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495章 《破竹吟》
  • 第1495章 《破竹吟》

    作品:《儒道至圣

        狼单把一条烤牛腿连肉带骨头送入嘴中,然后如同咬脆骨一样,喀嚓喀嚓嚼碎,带着愉快的表情咽下去。

        “你们二人对我们三王?这不太好吧,我们蛮族沐浴孔圣教化,岂能做以多欺少之事?不妥,不妥!”狼单摇头晃脑。

        堂堂蛮王如此模样本来十分可笑,但人族却习以为常,因为在文界蛮族的传说中,它们的先祖被妖族迫害,孔圣见他们可怜,收入文界,可以享用文界半壁江山。

        后来孔圣故去,没来得及交代后事,这才引发两族大战。

        不过,随着蛮族从俘虏口中对万界了解越来越多,它们的观念有所松动,不过它们依旧奉孔圣为恩人,凡是遇到姓孔的俘虏,都会无条件送还人族,生怕孔圣留在天地间的意志降下雷霆之怒。

        大军前方,鹿门侯与荀天凌相视一眼。

        一位是白发苍苍的老者,一位是相貌英武的壮年,两人缓步向前走去。

        蛮王熊狈腾地一声站起,怒喝一声,道:“怎么?你们要趁象霸睡觉的时候偷袭?你们若是敢动手,我与狼单就冲到你们军阵中,屠杀那些小兵!”

        鹿门侯朗声道:“两位蛮王误会了,我们不过在遵循古老的方式,进行诸王对战,不伤及其他!怎么,你们蛮族难道胆怯了?谁平时总嘲笑我们人族,现在却甘心当缩头龟妖?”

        “狗东西!”熊狈大骂一声,冲向鹿门侯。

        狼单无奈道:“唉,你就是太冲动了。”狼单说完,原本清澈的双目瞬间变得血红,突出的狼嘴张开,露出锯子似的牙齿,猛地一蹿,全力奔跑。

        它的脚每一次下落,都会踩出一个大坑,每一次抬起,都会带起大量的泥土。

        突然,狼单周身浮现白雾,接着发出破空声,速度竟然突破了音速。

        象霸猛地一个鲤鱼打挺跃起,跟在狼单后面奔跑,发出砰砰的巨响。

        三头远远高于人族的蛮王分别从三个位置展开冲锋,直冲向鹿门侯与荀天凌。

        人族最怕偷袭,尤其是这种近处的突然袭击。双方相距三里,三头蛮王仅仅只需要五息便可抵达。

        荀天凌挥毫泼墨,毛笔在纸页上飞驰,不过两息,书写出半圣杜预的传世大学士战诗《破竹吟》,此诗乃是杜预成大学士后,伐吴时所书的战诗,唤出大量骑兵展开冲锋,势如破竹便语出于此。

        荀天凌收笔,战诗功成,就见前方有一大片白雾滚滚,元气震荡,眨眼间,白雾化为整整三千半透明的重骑兵,战诗骑兵兵分三路,悍不畏死冲向三头蛮王。

        每一骑皆被厚厚的黑铁覆盖,每一骑座下都是强劲的蛟马,每一骑的长枪都有丈许长,一往无前。

        三支骑兵展开冲锋之时,可见每一支队伍都像是一个整体,全被一层薄薄的光膜包裹,犹如一把大斧劈向竹子,只要劈开顶端,下面就会顺势开裂。

        这是人族最强的大学士战诗之一,也是最奇特的之一,合万军而成一体,是过半大学士主修的战诗词之一。

        荀天凌出身亚圣世家,韬光养晦多年,即便成大学士不久,也把这首《破竹吟》发挥得淋漓尽致。

        在场的文界读书人无不在心中暗叹,这人明明刚成大学士不久,这首《破竹吟》却比许多成大学士多年的人更有气势,完全掌握这首诗的精髓。

        三头蛮王本能地减缓速度,狼单急速转向绕开,而熊狈与象霸则与两支重骑兵正面开战。

        象霸甩出长鼻,鲜红的气血之力喷薄而出,与象鼻合二为一,瞬间膨胀,形成一根长达二十丈的血色象鼻,自天而降,砸入重骑兵队伍之中。

        轰……

        战诗重骑兵人仰马翻,纷纷破碎,地面开裂塌陷,大量的尘土碎石犹如喷泉向两侧喷发。后面的重骑兵迅速向两侧分开,绕过象霸的攻击路线,在前方重新合拢,犹如长梭直刺象霸。

        象霸面相狰狞,看似笨重,实则极为灵巧,一边避开重骑兵,一边展开攻击。

        蛮王熊狈相反,他竟然迎面冲向重骑兵中,挥舞着两臂,全身被如烈火一般的气血与妖煞包围,它每打出一拳,方圆三丈内的空间都会爆炸。

        “杀!杀!杀!”就见它快步向前冲,双拳在前面形成残影,同一时间可见十多个拳头,而他前方三丈内的气血之力犹如火焰爆开,连绵不绝,凡是靠近的战诗骑兵皆被炸成碎片,无一合之敌。

        蛮族看到这一幕,兴奋得嗷嗷直叫,恨不得马上参与战斗。

        人族士兵则个个胆寒,这两头蛮王明显还没用全力就已经如此强,若是用了全力,必然能一招毁灭千人的重骑兵队。

        狼单绕开冲向自己的那队重骑兵后,忍不住骂道:“两个蠢货,别玩了,直接冲上去杀了他们两个,速战速决!”

        两头蛮王根本不理会狼单,完全沉浸在战斗的愉悦中,一边向前一边攻击。

        狼单无奈一叹,不去管那两头蛮王,看向鹿门侯与荀天凌,眉头一皱计上心来,道:“鹿门侯,我要与你一对一!”

        “你说迟了!”

        鹿门侯与荀天凌两人同时张口,两把唇枪舌剑划破长空,斩向狼单。

        狼单当日就受过教训,立刻后退躲避,根本不敢继续向前。

        两把唇枪舌剑避开狼单后,并没有追击,两位大学士趁机不断吟诵唤兵诗,很快形成两万强大的战诗将士,守护他们并阻挠蛮王。

        鹿门侯的忠君文台与荀天凌的礼道文台悬浮在两人的头顶,文台长宽高虽不同,但都接近一丈,是他们最强的手段。

        文台、唇枪舌剑与战诗骑兵,构成了三层的战斗力量,随后,荀天凌开始使用大学士战诗词展开攻击。

        鹿门侯身为诚意境大学士,再度提笔书写,引动方圆百里的空气为之震荡,声势骇人。

        所有蛮族露出慎重之色,而军中许多读书人露出羡慕之色。

        鹿门侯写完,诗页飘飞,他之前唤出的上万战诗兵将突然炸裂成雾状的天地元气,白蒙蒙一片。

        刹那之后,雾状天地元气急剧收缩,全部融入鹿门侯的诗页之中。

        诗页燃烧,化为一人一马落地。

        此人身穿紫金甲,披着红色大氅,身高八尺,周身黑雾缭绕,座下一匹纯黑色的龙马,相貌英武,双目之中竟然各有两个瞳孔。

        重瞳之人。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