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575章 李广之威
  • 第1575章 李广之威

    作品:《儒道至圣

        城墙上的人族快步向前跑,站在城墙的边缘探出头向外望着。

        “万胜!”

        “万胜!”

        万众欢呼。

        所有人都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突然,一部分正在逃跑的妖蛮停下脚步,转身望着两界山,双眼通红,愤怒吼叫。

        所有将士脸上的笑容消失,许多士兵甚至手忙脚乱地拿出武器,做好战斗准备。

        这一年多的战斗实在凶险,所有人都被莫大的恐惧笼罩,即便这些妖蛮在十里之外展现攻城的意图,依然能让许多士兵本能防备。

        随着一些妖蛮的嚎叫,更多的妖蛮停下来。

        大量的妖蛮回头望着两界山,看着两界山下的无数妖蛮尸体,拼命嚎叫。

        所有懂妖语的人都能清晰听到它们在喊什么。

        “复仇!”

        “复仇!”

        许多人犹如被一盆冷水当头泼下,瞬间清醒,妖蛮可不是人族,更接近野兽,经常发生抗命不遵的事情,它们一旦双眼通红,便会失去理智,靠着本能战斗。

        这些妖蛮,有超过七成的可能会因为愤怒而返身攻城。

        那些刚刚登上城墙的各军最为失落,尤其是珠江军的将士,本来就来晚一步,没能看到方运诛妖的全过程,现在又可能遇到反击。

        “警戒!”响亮的声音穿过战场,所有将士立刻快步排成防守阵型。

        看到人族的动作,那些妖蛮嚎叫声更大,许多妖蛮喘着粗气,偶尔回头看一眼妖蛮城,见没有大妖王下令,便更想冲上界山城墙。

        许多人族将士口中发苦,本以为胜利在望,谁知道竟然因为杀戮太多,激发了妖蛮的本性。

        方运立于平步青云之上,背负双手,缓缓道:“本侯当场授业,诸位若愿接受,可诚心聆听。”

        众人一愣,豁然大悟。

        要学传世战诗,所有人都应该去圣庙,对着代表作者的诗词木牌弯腰鞠躬,后可学习。但是,如果原作者在近处,那可以直接进行战诗授业。

        诗君双手在身前交叠,深深作揖,起身后道:“请张先生指教。”

        “请张先生指教。”词君也立刻作揖。

        随后,城墙上的大多数大学士向方运作揖,口称代表老师身份的“先生”。

        但是,祺山军中的苟葆、靖郡王等大学士呆呆地看着方运,从《李广颂》发威开始,这些大学士就在发呆。

        方运轻轻点头,口诵战诗。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方运说完战诗成形,半透明的飞将军李广出现,但不过刹那之后,李广炸开,化为密密麻麻的光点,犹如一条条河流飞向界山城墙的大学士,凡是称方运为先生的大学士,皆有星光进入眉心。

        数息后,所有大学士露出喜悦之色,然后手持毛笔,开始纸上谈兵。

        诗成,数以百计的李广虚影出现在这些大学士的身后,而城墙上所有人都被厚实的半透明长城挡住。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刹那,城墙上的将士看到,原本还跃跃欲试的妖蛮眼中的血色迅速消散,然后拼命逃跑,几乎所有妖蛮都夹着尾巴,呜呜低鸣。

        方才四个李广都能屠灭万王,现在竟然出现上百李广,它们彻底吓破胆。

        所有妖蛮犹如惊弓之鸟,越跑越快。

        妖蛮撤军,本来要回到妖蛮城中,但妖蛮城的大门只有十数丈宽,数千万的妖蛮拼命冲锋,立刻发生踩踏事件。

        大量的妖蛮被踩在脚下。

        被踩的妖蛮身体强壮,但踩人的妖蛮同样不弱,可若是妖民倒地遇到妖侯,往往被一脚踩死。

        “废物!”

        一头皇者突然大骂一声,随后巨爪天降,就听砰地一声,城门口方圆百丈内所有妖蛮被拍成肉酱,腥臭的血液味四散。

        “留在城外!”

        逃跑的妖蛮大军停下脚步。

        所有的妖蛮不安地站在原地,不时偷偷望向两界山的方向,一旦看到李广的名将虚影,必然会心惊肉跳。

        一些妖蛮的心中甚至偶尔浮现亿万箭矢自天而降的恐怖场面,那已经不是战诗词,而是天灾!

        两界山上,众多将士松了口气,这才发现根本不用担心妖蛮反扑,这些妖蛮已经被李广吓破胆。

        “这一战,妖蛮士气已经崩溃!张侯爷当获首功!”诗君微笑道。

        “这是自然,毋庸置疑。”

        “陈先生所说的‘横绝*,扫空万古’,当真贴切。只有此等战诗,才能诛杀万王,让亿万妖蛮闻风丧胆。”

        “说到横绝*扫空万古,这评价比‘横空盘硬语’更高一层,仔细想想,张龙象的多首诗词有*万古之意。比如‘一将功成万骨枯’,比如‘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比如‘寸寸山河寸寸金’,即便是上一首传世战诗‘杀妖如草不闻声’,也有一种令人心跳加快的力量。”

        “前有方虚圣,后有张龙象,乃是人族鼎盛之标志。妖界有什么诸皇时代,我看,人族会开启文豪时代!”

        “战场果然是历练人的地方,若不入两界山,张鸣州绝对无法在短短数个月内连续创出两首传世战诗!”

        “这首《李广颂》古意盎然,悠远豪迈,即便不是战诗,也至少镇国,乃是一等一的好诗。”

        “能将时光与天地的转变拿捏得如此巧妙,战场意象如此宏大,张鸣州乃当世第一。”词君称赞。

        众人一愣,都说文无第一,所以“第一”这种说法非常少见,必然会引来误会,尤其经常有人拿张龙象与方运比,许多人都会避嫌,不同时提两人,可说到“第一”,众人不得不联想到方运。

        但是众人仔细一想,两人的风格的确有些差别,方运的风格多变,但张龙象的文风几乎固定,只论战场意象的话,张龙象的确稍胜半筹。

        一位老大学士立刻岔开话题,道:“李广虚圣的在天之灵,怕是会非常欣慰。”

        “是啊,死后仍能与妖蛮作战,是每位人族的荣幸。”

        “我倒是想知道张鸣州会获得多少军功!”

        所有人露出好奇之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