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530章 功与过
  • 第1530章 功与过

    作品:《儒道至圣

        两界山军功簿已经正式更新,第九十五名赫然写着珠江军三个大字。

        其余各国的将领都匆匆走到城墙边,看到珠江军三个大字,喜忧参半。

        喜的是秦国的帝卫军下榜后,文界军在军功簿上全军覆没,现在楚国的珠江军给文界人争了一口气,可这份荣誉又只属于楚国,属于珠江军,不是自己国家。

        尤其是秦国的将领,忍不住唉声叹气,他们并没有嫉妒方运,只是有些不甘心。

        文界第一强国的大秦,竟然被楚国的珠江军压下,而且珠江军还不是楚国的四大上军之一,只是边军之一,这更让秦国将领难以接受。

        不过,各国大学士没有失去读书人的风度,纷纷亲自前往珠江军,向方运祝贺。

        和昨夜一样,只有苟葆和靖郡王没有去祝贺。

        张青枫十分高兴,道:“若是万空兄看到这一幕,一定会非常高兴。”

        王黎兴奋道:“一鼓作气,大战几日后,在两界山亮出咱们珠江军大旗!”

        附近的将领直翻白眼。

        苏伦苦笑道:“王将军,我看还是算了。在两界山竖起普通军旗很正常,可若是在城头亮出传承大旗,等于在挑衅所有人族大军。”

        王黎坦然道:“未必。等咱们珠江军登上军功簿第一的位置,那就可以亮出大旗!”

        周围的将领又开始用白眼看王黎,这位翰林真敢直说。

        不远处的苟葆突然用极为厌恶的口气舌绽春雷:“你们珠江军何时能闭嘴自省?每日大谈子虚乌有之事,如张万空曾经在两界山城头竖起珠江军大旗,如争军功簿第一,简直膨胀到极点!让两界山各军评评理,人族何曾有如此猖狂的读书人?”

        前方一位好事的两界山翰林问:“哦?祺山侯所说属实?你们珠江军竟然敢说曾经把大旗立在我们两界山城头?至少目前为止,除了孔家的定妖军,连两界山主力军都不敢说这种大话!你们文界人,就如此瞧不起天下英雄?”

        一位老大学士道:“算了,或许只是戏言而已,老夫不相信珠江军会狂妄到想把大旗立在城头之上,武运压万军。”

        苟葆挑拨道:“诸位若是不信,可以问问珠江军的张青枫和王黎等将军,他们在文界时亲口说过。还有张龙象的儿子张经安,在京城被其他孩子起了个外号,叫‘逆种祸害张经安’,从小就吹牛,说他们珠江军的上一代元帅曾经把珠江军的大旗插在两界山城头。王黎,你这个老匹夫难道不敢承认?”

        王黎面色通红。

        苟葆微笑道:“诸位也看到了,连这个脾气最暴躁的王黎都无话反驳,坐实了老夫方才说的话。珠江军的吹嘘之道,天下第一!”

        张青枫面色一沉,发觉势头不对,任由苟葆继续下去,不仅会被各军孤立,连珠江军的士气都会遭到打击。

        张青枫哈哈一笑,道:“敢问苟大学士,你们祺山军想不想争军功簿第一?敢问在场的所有人,哪一个人不想争军功簿第一?争第一仅仅意味着自大吗?争第一说明,我们珠江军要全力杀妖灭蛮!这年头,连要拼命杀妖灭蛮都不允许了吗?”

        苟葆冷笑道:“张大学士不要岔开话题,老夫只问一句,张龙象的父亲张万空,是不是曾经说过,他曾把珠江军大旗立在两界山城头?我只问一句,张万空是否说过?张经安是否说过!你们珠江军上下二十一万人,连一句实话都不敢说吗?”

        珠江军中鸦雀无声,将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清楚,再傻也不能在这种时候承认此事。

        方运一直坐在平步青云之上,闭目养神,一句话也不说,只是脑海浮现张经安那亮晶晶的大眼睛,想起分别时张经安说起张万空在两界山的事迹,想起张经安临行前的鼓励。

        “请父亲一定要像爷爷一样,将珠江军的大旗树立在两界山城头,让全荆州都知道,我张经安没有撒谎!”

        一位两界山大学士冷笑道:“既然不反驳,那就是默认此事!老夫这就将此事发布于论榜之上,让你们珠江军名扬天下!”

        一位大学士轻咳一声,道:“连兄,我看此事作罢吧,或许只是童言笑谈,界山城墙,以和为贵。”

        方运则睁开眼睛,望向那位大学士,那位大学士旁边,还站着另一个熟悉的人。

        两人正是词君与诗君,曾经的四大才子,后来诗君与方运争文名失败,自觉有错,于是自我流放到两界山,通过杀妖灭蛮来洗清罪责,而作为他的好友,词君也陪伴而来,反而留下一段佳话,人称‘诗不离词’。

        诗君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但一向大度的词君开口帮助方运。

        方运淡然一笑,当年在孔城的时候,词君即便跟诗君乃是至交好友,都毫不避嫌称赞自己诗词,可见此人心胸之宽阔。

        词君一开口,各界大学士便不再开口,词君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更何况两人周身元气震荡,隐隐有些难以控制,这是即将晋升大儒的迹象,不给词君面子就等于得罪未来两位大儒。

        但是,苟葆则得理不饶人,朗声道:“张龙象,本侯问你,张经安是否说过张万空曾经登临两界山之事?你若真是一条汉子,就回答老夫!”

        词君淡然看着苟葆,诗君则面露不悦之色。

        方运望着前方的妖蛮城与万千妖蛮大帐,道:“此地不是文界,本侯不做小儿般口舌之争。不过,本侯回答你,本侯确实未曾从家父口中听说过两界山之事。至于我珠江军最后如何,轮不到你来多嘴多舌。无非是见珠江军登上军功簿,你将要输个精光,所以心中不忿。昨夜你就喋喋不休,本侯懒得理你,不曾想你今日得寸进尺,令人厌恶。”

        所有人望向苟葆,方运一言戳中要害。

        苟葆面不改色,哈哈一笑,道:“心中不忿?不,这两界山中,有功必赏,有过必罚。现在之功,或许是他日之过!妖界停战,未必是怕了你那首破诗,极可能是将计就计,趁机养精蓄锐。待停战过后,会发动极为猛烈的攻势,两界山一旦有危险,你所谓的军功,将尽数化为过错!另外,下一次妖蛮攻击之日,就是我文界大军初战之时,珠江军若是全军覆没,我看你如何厚颜无耻说曾立功!”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