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567章 皇者压阵
  • 第1567章 皇者压阵

    作品:《儒道至圣

        前面的上千蛮王,已经站在城头!

        方运全力加速,但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数里外的蛮王在城头大肆屠杀人族将士,而一部分妖王也刚刚登城,展开攻击。

        太阳未升起,妖界血月已经高悬,整座两界山城墙已经被血色笼罩。

        上千妖王蛮王所在的城头,一条条气血瀑布逆流而上,排开附近的天地元气,让人族的战诗词威力下降两成。

        那些妖王善于使用爪子或牙齿,或喷吐气血,直接有效,但那些蛮王几乎各个把气血凝聚成妖兵。

        一头虎蛮王手持一根十丈长的气血链锤,狠狠砸在两界山主力军第三十七军之中,链锤落地,立刻爆出透明的气浪,气浪与气血之力融合,方圆十余丈内的所有将士被气浪抛到空中,随后身体炸裂,漫天的碎块横飞。

        一头狼蛮王双手各握紧一把两丈巨刀,身体急速旋转冲入人群,全身的气血化为旋风,形成强大的保护层,而两把两丈长的巨刀如同绞肉机关,所过之处鲜血四溅,人头纷飞。

        更有多头蛮王用出圣相之击,凝聚血脉远祖之力,猛地击打地面,圣相之力向前方扇形范围攻击,地面气血疯狂向上冲击,犹如血雷连炸,撕裂人族的防护战诗,杀尽前方数十丈内的所有将士。

        不过,大多数的攻击被人族的防护战诗阻挡。

        方运心急如焚,但是平步青云速度实在有限,必须要再向前一些才能展开攻击。

        在蛮王妖王展开攻击的时候,人族也没有示弱,大量的大学士与翰林还以颜色,而数不清的机关开始攻击。

        最有效的便是光铁毒箭弩,一些工家读书人经验丰富,只瞄准那些近处的妖王或蛮王,五六支光铁毒箭攻击同一头妖王,那些妖王蛮王要么被直接击中毒杀,要么砍掉部分中毒的地方逃跑,要么凭借敏捷的反应能力打掉光铁毒箭。

        数息间,人族死伤惨重,甚至有三位大学士阵亡,但是,也有超过两百头蛮王第一时间被光铁毒箭杀死,还有相同数量的蛮王妖王遭到重创,不得不后退。

        但是,机关终究是机关,光铁毒箭很强大,可每一次发射需要近十息的时间,城墙下有源源不断的机关或光铁箭被运上来,但远水解不了近渴。

        这一次攻城的妖王和蛮王太强了,攻击得也太过突然。

        较远处那七千多头妖王与蛮王,犹如末日的使者一般冲来,它们的数量众多,气血呼应,竟然如大妖王大蛮王一样,形成气血赤潮。

        其中有数百头妖王蛮王明明只是寻常飞行,可是他们周身却有漆黑的龙卷风卷动,如降世魔王,气势恢宏,仿佛轻轻一抬手,就能击毁一城。

        这些周身有黑色飓风的都是巅峰妖王或蛮王,它们在万王大军的最后面压阵,一旦它们踏上两界山城墙,就是最终的一战。

        城墙上的许多将士此刻心中一片冰冷死寂,万军进士与万军妖王比起来,不值一提,也不堪一击。

        人族的几位大儒站在城头,而在数里外,过百位大妖王与大蛮王悬在天空,虎视眈眈,它们身边荡漾着方圆数丈的淡红色水波,仿佛置身缩小的气血海洋之中。

        更有三尊身体二十丈长的妖族皇者,一头虎妖皇,一头狼妖皇,一头蛇妖皇。

        三头皇者双目所视,空气燃烧;一呼一吸,狂风席卷;心跳如鼓,声传三里。

        三头皇者双目中倒映的不是前方的两界山,而是一片片破碎的虚空。

        皇者,是最接近半圣的强者。

        这三头皇者周身没有散发任何气血,只是和平常一样站在半空,但他们身后却有一片零散的微小星屑在沿着混乱的轨迹移动,留下一条条各异的细微轨道。那些星辰光点十分细小,比萤火虫的光芒还小,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凡是盯着那些星光轨迹的人,只要没有凝聚天命,立刻如遭星轨碾压,口鼻流血。

        那三尊皇者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在观战,却形成实质的威压,逼得所有人族大儒不敢动手。

        方运一边急行,一边在心中琢磨。

        “果然,诸皇时代已经到来。这些妖族皇者,仅仅是看外表就比寻常大妖王强太多。这些皇者的力量,已经难以衡量。都说大妖王可灭城,但一击之下最多让城市破碎,可这些皇者,一击便能让一座城市化为粉尘,制造出一片沙漠。”

        “寻常皇者背后未必有星轨隐现,但他们三头身后却有,再根据感应到的气息,这三头皇者极可能是祖神一族的皇者。诸皇时代来临,祖神一族的妖蛮必将彻底出世,与我人族展开生死对决。幸好,孔子乃是圣人,相当于祖神,孔家之后,必将出现与妖蛮皇者争锋的强者。”

        “但,人族需要时间……”

        方运离两界山城墙越来越近,但却快不过早已经准备好的妖蛮万王。

        此刻,已经有超过三千头妖王蛮王落在城墙之上!

        这些妖蛮上空的气血妖旗足足有百丈长,形成浓厚的威压,如粘稠的血液糊在每个人的鼻孔,让方圆十里内的人族喘不上气。

        五十支城防大军全线溃败,不断后退,大量的光铁毒箭疯狂射击,已经不在乎每一支箭比举人文宝更贵重。

        数支人族大军已经撤退到中线之后!

        方运心中一紧,眼中闪过一抹悲色,他的双眼深处,倒映的不是天空的妖月,不是三位皇者,不是妖蛮万王,甚至不是两界山的城墙,而是那一位位灰袍。

        一位又一位灰袍周身散发着淡白色的光芒,圣洁柔和,抚慰心灵,所有人的心神都被他们牵动。

        一支申国的大军节节败退,全军肝胆俱丧,每一个士兵的双目都被恐惧与悲伤占据,连绵无尽妖王威压以及瞬间化为肉泥的战友几乎击溃了他们的心防。

        他们身后的五位灰袍没有后退。

        申国大军之后,穿着灰袍的一位翰林和四位进士停下,在万千人群中逆流向前,脚步稳健。

        为首的老翰林轻轻点头,抬起手,猛地一拍胸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