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508章 三剑诛蛮王
  • 第1508章 三剑诛蛮王

    作品:《儒道至圣

        第三个人影从万民文台上跃下,落在方运身上,化作光人。

        这是一员大将,外貌与张破岳极为相似。

        方运与将军光人同时握住第三把斩雪剑,这把剑乃是由方运亲手书成,也是最强的一剑。

        两人同样把斩雪剑放在左侧,随后,方运微微屈身,周身的元气突然疯狂涌动,如火焰向上喷发。

        在场所有的士兵,无论是人族还是蛮族,都被无形的力量压制,默默低下头,好像在向方运与那将军光人行礼。

        将军光人在握住斩雪剑的一刹那,便如万军之首,战场至尊,号令兵卒,无人不从,他不如士兵光人那般勇烈,也不如侠士光人那般无畏,他只是冷静地俯视天地,赢得战争,忠君,但更忠于国!

        长剑上升,横在左侧,方运握剑,迈出第三步,横向斩出。

        这一剑,凝聚一界之光华,吸纳一国之军威,仿若分天地清浊,定昼夜黑白!

        白光一扫,就见即将落地的虎鼎用尽全力挣扎与呼喊。

        “不……”

        噗!

        剑出时黑夜降临,剑尽时白昼显现。

        虎鼎被一剑齐胸斩断,击碎气血心脏,随后全身冻结,落在地上发出啪地一声,碎成无数块。

        三诗成后,方运每斩出一剑,只有一眨眼的时间。

        不过三眨眼的时间,虎鼎殒命。

        狐暮难以置信地望着方运,道:“你的剑怎么可能如此大,怎会如此强。”

        被狐暮抓在手里的鹿门侯喃喃自语:“此乃欲斩楼兰古城之剑,一剑出,万妖灭。”

        “好!好!好!百息大学士,三剑诛蛮王!”荀天凌连连称赞,眼中异彩连闪,完全被方才惊艳的三剑所震撼。

        “撤退!”狐暮老奸巨猾,瞬间做出决断,提着鹿门侯的脖子,转身向东海的方向逃去。

        其余四头蛮王先是一愣,跟着逃跑。

        那数万蛮族却吓得呆在原地,还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最强的银帐蛮王虎鼎这就死了?他可是一个能打两个人族大学士!就算虎鼎死了,己方不是还有五头蛮王吗,怎么就这么跑了?五头蛮王难道还杀不死一个……

        那些蛮族正想着,一把白色巨型斩雪剑仿佛旭日东升,照耀一界,如山岳落下,把受伤的蛮王豹齿劈成两半,豹齿竟然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

        直到这个时候,所有蛮族终于明白,五头蛮王的确杀不死这个恐怖的人族大学士。

        所有人看到,方运斩杀虎齿后,脚踏平步青云疾驰而去。

        平步青云擅长长途奔袭,短时间的爆发速度远不如蛮王全力奔跑,但所有人发现,方运的速度竟然还快于最慢的那头象霸,与熊蛮王相当!

        那象霸闷头奔跑,但跑了一会儿感觉不对,隐隐听到有人诵诗。

        “……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象霸只觉全身血液冻结,扭头一看,就见一把仿佛斩灭天地之冰雪巨剑迎面劈来,吓得肝胆尽丧,急忙以圣相之力出击。

        两种力量对撞,象霸整个身体砸进泥土里,伤而不死。

        但是,不过眨眼间,第二把斩雪剑劈下。

        “他的战诗怎会如此快,简直像是传说中的一息诗成……”象霸还未来得及调动全身的力量,就被巨大的斩雪剑击杀,尸体随着泥土埋入地底。

        远方的其余人没有丝毫的怀疑,因为在他们的感知和记忆里,方运是过了数息后诵出第二首《斩楼兰》,并非一息诗成。

        荀天凌望着方运疾驰东去的背影,感叹道:“人族方运破楼兰,文界龙象斩楼兰,怪不得听说诸皇时代即将到来,这张龙象,怕是会成为文界的文豪,位比诸皇。”

        说完,荀天凌看向骚动的蛮族大军。

        “我诛杀那些蛮侯,你们将其余蛮族一网打尽!”荀天凌脚踏平步青云飞向蛮族,外放礼道文台与唇枪舌剑,斩杀那些强大的蛮侯。

        张青枫高高举起佩剑,舌绽春雷:“杀!”

        “杀啊……”

        万军喊杀,士气冲天。

        数万蛮族疯狂逃窜。

        方运斩杀象霸之后,逼近熊狈,又连诵两诗,连出两剑,将其斩杀。

        直到临死前,熊狈都无法理解,这个张龙象的战诗为何这般强,哪怕蕴含文台之力,也不应该强得如此离谱。

        方运望向前方,耳畔呼呼生风。

        看到熊狈死亡,狼单与狐暮急忙靠近,低声聊了几句,狐暮一边从逃跑一边回头大喊:“张龙象,我之前就没想过要杀你,毕竟当年你父亲张万空饶过我一命,这次你也不要冲动,有话好好说,我们是爱好和平的蛮族。”

        “我倒是听说过,蛮族只分两种,暴徒和潜在的暴徒,不曾听说有爱好和平的蛮族。”方运道。

        “你看,我没有杀鹿门侯,说明我是真心诚意跟你谈。我希望用鹿门侯的命换我们的命,若是你不同意,我就大声传音,让你们人族大军都知道,是你杀了鹿门侯!到时候,鹿门军和楚王甚至许多楚国家族必然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逼迫你!你想想这些天所受的遭遇,你被羞辱,被蔑视,被打压,若是鹿门侯死了,一切都会加重百倍!”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兴趣。”方运道。

        “你停下来,我们相距十里传音,否则我就杀了鹿门侯!”狐暮大喊。

        “十里太远,一里吧。”方运道。

        “不行,一里太近!看来你还是想杀我们!”狐暮并不上当。

        “但十里太远,我怕你们逃跑。”方运道。

        “那就五里!你我现在相距三里,你别动,我们再前行两里就停下来。”狐暮道。

        “你当本侯是三岁小儿么?要么保持现在的距离谈判,要么等我追上你们。我不着急,平步青云消耗的才气很少,你们加速疾跑,时间久了必然会减速,我总会追上你们。”

        “你……那就保持三里,你我同时减慢速度,然后停下来谈判!”狐暮扭头看着方运,同时挥了挥鹿门侯。

        在急速奔跑的过程中,鹿门侯如同大汉手中的玩具,已经开始翻白眼。

        “好!我数数,数到三,一起减速,若是你们敢加速,哪怕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将你们诛杀!”方运舌绽春雷道。

        “不敢,我们绝对不敢,您的战诗神剑太强了,简直比当年的张万空还吓人。”狐暮心有余悸道,狼单急忙像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