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537章 舌剑出动
  • 第1537章 舌剑出动

    作品:《儒道至圣

        不要说珠江军,就算是圣元军和古地军在换防的时候,都可能遇到问题,唯有两界山原住民组成的主力军,才会形成无缝换防,丝毫不影响战斗。

        方运早就料到这种情形,放下手中的书卷,仔细盯着前方。

        之前的七万大军已经退下城墙,新的七万大军全力攻击,可是由于妖蛮攻势太猛,这些第一次在两界山战斗的将士已经有些乱了方寸,三轮射变得非常凌乱,位于最前方的士兵极度紧张以至于全身僵硬,甚至连将校也变得慌乱,已经无法控制战诗将士从容作战。

        之前的翰林与进士经过磨合后,可以使用强大的狼群战术,以多杀一,迅速斩杀妖侯蛮侯,可现在,新的进士将军经常失误,已经有两头妖侯站在城墙之上,若不是顾忌张青枫与方运,两头妖侯早就跳进弓弩手的阵营中大开杀戒。

        远处的大学士露出失望之色,几个兵家大学士低声议论。

        “之前珠江军以多杀一非常有效,本以为是兵法的力量,现在看来,那并非是可以直接使用的兵法,只是那些人经过磨合后变得擅长合击。”

        “是啊,之前那些人很强,而现在,已经完全乱了套。文界人就是文界人,走顺风路谁都会,一旦遇到真正的强敌,还是咱们圣元大陆人更有韧性。”

        “可惜了,本以为人族又能多出一种兵法……”

        在妖蛮强大的攻势下,不仅珠江军陷入了混乱,过半的城段都出现相同的问题。

        但是,其中许多大军曾经多次经历换防,很快稳住阵势,唯有十四支文界大军始终难以稳定。

        所有文界大军不断后退,少数几支大军甚至出现了初步的败象。

        已经稳住局势的各军大学士望着文界大军,轻轻摇头,就在数个月前,一支文界新军在第一次换防的时候,七万人被全歼。

        文界新的十四支大军原本就不如之前文界大军精锐,现在整体后退,完全在众人的意料中。

        方运面色不变,微微摇头。

        “两界山果然残酷,部分人已经猜到妖蛮的战术,却不提醒,文界的这些大学士还是缺少磨砺。早在换防之前,我就明白,两军换防,妖蛮诸王看得清清楚楚,必然会趁机改变战术。果不其然,它们在换防阶段突然派出大量的妖侯。偏偏文界读书人实力普遍较差,没能迅速解决一开始的妖侯,导致城墙上的妖侯快速积累。”

        “这些妖侯明显是各族的精英,它们联手合作,配合气血妖旗,这些大学士已经难以快速将它们斩杀。于是,攻城的妖蛮就如同滚起的雪球,越来越强大。除非各军大学士不顾才气消耗全力出手,但那也就意味着,一旦有妖王加入攻城,他们只能撤退,所有军功清空,由其他大军接手,成为一生的污点。若是不撤退,就只能调动其他休息的十四万士兵死战,直到被大儒出手救助。”

        “普通大妖王未必会想到在换防时加强攻击,应该是精通兵法的蛮族……或者是妖皇下达的命令,怪不得之前妖海攻城中很少有妖侯蛮侯。”

        在方运思考的时候,珠江军节节后退,那些战诗兵将已经无法有效阻挡妖蛮,已经有少数珠江军士兵受伤。

        方运从平步青云上站起。

        夜色之下,一身青衣云服的方运并不起眼,但是,大量读书人的目光被方运吸引。

        方运轻轻张口,真龙古剑携带墨剑,犹如海洋中一大一小两头巨鲨,掀起滔天巨浪,游向猎物。

        真龙古剑划破夜空,附近所有人汗毛直立,身体被古剑中蕴含的杀意激发本能的自我保护。

        一些妖蛮本能向两边移动,不想跟这把古剑交锋。

        但是,一头鼠妖侯叽叽叫了两声,毫不畏惧地迎向真龙古剑,就见它的牙齿与爪子在黑夜中闪闪发亮,仿佛能洞穿万物。

        “四鸣古剑而已……”鼠妖侯全神贯注,在古剑靠近的一刹那,果断挥动利爪。

        唇枪舌剑攻强守弱,一旦被妖蛮击中,必然破损。

        但是,真龙古剑突然加速,瞬间突破五鸣。

        鼠妖侯愕然,只觉天地间一切突然变慢了,自己的利爪正在慢慢向前方的舌剑抓去,明明相距只有一尺远,可却感到自己好像在伸手去抓天边的月亮,永远无法到达。

        噗……

        真龙古剑毫无阻碍地穿透鼠妖侯的喉咙,其后的墨剑撕下它的头颅。

        妖血飞溅,让城墙上的血腥味又浓了一些。

        数百万人族与妖蛮还在战斗,可看到这一幕的人,却感到整座界山城墙在这一瞬间寂静无声。

        众多文界大学士为之骇然。

        不过,圣元大陆或两界山的许多大学士则只是轻轻点头,认可方运在舌剑方面的实力,并没有太过惊异。

        “不愧是千年来文界第一才子,连舌剑都如此强。不过,一般大学士的唇枪舌剑都超过四鸣,利用藏锋诗或其他手段,达到五鸣并不罕见。当然,在文界大学士之中,这个张龙象已经算得上佼佼者。”词君点头赞许。

        “想不到此人不仅诗词好,唇枪舌剑也如此了得。看到这一幕,我又想起最喜欢他所作的一首诗词。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若要了解张龙象,单看诗词还不行,看到他本人也不够,必须要看他亲自作战才算。”诗君道。

        “不错。”词君轻轻点头。

        诗君微笑道:“不少大学士不服气,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谁也想不到文界中竟然出现一位在全人族中都算是杰出之人。不过,就目前看来,除却诗词,他比起历代四大才子还差一线,更不用说未来的方虚圣。”

        词君莞尔一笑,道:“前些日子你还不死心,想要等方虚圣晋升大学士后与他文战一次,现在怎么突然认为方虚圣比你我高出一筹?”

        “他能从血芒古地活着出来,而且进入龙城遗址,成为血芒之主,单凭这一点,他一旦晋升大学士,就远在我之上,文战之说,权当戏言。”

        “你猜方虚圣还有多久成大学士?”

        “三年,不,既然有文曲星裂,最多两年!”诗君道。

        “差不多……咦?珠江军有难了!”词君突然向城墙外望去。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