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493章 蛮族出现
  • 第1493章 蛮族出现

    作品:《儒道至圣

        三十八万战兵和十万辅兵形成营帐连绵不绝,在黑夜火把的照耀下,整座大营人影晃动,一片混乱。

        马匹的嘶鸣,车轮的滚动声,军官的喝骂声,甚至还搀杂着阵阵轻呼。

        方运骑着马在亲卫军中巡视,不断下达命令。

        “快!营帐不要了,全都扔掉!”

        “把武器带好,这是撤退,不是逃亡!就算是逃亡,军人也应该留一把武器,我们无法选择如何生,但我们可以选择如何死!”

        “不要丢弃干粮!这里离珠城还有一段距离,至少要带足三天的口粮,避免意外发生!”

        在下命令的空隙,方运舌绽春雷联系不远处的珠江军将领,即便很多将领并不听他的命令,也都稍稍作答。

        方运故意问一些稳定军心的话,很快,整支珠江军便稳定下来,有条不紊地准备离开。

        不多时,鹿门军也稳了下来,两支大军调转方向,向珠城前进。

        “跑步前行!”鹿门侯苍老沉稳的声音传遍全城。

        方运听到这个声音,意识到危机比自己原本想象的更加严重,可惜自己现在不能升空,否则一定会看到远处到底有没有敌人。

        接着,鹿门侯发布命令,鹿门军在前,命珠江军的后军押后。

        星夜之下,大军疾跑,方圆数十里的大地仿佛被巨大的碾子不断碾过,尘土飞扬。

        这些士兵都获得壮行诗的加持,身体远强于普通人,他们的奔跑速度很快。

        “此地离珠江城约三百里,这些士兵一时能跑二十里,加上休息时间,最多十二个时后,我们就可以回到珠城。”方运骑在马上,冷静地向四周张望。

        方运向大军的前方看了一眼,鹿门军军旗最密集处,人影憧憧,看不到鹿门侯的身影。

        “哼……”方运轻轻冷哼一声,鹿门侯明明发现问题,却不具体状况,完全不把二十一万珠江军的人命放在心上,一旦有意外发生,整个珠江军必然会陷入混乱±±±±,m.≈.co≤m之中,而早有准备的鹿门军却可以从容应对。

        天黑夜深时,杀机心中起。

        方运抬头望了一眼天空正中的文曲星。

        文曲星接近圣元大陆,所以圣元大陆的文曲星如同月亮,而从孔圣文界看,文曲星只不过比北极星亮,远远比不上月亮。

        时间缓缓过去,好像有无形大手揭开天边的夜空,一层又一层,让夜色渐渐变浅,由黑变蓝。

        当天空泛起第一缕鱼肚白之时,鹿门侯的声音再度传遍大军上空。

        “蛮族在前,全军待命!”

        号角长鸣。

        正在奔跑的数十万人迅速停下,拿起武器,准备作战。

        “我去去就来,苏伦,你指挥亲卫军!”方运着,一夹马肚,从两支队伍的缝隙中加速向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方运很快超过珠江军的前军,抵达鹿门军后方,正要继续前进,鹿门侯阴沉的声音在耳边炸响。

        “滚回去待命,本帅绝不会再第二句!”

        方运热血上涌,怒火中烧,差一就要当众舌绽春雷质问鹿门侯,但那等于给鹿门侯把柄,于是勒住战马,传音并暗暗蕴藏文胆之力,以更大的声音在鹿门侯耳边炸开。

        “你是元帅不假,但我们珠江军有知情权!我们不是奴才,是楚**人!你必须告诉我们基本的情况,否则就是在让珠江军送死!”

        “哦?那老夫便告诉你基本情况,蛮族在前方拦住我们回珠城的去路……”

        随后,鹿门侯突然由传音改为舌绽春雷:“蛮族断我等退路,为防大军之中有人与他们暗通款曲,本帅命令,剥夺珠江侯张龙象军权,他一旦有任何异动,任何人可就地格杀!苏伦,本帅命你严加看管张龙象,一旦他离开平江军,老夫将你一同按逆种论处!”

        珠江军的众多将士简直气炸了肺,没想到在这种危急时刻,鹿门侯竟然还打压珠江侯。

        前将军王黎含怒舌绽春雷道:“鹿门侯,写出传世《春望》之人,对人族功劳之大,甚至远在你鹿门侯之上,你在此时剥夺他的军权、怀疑他是逆种,难道不是公报私仇吗?”

        鹿门侯的声音响起:“念在你为国多年,方才罔顾军令舌绽春雷之事既往不咎,如若敢再违抗军令,休怪老夫当场行军法!”

        “******!”王黎突然大骂,这一次,他没有使用舌绽春雷,但在场所有的进士与翰林都可以听到,更不用身为大学士的鹿门侯。

        前将军张青枫咬着牙,银白的头发在晨风中轻动。

        方运坐在蛟马之上,微微眯着眼,望着前方密密麻麻的鹿门军军旗,调转马头,转身回返亲卫军中。

        天空明明晴朗,但每个人都觉得头有一片沉甸甸的乌云,让人胸口发闷。

        方运回到亲卫军中,苏伦沉着脸道:“侯爷,得罪了,在下终究先是楚国的将军,才是珠江军的将军。当然,若是有张老将军一句话,另当别论。”

        方运听得明白,苏伦是,他必须要听从鹿门侯的命令,不会为了自己违背命令,但可以为了张青枫违背。

        方运头,什么都没,返回亲卫军之中,回到平山营的保护中。

        亲卫军中有支一千人的骑兵营,是亲卫军中最精锐的人,专司保护珠江侯。

        明明大敌当前,许多珠江军士兵却在低声咒骂,在他们看来,无论如何,珠江侯都是自己人。

        方运骑着黑色蛟马,面无表情,但任何人都能看到他双目中那片阴沉的夜空,那片夜空中没有日月星辰,只有浓浓的乌云。

        不多时,所有人都看到,前方出现密密麻麻的蛮族。

        那些蛮族兽头人身,排着散乱的队伍徐徐向前。

        一头虎蛮正流着口水,淌到身上,淋湿一大片胸毛。

        一头狼蛮的双目透红,正用坚硬的骨头摩擦自己的牙齿,好让牙齿变得更锋利。

        一头牛蛮轻轻扭了扭手腕,转了转脖子,伸手摸了摸头上的牛角,牛角之上,隐隐有干涸的血迹。

        这些蛮族有的一丝不挂,毫不在意暴露的部位,有的身穿兽皮外衣,但凌乱不堪。

        大多数蛮族手中没有任何武器,他们相信自己的爪牙,只有少数蛮族手持少数兵器,都是一些粗糙的大锤或大斧,看上去格外粗犷却又让人心惊。

        无论这些蛮族多么奇形怪状,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身体充满了力量,周身气血涌动,有着远远超过人族的力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