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496章 名将战诗
  • 第1496章 名将战诗

    作品:《儒道至圣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最终,汉太祖刘邦与楚霸王项羽得其鹿。

        鹿门侯唤出之人,便是楚霸王项羽。

        人族成大学士后,先得平步青云,后得文台,最后若境界足够或文采非凡,可写“名将战诗”。

        史家大学士直入史册中,以史书号令古代名士,而非史道读书人,除了凭借三境唤圣战诗词召来古代虚圣或帝王大儒,还可书写称颂古代名将的诗词,并且吸收战诗兵将的力量,唤出一位古代名将。

        不过,名将战诗并非是三境唤圣,也不是史道力量,纯粹是由元气凝聚而成,只得其形,不得其神,没有名将遗留在天地间的意念。

        名将战诗,不得名将之神念,但得名将之军势,聚兵成将,因而形成的是一尊纯粹但强大的武将,而非有文位的读书人。

        成为大儒后,可以使用更高层次的战诗。

        鹿门侯身为楚国人,钦慕项羽已久,在成大学士前便研究项羽历史,不断书写称颂项羽的诗词,终于在五年前,写出一首名将战诗。

        《霸王颂》

        项羽手持霸王枪,目光深邃,望着前方的蛮王,战意缓缓凝聚。

        楚霸王项羽一出,人族士气大振,尤其是鹿门军的士兵,开始为鹿门侯加油助威。

        “这位西楚霸王的气势,即便在圣元大陆也是少见。”荀天凌称赞道。

        “天凌过奖了。”鹿门侯少有地微微一笑,然后继续书写唤兵战诗,这一次,他写的也是《破竹吟》。

        九千重骑兵列阵,与项羽一起展开冲锋,攻向熊狈。

        有了兵士的名将,才算是完整的名将。

        鹿门侯完全不去管项羽,开始集中精力攻击狼单,而荀天凌则攻击三头蛮王中最具威胁的象霸。

        明明没有任何人指挥,可名将项羽如同活人一样带领九千重骑兵战斗,有了他的存在,战诗兵将变得格外不一样。

        这些战诗兵将变得更加灵活也更加聪明,他们甚至和活人一样,运用历史上所有出现过的兵法和战术对付蛮王熊狈。

        近不得身,就用弓箭射击,若熊狈要攻击鹿门侯或荀天凌,他们就想方设法阻挠。

        项羽本人更是不一般,他此刻虽然没有文位,不能使用战诗词或其他力量,但身体远强于蛮侯,他手中的霸王枪甚至能刺破熊狈身上的气血铠甲。

        熊狈很快发现,这个将军和其他战诗兵将不一样,神出鬼没,可以毫无阻碍地穿过其余的战诗兵将,每当想要攻击他的时候,都会被他轻易躲开。

        可当熊狈忽视掉项羽,项羽又会鬼魅般地出现在熊狈身后,以霸王枪展开攻击。

        熊狈身为蛮王,反应远超常人,可竟然拿这个项羽无可奈何。这个项羽远不如蛮王强大,但身为人族凝聚的力量,他总能提前判断出熊狈的动作,从而提前行动,或进攻,或躲避。

        鹿门侯偶尔看一眼项羽,一旦发现那些战诗兵将死伤严重,他会马上再度唤出战诗兵将,供项羽驱使。

        不多时,熊狈发现,若是继续下去,自己很可能被这些战诗兵将耗尽气血而亡,于是大吼一声,高高举起右拳,熊族圣山的虚影出现在它的拳头上,然后融入其中。

        天相之击。

        熊狈挥拳砸向地面。

        方圆百丈内的地面突然轻轻一震,大地开裂,裂开的地面纷纷飞起,鲜红色的气血洪流自下向上冲击,犹如火山喷出血色的岩浆。

        熊狈咧嘴一笑,他现在最强的力量是圣相之击,但一天也只能使用一次,要用来对付大学士,至于较弱的天相之击,可以连续使用数次,威力虽然稍差,但也强过普通的大学士战诗,足以粉碎所有战诗兵将。

        熊狈抬头一看,百丈内的所有兵将都被天相之力撕碎,而项羽带着部分战诗兵将站在百丈之外的地方,身上铠甲破损,除此之外再无大碍。

        “吼!”熊狈愤怒地大叫。

        接着,一队又一队战诗兵将补充到项羽的麾下,再次展开攻击。

        珠江军中军将军张青枫看着这一幕,轻轻叹了一口气,心道不愧是鹿门侯,凭借这首《霸王颂》,足以跻身楚国大学士前十之列。

        张青枫随后感到惋惜,这位名将只能阻挠而无法杀死熊狈,毕竟鹿门侯还不是文界最顶尖的大学士,更不用说跟圣元大陆的顶尖大学士比,听说圣元大陆最顶尖大学士唤出的名将,甚至能带领战诗兵将斩杀妖王蛮王!

        两位大学士与三头蛮王的战斗陷入胶着。

        战诗兵将不是万能的,三头蛮王经常会冲到两位大学士的近前,但两位大学士脚下有平步青云,可以快速移动,同时可以利用唇枪舌剑和文台化解攻势。

        太阳不断升高,两位大学士的才气渐渐稀少,而三头蛮王的气血也有些捉襟见肘。

        熊狈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大喊:“不打了,先恢复一些气血与力气再打!你们别想跑,咱们不死不休!”

        双方立刻收手,象霸望着荀天凌,晃动着鼻子,瓮声瓮气道:“你很厉害,我看得出来,你还没有全力以赴,你到底在隐藏什么?”

        狼单冷哼一声,道:“人族最为狡诈,他们两人手中一定隐藏着什么,比如圣页文宝之类的,一定要小心,一旦感觉危险就后退,我们只要不乱用圣相之力,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看来你们准备的很充足,不过为何不请另外三位蛮王联手?”荀天凌道。

        狼单嘿嘿一笑,道:“我们当然要有人守莲山关,不可能全部出动。”

        突然,一道舌绽春雷自广洲方向传来。

        “吾乃祺山侯苟葆,率领十万大军前去救援鹿门军,途中突然遭到两头蛮王率领五万蛮族攻击,且战且退,不知能撑多久,若鹿门侯未听到,请听到之人转告他。”

        苟葆的舌绽春雷如同传递死亡的葬乐一样,让鹿门军与珠江军的士气跌到底谷。

        所有人都盼着援军,却没想到援军竟然遭到攻击。

        方运从马车上下来,传音给张青枫:“我之前对你说过,蛮族可能使用‘围点打援’之法,你可转告鹿门侯?”

        “我已经暗中转告过,可他并未回话。”

        方运用尽全力大喊:“鹿门侯,事已至此,你还禁止我出手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