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507章 斩雪剑诗
  • 第1507章 斩雪剑诗

    作品:《儒道至圣

        “那你稍等片刻,虎某解决这个大学士,就取你性命!”虎鼎说完,大步迈向方运。

        它一步迈出,跨越十余丈。

        虎鼎快速接近方运,他右手的气血之拳已经如同黑色的岩浆,让周围的空气扭曲,仿佛有毁灭一方的威力。

        方运微微垂下眼帘,似是在思索什么,随后,又一支大儒文宝笔从半空浮现,被神来之笔的力量控制着,饱蘸砚龟的墨汁,悬在半空。

        “谢虎鼎蛮王助我还当年游历北方之愿。”方运说着,手中之笔书写,神来之笔书写,与此同时,出口成章。

        凭借神来之笔与一心二用,方运三诗同出,只写同一首战诗。

        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

        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看。

        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

        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方运诵诗的声音在高空回荡,大学士口含天言,每个人面前都仿佛浮现整首诗的意象,天山即便到了五月,也没有春色与花朵,只有寒冷的冰雪,唯有听到笛子吹奏《折杨柳》这首曲子才知道这是春天。

        天山的那些战士与蛮族作战,白天在锣声与鼓声中作战,晚上抱着马鞍睡觉,随时准备战斗,看到这一幕,诗人心神激荡,愿意拿出手中的武器,一剑斩灭被蛮族占据的楼兰古城!

        诗成,原作宝光与首本宝光突现,诗页燃烧,化为一柄雪色玉柄的剑,剑尖向下,半空悬浮,散发着凛冽的寒光。

        神来之笔与出口成章同样形成一把剑。

        三把冰雪长剑悬浮在方运身前。

        所有人看到,以方运为中心的地面竟然开始结冰,寒气向四面八方扩散,并不断让地面冻结,发出细碎的声音。

        众多读书人心服口服,没想到方运刚成大学士,就能作出一首大学士战诗。

        虎鼎哈哈一笑,道:“区区三把剑而已,中看不中用,本王在此,看你如何斩!”

        方运淡然看着虎鼎,轻轻伸手握住第一把斩雪剑,与此同时,万民文台中的一个士兵突然跳出来然后扑到方运身上,化为一个透明的光人,正好把方运包裹在内。

        方运与士兵光人同时握住这把斩雪剑。

        没有人听到声响,但是每个人的心中都响起一个仿佛撕裂魂魄的呐喊,这呐喊中有愤怒,有迷茫,有犹豫,甚至有胆怯,但是,这些感情融合到一起形成的呐喊,却是不屈之勇!

        方运与士兵光人把斩雪剑置放于身体左侧,让剑如同挂在腰间,剑尖深入地面。

        方运右脚上前一步,挥剑上挑,就听嗤地一声,剑刃划开地面,带着一溜星火切开一条细细的剑痕。

        双方相距一里之远,按理说正常大学士的战诗绝对可以攻击到那个距离,但方运只不过手持一把三尺长剑,怎么都不像是能伤到一里外之人,所有读书人都屏住呼吸,不想看到无用的攻击。

        虎鼎脸上浮现轻蔑之色,距离如此远,此人还挥剑上挑,根本不可能伤到堂堂银帐蛮王。

        但是下一刹那,虎鼎面色突然剧变。

        那把明明只有三尺长的剑,在自后而前上挑的过程中,剑尖竟然一直没有露出地面。

        所有人看到,在方运与虎鼎之间的地面,瞬间裂开一个极长的大裂口。

        随后,一把硕大无朋的巨型斩雪剑露出真身,自土中上挑而出,同时带起沙尘向两侧飞溅。

        斩雪剑变大了!

        虎鼎猛地弯腰,挥拳攻击脚下的裂缝,因为巨大的斩雪剑刃正从裂缝之中飞快上升。

        轰!

        所有人看到,在文曲星光的照耀下,一把长过一里的巨型斩雪剑被方运握着,晶莹剔透,如冰似玉,击中虎鼎的右拳,而后把虎鼎击飞到天空。

        在长剑挑到天空的一瞬间,剑身炸开,化为漫天大雪纷纷下落,强劲的寒意遍布十里之内。

        位于半空的虎鼎哇地吐出一口血,而他右手那强大的气血之拳已经被斩破消散,右拳发麻,但不过刹那间,新的气血包裹右手形成气血护甲,妖煞火焰涌出,附着在气血铠甲之外。

        远处的蛮族长长松了口气,虎鼎毕竟是银帐蛮王,比方运高了一个境界,全力形成的气血之拳很强,绝对能挡住任何大学士的战诗。

        人族读书人则两眼瞪得溜圆,尤其是鹿门侯与韦长弦等鹿门军之人,没想到方运只用一首战诗,就能击碎虎鼎的全力一击,那气血之拳,绝对仅次于蛮王最强的圣相之击。

        虎鼎心中也松了口气,但是余光看到,包裹方运的士兵光人消失,又有一个侠客从万民文台上跳下,化为光人笼罩方运。

        凡是看到那侠客光人的人,无论身在何处,心中都升起死亡的危机感,只觉那侠客一怒,纵然面对万界之主,也有血溅五步之心,有击杀敌人之志,无惧生死,唯有义尽。

        方运与侠客依旧同时握剑,同时把剑置放于左身侧,但这一次不是向前上挑,而是挥剑上移,在剑尖指向正上空之时,举剑如山,然后狠狠向一里外的虎鼎斩去。

        这一次剑没有深入地下,每个人都看到,在当空下斩的过程中,这把斩雪剑瞬间扩大数百倍,犹如水晶铸就,带着明亮的光芒,当空劈向刚刚被击飞正在下落的虎鼎。

        另外五头蛮王并没有与方运战斗,但在看到斩雪剑下斩的一刹那,都下意识地后退。

        而正面对方运的虎鼎,心中的本能告诉它,这一剑中之必死,于是怒吼一声,身后浮现虎族蛮圣的虚影。

        圣相之击!

        “嗷……”

        虎鼎咆哮一声,高高举起右拳,就见他身后的蛮圣虚影也举起右拳,两者一同迎着斩雪剑击出。

        巨型斩雪剑如雷电闪落,正中虎鼎右拳。

        轰!

        半空炸开,无尽的光芒喷发,如星化雨,璀璨绚烂。

        众人听到一声惨叫,就见虎鼎向下坠落,而它的右臂炸成细碎的血肉,染红漫天大雪。

        虎鼎周身的气血铠甲与妖煞火焰全部消失,它的全身附着晶莹的寒冰,让它的身体变得无比迟缓。

        “这是少见的双相战诗,有剑之锋利,亦有冰之冻结,两者没有主次之分,而是有着同等强大的力量,之前龙象故意不去引动,等虎鼎受伤,气血与妖煞消耗,突然将其引发。”张青枫喜道。

        虎鼎不断向下掉落,眼中闪过一抹慌色,因为身体几乎被冻僵,连平稳落地都成问题,而自身还有更大的威胁。

        方运还有第三把斩雪剑。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