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568章 灰袍!灰袍!
  • 第1568章 灰袍!灰袍!

    作品:《儒道至圣

        “噗……”

        老翰林吐出一口血雾,这血雾与寻常的鲜血不同,晶莹剔透,犹如一颗颗血色的水晶,与此同时,他张开口,一把看似普通的才气古剑飞出。

        但仔细一看,这才气古剑十分奇怪,有几缕锈迹,但那锈迹与普通的铁锈不同,仿佛是鲜血与岁月铸就,好似是生命与时光凝结。

        那锈迹,散发着人性的光辉。

        带着锈迹的古剑进入血雾之中,快速吸收血雾。

        “身之所在,义之所存!吾血化碧,以全部之寿,换天地正气!”老翰林朗声说完,全身以极快的速度衰老。

        头发掉落飘散,皮肤干瘪缩水,身体渐渐矮小,灰袍越发宽大……

        但是,一道无形有质的奇特力量凭空凝聚,融入老翰林的才气古剑中,那力量浩瀚广袤,厚重凝实,隐隐有伟歌唱响,又仿佛携带芸芸众生的期盼与愤怒。

        才气古剑吸收血雾之后,剑身更加明亮,而那些铁锈轻轻震荡,没有消散反而慢慢融入剑身。

        老翰林微微一笑,双目如月,而古剑光芒如太阳。

        十万里妖界黯淡,八百里两界山无光,这一剑尽夺天地光辉。

        “去吧,老伙计……”

        老翰林的目光渐渐变暗,像送别多年的老友一样,充满了留恋与不舍,但,却无怨无悔。

        铿……

        藏锋二十载,声震三千里。

        千百妖王齐齐后退,数不清的妖蛮眼中仿佛写着两个字,疯子!

        老翰林在微笑,他的目光倒映一线剑光分天地。

        才气古剑在空中飞驰,一鸣,二鸣,三鸣,四鸣,五鸣,六鸣……七鸣!

        七倍音速的才气古剑蕴含着本来只有大儒才能掌控的天地正气,以绝世之资,隐悲鸣之音,撕裂长空。

        嗤……

        剑光掠过一头毒蛟王。

        毒蛟王低头看着自己心脏所在,一开始只是一点殷红,随后身体炸开,软软地倒在地上。

        一旁的狼蛮王感觉不对,伸手一抹脖子,感觉一抹湿意,随后发现天旋地转,狼头重重摔在地上。

        虎蛮王、牛蛮王、狗妖王……

        时间好像静止,战斗好像停止,众人看到一头又一头妖王或蛮王被一把快如电光的舌剑杀死。

        当杀死第七头妖王,才气古剑终于减速,而且在大幅度衰减。

        那老翰林身体轻晃,身边的四个灰袍急忙伸手扶他。但是,众人伸手碰触的地方,衣衫内部的身体都脆如薄饼,化为细粉轻轻散落。

        一头熊妖王露出劫后余生的喜悦,然后轻蔑地挥掌拍向面前几乎和蜗牛一样慢的才气古剑。

        “人族的废……”

        未等熊妖王把话说完,才气古剑突然炸裂,化为上万小剑,以比巅峰时期更快的速度向四面八方****。

        “……物……”熊妖王发着不完全的字音,全身被葬剑的力量射成筛子,重重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附近四头妖王遭到葬剑的攻击,虽然未死,但都遭受重创,惨叫着拼命逃跑,它们中剑的伤口犹如水落石灰,冒着浓浓的白烟,不断被天地正气侵蚀。

        但是,工家读书人早就暗中瞄准,四支光铁毒箭飞出,准确击中四头毫无防备的妖王,将其在两息内毒死。

        老翰林似是轻轻松了一口气,头颅微微下垂,随后全身化为粉尘,消散于无形。

        灰袍一缩,向地面滑落,身旁的中年灰袍进士伸手抓起,仔仔细细叠好,放到身边最年轻的灰袍的伸手,最后轻轻拍了拍老翰林的灰袍。

        最年轻的灰袍进士轻轻点头,神色平静。

        许多人不知道这位老翰林叫什么,但是,每个人都记得,这一天,在两界山上看到神圣的光辉。

        申国溃退的将士们停下脚步,默默地看着老翰林留下的灰袍。

        这位老翰林,藏锋二十余年,以一己之力杀了八头妖王,与工家读书人联手杀了四头妖王。

        方运看着老翰林消失的地方,许多人会忘却,但是,人族会铭记,自己会铭记老翰林最辉煌的时刻。

        这位老翰林,只是众多灰袍之一。

        几乎在同一时间,方运看到多位老翰林外放藏锋多年的唇枪舌剑,以所有寿命唤来天地正气,将平平凡凡的翰林唇枪舌剑,增强到大儒的层次。

        不过数息见,七百余妖王或蛮王被这些灰袍诛杀。

        第一批陨落的灰袍,都是年纪超过六十岁的老翰林。

        除他们之外,还有一些四五十岁的中年灰袍翰林,但是,这些中年灰袍翰林站得都较远。

        灰袍飘落,那些后撤的人族感到心中有什么东西被点燃,默默转身,迎向妖蛮诸王。

        战斗还在继续,即便藏锋二十年的灰袍翰林们陨落,也没能挡住妖蛮进攻的步伐。

        最后的巅峰妖王们即将登城。

        方运冲到城墙近处,算好距离,三诗同出,皆为大学士战诗《斩楼兰》。

        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

        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看。

        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

        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一首奋笔疾书,一首神来之笔,一首出口成章。

        方运右手虚握,一把三尺冰色长剑出现在身体左侧,然后猛地拔出,自下而上划过一个弧度,最后向正前方自上而下斩击。

        长剑裂天。

        斩雪剑携带漫天的雪花,飞快变大,化为一里长的巨剑,悄无声息地斩向一头正在冲锋的猪妖王。

        第一剑,猪妖王重伤。

        第二剑,猪妖王死亡。

        第三剑落,诛杀一头重伤的狼蛮王。

        第三把染血的斩雪剑消散后,方运余光看到,原本一直站在珠江军后方的五位灰袍,早就来到的城墙,他们五人站在一支败军之后。

        方运记得五个的名字,为首的高瘦翰林叫徐长祥,从见面起就带着黑色的口罩与灰袍帽子,其余人分别是胡诚、卢亭和白思闻,最后一个,就是那个不想让妖蛮看到眼泪的杜陵,很爱笑。

        方运看到,那徐长祥掀开灰袍帽子,露出花白的头发,然后缓缓摘下黑色的口罩。

        在口罩摘下来的一瞬间,方运愣住了,因为徐长祥的嘴竟然被针线缝上,只有双唇中间有吸管留下的痕迹。

        徐长祥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锋利的小刀,刀锋光洁,似乎刚刚磨过,然后划开缝着嘴唇的针线。

        鲜血喷出,生锈的才气古剑飞出。

        “身之所在,义之所存!吾血化碧,以全部之寿,换天地正气!”徐长祥用嘶哑的声音缓缓说出碧血丹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