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539章 《从军行》
  • 第1539章 《从军行》

    作品:《儒道至圣

        每一头妖侯都有气血铠甲与妖煞护身。

        最前面的一头犬妖侯连续遭到战诗骑士的攻击,闪亮的银枪准确击中它的胸口,它毫不在意,伸爪一挥,锋利的爪子如同切豆腐一样轻松切断银枪。

        但在他切断银枪的同时,三支长枪分别击中它的两肩与额头,强大的冲击力迫得它连连后退,它依旧满不在乎,轻蔑一笑,但两爪突然凝滞在半空中,然后低头一看。

        这些长枪竟然能刺透它的火焰妖煞,击中气血铠甲!

        气血铠甲毫发无损,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但是区区战诗骑士为何能洞穿堂堂妖侯的妖煞?哪怕是普通翰林以唇枪舌剑或战诗全力一击,也很难破开。

        这头犬妖侯立刻意识到,书写这个战诗的主人很不一般,它扫了一眼方运,怒吼一声,周身气血喷涌,瞬间震碎三杆银枪,但下一刹那,五根长枪从各个方向刺来。

        “蠢货!”犬妖侯轻蔑一笑,突然猛地向前方拍出,两爪的气血外涌,最后撞在一起,瞬间形成恐怖的锥形气血攻击。

        血光一闪,前方十四个战诗骑士全部破碎。

        犬妖侯正要攻向其他战诗骑士,身体却是一僵,因为它看到,每一个战诗骑士死亡后,组成他们身体的天地元气没有消散,而是凝聚成一件兵器。

        或是青铜战戈,或是一柄星光长剑,或是一张银月弓箭。

        整整十四件兵器同时发动,如闪电般飞掠天空,直取犬妖侯。

        犬妖侯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本能将全身的气血向前喷涌,形成一堵气血墙壁,同时拼命后退。

        四支长箭最先与犬妖侯的气血墙壁相遇,第一支立刻炸裂,第二支与第三支也炸裂,但第四支穿透气血墙壁,很快无力下落。

        四箭之后,气血墙壁崩溃。

        七把青铜战戈与三把星光长剑以四鸣的速度,眨眼间穿过犬妖侯的妖煞,击中犬妖侯的气血铠甲。

        三把青铜战戈与两把星光长剑最先与气血铠甲对撞,五道强大的力量炸开,瞬间把犬妖侯周身的气血铠甲震得碎粉。

        后面的四把青铜战戈与一把星光长剑,毫无阻碍地穿透犬妖侯的身体!

        “呃……”

        犬妖侯被强大的力量撞得向后高高飞起,在落地的时候,他低头一看,星光长剑在他的胸口留下尺许长的伤口,伤口血流如注。

        犬妖侯的心脏被斩碎,生机断绝,无法血肉重生。

        “这是什么样的力量,为何能在气血妖旗的庇护下将我瞬间杀死……”犬妖侯带着无法理解的疑惑,落在地上,死亡。

        看到这一幕,那些读书人们终于知道这首诗的恐怖之处。

        在接下来的数息内,多头妖侯蛮侯全力出手,杀死上千个骑兵,而那些战诗骑兵全部化为战诗兵器展开攻击。

        五息内,十九头妖侯与十二头蛮侯阵亡!

        百侯登城,未杀一人,却已折损三成。

        位于其他城段的几个妖蛮看到这一幕,吓得没站稳,竟然从城墙上掉下去。

        “不能杀这些战诗骑兵!绕过他们,攻击后面的人族!”一头蛮侯大吼一声,就向上跳起,要越过这些战诗骑兵。

        但是,十余骑高高跃起,长枪刺出,生生把那头蛮侯击退。

        妖侯蛮侯不过七十余,但现在战诗骑兵还有八千多!

        妖侯与蛮侯全被包围。

        陆续有妖侯蛮侯想要跳跃,但都被战诗骑兵阻挡。

        一头鼠妖侯灵机一动,道:“一个一个杀!就算气血铠甲稍有损伤,在杀第二个的时候,也会恢复。”

        “好!”妖侯们大喜。

        但是,珠江军众将却露出微笑。

        每个妖侯每息只能杀死一个战诗骑兵,七十个妖蛮要一百多息才能杀光这些战诗骑兵,而在这一百息内,珠江军众将士可以毫无顾忌出手!

        进士与翰林使用唇枪舌剑,举人与秀才使用战诗词,用出方运教他们的狼群战术,开始针对单个的妖侯展开攻击。

        其余弓弩手继续不断射击,攻击那些妖侯之下的妖蛮。

        看到妖侯蛮侯被包围,其余妖帅妖将等妖蛮立刻攻击那些战诗骑兵。

        一头牛妖帅直直撞向一个战诗骑兵,而那个战诗骑兵立刻调头向它冲锋。

        一妖一骑对撞,就见那骑兵巧妙地避开要害部位,以铠甲损失为代价,将长枪送入牛妖帅的胸膛,用力一绞一钻,枪尖透体而出。

        瞬杀妖帅。

        那些妖蛮顿时吓得停步,难以置信看着这些战诗骑兵。

        一直关注珠江军的读书人们也暗暗震惊。

        一般来说,只有那种一次唤出一两个战诗兵将的唤兵战诗,形成的战诗兵将会很强,唤兵战诗一旦数量过多,那么个体实力会止于妖将,只有大儒才可能唤出大量妖帅层次的战诗兵将。

        现在方运的普通战诗骑士竟然能一招杀死妖帅,意味着这些战诗兵将有顶尖妖帅的实力,怪不得它们可以凭借数量阻挡妖侯们,若是实力仅仅是妖将层次,再多也不可能拦得住妖侯。

        但是,妖蛮在攻城,即便明知道不是战诗骑兵的对手,它们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但方运仅仅分出五百战诗骑兵,便能挡住它们,然后配合弓弩手轻松射杀。

        被数千战诗骑兵包围的妖侯蛮侯们苦不堪言,他们不仅要承受战诗骑兵连绵不断的攻击,而且不能全力以赴快速杀死大量战诗骑兵,还要被人族的读书人不断攻击,几乎每隔数息就会有一头妖侯或蛮侯倒下。

        随着登城的妖蛮越来越多,战诗骑兵不断死亡,很快降到三千。

        一些妖侯暗中观察,一旦战诗骑兵再降一些,就无法形成有效的包围,他们可以强行冲出去。

        随后,这些妖侯发现,方运挥笔,书写战诗,依旧是这首《从军行》。

        新的一万战诗骑兵从天而降,把剩下的妖侯蛮侯彻底围困。

        妖侯蛮侯们露出绝望之色,有几头妖侯竟然突然全力出手,杀掉上百个战诗骑兵,最后被上百件兵器击中,直接被打成肉泥。

        许多人族轻轻松了口气。

        妖蛮的百侯登城,已经失败。

        这些人望着方运,难以想象他仅凭一首诗就破掉百侯联手,这可是妖海战术中最强的攻势。 .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