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494章 象霸
  • 第1494章 象霸

    作品:《儒道至圣

        哪怕是最弱的鼠蛮人,两条手臂都比成年人族的腿粗。

        每头蛮族的身上都冒出一条极淡的红色雾状线,所有的红线连到高空一面血红色的大旗之上。

        气血妖旗。

        只要没有把它们的身体直接斩断或重创它们的弱,那他们的伤势就等于由气血妖旗之下所有蛮族分担,伤口会在数息内愈合。

        突然,大地震动,左前方尘土飞扬。

        鹿门军的众多军旗并没有遮挡侧面,方运扭头看去,那里仿佛卷起型的沙尘暴。

        在沙尘暴的里面,有一个硕大的黑影。

        那是一头三丈高的巨人在奔跑,不过那人的头部是大象的模样。

        “是象蛮王!”

        “莲山关原本的五头蛮王中,有一头叫象霸的,据脾气很大!”

        “他在做什么?”

        就见那头象蛮王冲到大军数里外后,突然高高跃起,然后重重落下。

        轰!

        澎湃的气血之力由他的双足沿着地面向四面八方扩散。

        以象蛮王为中心,方圆一里内的地面出现数不清的裂痕,有的地方凹陷,有的地方突出,原本平整的地面变得参差不齐。

        象霸接着又是一跳,落在百丈之外,然后接连跳跃,不断践踏大地。

        “完了……”方运默默在心里叹气。

        大军唯一突围的方法,就是集中所有的骑兵,展开穿凿,全力一拼,或许还有机会,但当象霸破坏地形后,士兵不是不可以奔跑,但绝不可能形成冲锋,失去速度,就意味着失去突围的可能。

        唯有胜利,方可继续前行。

        方运扫视前方,看到除了象霸在不断跳跃破坏地形,另外两头蛮王一动不动,好像在当观众。

        方运见过两头蛮王,分别是熊狈和狼单。

        “这里只有三头蛮王,莲山关的其余三头蛮王在哪里?尤其是那头神秘但狡诈的蛮王狐暮,它隐藏在里面,还是在别【∷【∷【∷【∷,m.≡.c◇om的地方?”

        方运扫遍蛮族大军,除了有少数狐蛮人在用粗浅的幻术,其余蛮族都没有运用幻术,因为所有幻术都瞒不过方运的双眼。

        “莫非他们像之前的狼单一样,凭借强大的气血缩身体?这个可能性很,他们用过一次,不会再用第二次。”

        方运正想着,鹿门侯突然深吸一口气,舌绽春雷,声传数百里。

        “珠城将士听命,本帅与大军被蛮族挡在珠城两百余里外,马上向祺山军以及朝廷求救。”

        随后,负责看守珠城的翰林将军舌绽春雷:“大人还有何指教?”

        “节省才气,另,不要透露援军行踪!”鹿门侯只了四个字,身为大学士,声传百里消耗不了太多才气,但面对三头蛮王,无论怎样节省都不为过。

        “遵命!”守城的翰林将军回应。

        听到援军二字,方运隐约猜到一个可能,但想想可能性很,于是暗中传音给张青枫,让张青枫想办法告诉鹿门侯。方运知道若是自己告诉鹿门侯,对方不仅不会听信,反而会以为自己别有用心。

        “到底张万空做了什么,让楚王和鹿门侯等人坚信他是逆种?不过,现在似乎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可能死在这里。”

        方运思绪起伏,人族善守,妖蛮善攻,这是众所周知的事,人族唯一可以与妖蛮对攻的就是重骑兵冲锋,可现在骑兵被废,大军除了被动防守别无他法。

        一旦与蛮族展开正面冲杀,让蛮族冲进军阵中,人族必输无疑。

        “所以,战斗必然会演变成蛮族攻而人族守的局面。这里的蛮族和圣元大陆的不一样,它们没有同归于尽的心态,所以会尽可能减少伤亡,也就意味着战斗烈度不会太高。四十万大军防守的话,这十万蛮族在两三日内未必能攻破。鹿门侯不让我参战,我也不能白白浪费时间。”

        方运想了想,翻身下马,就地盘坐,双目紧闭,一心二用,本身和神念同时背诵众圣经典。

        方运心中默念,而神念则在文宫之中大声朗诵众圣经典,从众经之源的《易经》开始背,一字不落,一本接着一本。

        众圣经典有着莫大的威能,方运的神念每吐出一个字,整座文宫都形成微不可查的震动,而每一次震动过后,楚国国运形成的无形压力就减轻一丝。

        楚国国运的压力了,方运才气烟柱化云的速度就加快。

        除此之外,众圣经典的每一个文字都如同在清洗整座文宫,文宫墙壁、文心灯火、文胆、文宫星辰、文宫雕像、才气等等所有的一切,都被众圣经典的力量洗礼。

        诵读众圣经典便是人族最基础的修行方式。

        周围的人突然发现方运的气质发生了变化,庄严肃穆,伟岸挺拔,让人心生景仰,不敢靠近。

        有经验的苏伦立刻知道方运在修习,正在全力突破,正要让人围住方运,但转念一想,调来一辆马车,让士兵把方运抬到马车内。

        失去了冲锋的可能,鹿门侯当机立断,命令士兵摆开防守阵型,同时命令韦长弦舌绽春雷,为大军打气。

        韦长弦口才极好,寥寥几句就让士兵升起希望,开始坚守,等待救援。

        时间慢慢过去,众人发现,那头蛮王象霸就跟皮球似的,跳遍周围的地面,然后满身大汗跑回蛮族阵营里呼呼大睡,众多象蛮人围在它身边,用硕大的耳朵为它扇风。

        蛮王熊狈与狼单坐在蛮军阵前,一边喝酒一边吃着人族俘虏为他们制作的卤肉。

        蛮军竟然没有攻打的意思。

        狼单吃饱喝足,笑嘻嘻大喊:“我的张老弟呢?还被鹿门侯欺负?本王看你是个人才,不如和你爹一起投靠我蛮族吧。”

        旁边有一头熊蛮侯低声问:“珠江侯真的投靠咱们了?”

        在大多数蛮族的心中,只有张万空是珠江侯。

        狼单白了那头熊蛮侯一眼,道:“当然,我可以作证!”

        韦长弦恨不得狼单的是事实,可他只能舌绽春雷通传全军,这是蛮族的诡计,在离间人族。

        狼单立刻抓住这个漏洞,大声喊道:“如果我的是假的,鹿门侯怎么可能打压张老弟?当然,也有另一个可能,鹿门侯有逆种嫌疑,他在陷害张龙象。鹿老弟,张龙象没逆种,你逆种了,快过来和我们一起为蛮族而战!”

        鹿门侯舌绽春雷道:“多无益,我看,不如我们两个大学士与你们三头蛮王一战,如何?”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