼下,迈步进入纪家酒楼,扫视一眼,便从楼梯上二楼走去。

        或许是因为冬日的夜晚,一楼与二楼并不热闹,一个二本过来询问方运,方运随手扔给他一两银子让他离开,然后向三楼走去。

        三楼与下面不同,十分活跃,方运听到众人的话语声,便知道可能是一场型文会,不过自己就是读书人,而且只是去三楼看看,楼梯口并没有封路,上去并无不妥,便继续向上走。

        楼梯贴墙,方运正走到楼梯的中段,楼上一个二微笑着向下张望道:“这位客官,您可是参加文会之人?”

        方运抬头望向三楼的二,停在楼梯上,道:“若第三层禁止读书人进入,我可去其他酒楼。”

        方运发觉,二的态度出现明显的变化,面带冷意,充满戒备。

        “按理,并非文会之人,不得上三楼。”二的语气很不客气。

        二又看了一眼方运,此刻的方运外形是张龙象,虽然是个一脸络腮胡的壮汉,但气质非凡,二迟疑起来。

        这时候,三个读书人走到楼梯口,皆身穿童生服,都是二十余岁快三十的模样。

        问清原委后,其中一个面色白净的童生笑道:“这位兄台,虽我们在三楼举办文会,并未邀请外人,但也并不排斥天下读书人。只不过,你并未穿文位服,我们也不敢贸然欢迎。我看……既然兄台想上三楼,那就作一首诗,只要获得我等认可,便可加入,如何?”

        文界与圣元大陆不同,若圣元大陆出现一个像张龙象的人物,九成的读书人都会认得,但文界交流不够通畅,而且这几人都是童生,连官印都没有,都不能进入论榜畅谈,很难看到张龙象的画像。

        就在这时,十余读书人走到三楼的楼梯护栏边向下看,除了四五个秀才,大都是童生,无一认得方运。

        那些人问清方才的事,都笑了起来,一位面相和善的秀才解释道:“这位仁兄,我们并非是刁难你,而是荆州习俗。”

        方运笑了笑,道:“无妨,一首诗而已。”

        方运着,迈步向上走,走了三步后,继续迈步,同时道:“一爬爬上最高楼。”

        众人一愣,刹那之后哄堂大笑,打断方运的话,几个年轻的童生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连那二也在偷笑。

        “这位仁兄,你三四十岁了,作了这种诗,竟然敢自己是读书人?我都替你臊得慌!”

        “若是这也能叫诗,那我的所有诗词都可镇国!”

        “还一爬爬上最高楼,也不怕摔着!”

        方运微笑着继续迈步上楼,很快来到楼梯口,扫视三楼后,道:“十二栏杆冲牛斗。”

        所有的笑声戛然而止。

        牛斗是指星辰牛宿和斗宿的位置,前一句还只是普通的一句话,可第二句马上这三楼的栏杆极高,有冲天之势,甚至能直指星空。

        虽算不得妙句,但两句连在一起,却要胜过寻常的诗句。所有读书人这才明白,那第一句是方运故意而为,一是为了与后一句形成鲜明的对比,二是设下圈套引诱他们上钩。

        那二的笑脸僵住,连秀才都不敢笑,他更不敢。

        方运登上三楼,楼梯口的几人急忙分开。

        方运一边迈步一边继续道:“张某不愿留名姓,恐压文界十四州!”

        若是寻常人作出这种霸道的诗词,必然会引发众人攻讦甚至嘲笑,但方运亲口出,携毕参之战胜利之余威,气势浩荡,一界独尊,万王俯首,让在场所有人心惊胆战。

        童生与秀才们连大气都不敢出,背后冷汗涔涔,只觉眼前之人无比伟岸,好似他只要一伸手,便能拍碎文界十四州。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