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559章 寒梅著花未?
  • 第1559章 寒梅著花未?

    作品:《儒道至圣

        血芒界与文界不一样。

        血芒界之前势弱,是因为被血芒之力压制,现在血芒之力消失,而且正处于最快的成长期,所有人族都随之受益,每个人的各方面都会快速增强。

        现在的血芒人因为经历了血芒界的晋升,平均实力已经超过圣元大陆人,只有等血芒界完成成长,血芒人才会一代代衰弱,直到变成普通人,这时候身体会弱于圣元大陆人,之后再开始努力进步,不断提高。

        文界人之所以能在两界山长期作战,主要是因为文曲星裂,只有文界人不需要借助外力便可在其他各界居住的时候,文界人才算是完整的人族。

        文曲星裂加快了文界人的进步,但孔圣文界离完整的一界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次二十万血芒人必然都是精兵,再加上卫皇安是个天才,而谭禾木善于防守,这二十万人血芒军的实力绝对能排在两界山前三十之列。

        血芒界的龙纹米种植不断扩大规模,这些偶尔能吃上龙纹米的精兵不需要担心。

        血芒军还要训练一个月才能上战场,方运只是远远看了一眼便没有再关注,继续把精力放在自己身上。

        时间离十二月初四越来越近,在几次与祺山军的换防过程中,方运发现苟葆的脸色越来越差,偶尔会闪过一抹恨意。

        十一月二十,珠江军休息,方运在军营中读书。

        突然,官印紧急震动。

        方运立刻伸手去看,发现竟然是楚国祝融书院院长马志龙的紧急传书。

        “老夫愧对张鸣州。昨夜楚王召见,老夫迫于压力,今早辞去祝融书院院长一职,午后突然得到消息,令郎与同窗争执,抢先动手,最后寡不敌众,被四个孩子围殴,陷入昏迷。但……全荆州所有文位高于进士的医家人全被调走,而文位低于进士的大夫,医书难以直接相救,只能以寻常医术救治。据说令郎伤势甚重,若不提早治疗,怕是……落下病根。至于那四个打他的孩子,已经被各家的家长打断腿,扔在贵府门外。”

        方运瞬间扫遍传书,拍案而起。

        “楚王欺人太甚!”方运无比愤怒。

        咔嚓……

        桌子从中裂开一道裂缝,轰然塌下,文房四宝书籍纸页散落,吓得一旁的砚龟撒丫子就跑,墨女急忙冒头关切地看着方运。

        方运咬牙切齿,打架的都是半大的孩子,却生生把张经安打昏迷,定然是照着头往死里打,若此事没有预谋,方运一万个不相信。更何况,马志龙突然被逼辞职,全城的高文位医家人突然被调走,这种事,除了楚王其他人根本做不到。

        但是,方运知道,楚王既然敢做出这种事,定然已经销毁所有的证据,绝不可能被人抓到把柄。

        “楚王啊楚王,你若提前止步,本圣还要留你一个体面。现在你竟然对一个孩子下手,等了结两界山之事,本圣自会去楚国讨回公道。”方运眼中的狠色缓缓消散,快步向外走。

        不多时,方运找上西圣阁的执事,请西圣阁派人去荆州救张经安并保护三天,一切花费由他承担或者从军功中扣除。

        西圣阁执事立刻请示西圣阁阁老,西圣阁阁老立刻下令前去救人,并说这一切都是西圣阁应当做的,不用方运花一文钱。

        现在的张龙象,已经不是普通的文界人。

        随后,方运在两界山使用与雷廷真约定好的接头暗号,很快有一位大学士来拜访,方运提出一个要求,宗雷两家要么在三天内把张经安送入文界秘地,脱离楚王的势力范围,要么逼楚王自裁,任选其一,否则的话,退还一切宝物,终结一切合作。

        很快,方运收到西圣阁的文书,西圣阁派遣一位张家大学士前去救治,幸亏去的早,若是晚几个时辰,张经安的头脑会受到难以治愈的损伤,甚至可能会痴呆,永远无法凝聚文宫,即便是半圣也要消耗很大力量方可解决。现在经过那位医家大学士治疗,孩子已经安然无恙,休息几天便能生龙活虎,虽然医书吸收了几味神药才除掉孩子的病根,但张家的大学士表示顺手为之,不要任何补偿或报酬。

        方运联系到张仲景世家的那位大学士张苏木,传书感谢,并记住此人。

        当天夜里,宗雷两家接头的大学士前来,表示已经知道文界发生的事,逼楚王自裁关系重大,两家难以做到,但保证三天内送张经安去文界秘地。

        送走宗家的大学士,方运望着窗外。

        明月高挂,文曲悬天。

        此刻已经接近腊月,圣元大陆与文界等地已经天寒地冻,而两界山中气温却一如往常,不冷不热,被圣庙的力量控制。

        方运的眸子比月光更冷。

        第二天一早,珠江军登城,再度与祺山军换防相同的城段。

        在换防的过程中,方运扫过祺山军所有人,连普通的士兵都没有放过,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他们看似并不知张经安之事。

        方运站在原地不动,祺山军众将领走近之后,相互间甚至不点头问候。

        方运看向以苟葆为首的七位大学士,最后目光落在靖郡王的脸上。

        七位大学士都感受到方运的目光,脚步减缓。

        “靖郡王,本侯有一事想问。”方运面色平静,但双目中却发散着彻骨的寒意。

        七位大学士和其余祺山军将领心中暗惊,双方一直对立,可从未见到张龙象的目光如此充满恨意。而且,一位是王,一位是侯,爵位中间甚至还有一个公,差距极大,方运竟然不用谦称,还自称本侯,这语气谁都听得出来不善。

        众人停下脚步,靖郡王面色不悦,皱眉道:“张鸣州有何事要问?”

        整支祺山军停步,方运在他们之前,引来各处读书人的目光,一些大学士甚至不再去管妖蛮攻城,只盯着这里看。

        方运的目光缓缓扫过七位大学士,最后盯着靖郡王缓缓问:“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靖郡王愕然,听到方运这首诗的其余人也疑惑不解,方运在问,既然靖郡王从文界楚国来,自然知道荆州的事,那么在来两界山的时候,张府内窗前的梅花是否开放。

        随后,许多人反复读诗,发现没有特别之处,于是猜测这也许是在方运向靖郡王表达善意,同时也表达自己的思乡之情。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