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490章 群情激奋
  • 第1490章 群情激奋

    作品:《儒道至圣

        王黎道:“我们便在这里等结果吧,有了结果再下山。”

        “好!今日先谈诗论文,不过,我等不能空谈,要各自准备一首与此时此刻有关的诗词,待离开之事,书于此处。待以后在珠城所作诗词增多,可结集出版。”张青枫道。

        “好!”其余几位将军双眼发亮,现在方运文名如日中天,而且有了传世奇诗,若能与他结集出版,在后世定然会被人提起。

        方运微笑点点头。

        时间慢慢过去,直到午后,张青枫才手持官印道:“朝会结束,争议很大。”

        方运道:“你说说。”

        “您作出传世诗词,功莫大焉,理当获得重赏。但是,少数人以‘国破山河在’的‘国破’诅咒楚国灭国为由,要求废除一切赏赐。一部分人却认为,这国破明显是指已经沦陷的国土,楚国有所残破是事实,并非指国家破灭,理当重赏,否则必当举世哗然。”

        “状如疯狗!”王黎忍不住大骂,其余将军也面有怒色。

        张青枫继续道:“这首传世诗词即将被圣院审议,不出意外,您会获得极多的军功。那可是圣院军功,异常珍贵。连圣院都承认您的军功,楚国为何不承认?一些正直的御史和官员据理力争,他们之中曾有人弹劾您,但现在却站在公义的一方。”

        “若有机会,定当相谢。”方运道。

        “结果如何?”王黎问。

        张青枫苦笑道:“最后争执不下,由楚王定夺,楚王只问了一句‘传世之人若逆种,当如何’,一时间百官沉默,最后事情不了了之。若我所料不错,楚王既不会赏赐,也不会否定赏赐,怕是会拖,拖到众人淡忘此事,或者拖到……”

        张青枫没有说下去,所有人注视着方运。

        方运淡然一笑,知道张青枫是想说楚王要拖到自己死。

        王黎冷笑道:“不可能!楚王再蠢也不可能杀一位传世之人。”

        “他可以借刀杀人。”张青枫道。

        多位将军轻叹。

        突然,王黎一愣,然后放声大笑。

        “怎么?”众人诧异地看着这位老将军。

        王黎笑道:“我在赵国的好友传书,告诉我一件大事,你们猜是何事?”

        “少卖关子,快说!”张青枫道。

        “就在一刻钟前,赵王突然发布王命,宣布把楚国祝融书院编撰的《张龙象教子》一文,列为赵国蒙童必读书籍之列。”王黎说完开怀大笑。

        “好!”张青枫猛地一拍大腿。

        “赵国不愧是能与秦国比肩的大国,赵王如此眼光、如此胸怀,令人佩服!”

        “这一巴掌,打得狠啊!痛快!痛快!”王黎拿起茶水当酒喝。

        无人附和,但都知道王黎说的这巴掌打在谁的脸上。

        “末将以茶代酒祝贺侯爷文名直上,鹏程万里!”苏伦举起茶杯道。

        “多谢!”方运笑着碰杯饮茶。

        “现在的论榜一定很热闹,咱们去看看!”

        在场的十人都拿起官印,进入论榜。

        方运第一眼看到一篇文章名为《论张龙象》,仔细一看作者,竟然是赵国丞相!

        方运快速浏览全文,发现这篇文章是以自己为例,论用人之道,文中处处影射楚国。

        赵国权势最大的两人竟然联手抬一人之文名!

        方运快速阅读下面各国读书人的回复,所有人都在称赞赵王与赵相的气度,甚至有人鼓动方运干脆投靠赵国算了。

        “龙象吞炭以谢。”方运回复了六个字。

        很快有人发现方运的回复,几乎所有人露出奇特的笑容,纷纷跟随回复。

        春秋战国时期,义士豫让为报主,刺杀赵襄子,事败。

        赵襄子念在他是义士,将其释放。豫让为继续报仇,改变形貌,全身涂漆,吞炭变哑,上街乞讨,连亲人都认不出他。于是他暗伏桥下,再次刺杀赵襄子,又被赵襄子卫兵所擒。这一次赵襄子不能放过他,于是他求得赵襄子外衣,以剑击其衣,以示为主报仇,后自杀。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便是《史记》中豫让留下的名言。

        而那位赵襄子,是赵国实际上的创始人,因为赠衣豫让,颇受读书人推崇。

        方运此刻以豫让与赵襄子的典故回答,十分耐人寻味。

        很快有人在下面称赞:“豫让吞炭日,赵襄解衣时。龙象临危难,赵王再赠衣。”

        很快有人拿赵王和楚王的话对比,整个论榜几乎呈现一面倒,九成九的人都在抨击楚国,甚至有人直言楚王是昏君。

        各种小道消息充斥着论榜。

        有传言说,各国君王私底下嘲笑楚王,还有人准备把方运以朝见周天子的名义接走。

        面对各国暴风骤雨般的攻击,楚国文武百官如同霜打的茄子一样,突然蔫了,根本没人在论榜上出现。

        方运正看着论榜,秦国丞相祝奉穹传书。

        “你趁热打铁,再写一首充满悲愤的诗词,火上浇油,让更多人知道你的困境,我们也好帮你提升文名。待风波平息,你再写几首风花雪月之诗词,缓和你与楚王之间的矛盾。”

        “若是楚王狗急跳墙,提前杀我,又当如何?”方运道。

        “他绝不敢杀你,去吧,速速写一首。”祝奉穹的字里行间有些不耐烦,似乎十分繁忙。

        “本侯写不了!”方运不客气地回复。

        “哦?你是在抗拒老夫的命令?你可知,上一个违抗老夫之人,被剁去四肢送入粪桶!老夫今日若非有要事处理,岂能容你!”

        “你不要得寸进尺!”方运怒了。

        “放肆!便是七国诸侯也不敢说老夫得寸进尺!不要以为写了一首传世诗词就可凌驾于老夫之上。是我们捧高你的文名,也可把你碾进泥里,让你一文不值!”

        “可笑之极!你们若真能找到他人,早就去捧他们文名然后去挑战方虚圣!若是我没猜错,你们早就试过捧过其他人,可谁的文名能与方虚圣相提并论?他们的文章就算加到一起,也未必有方虚圣一页镇国重!祝丞相,我张龙象终究是一位翰林,很懂分寸,不劳您敲打!新的悲愤诗,我不会写一个字!”

        方运冷冷一笑,若自己真是张龙象,为了活命,在祝奉穹面前大概会矮一头,毕竟对方是大学士,而且是秦国丞相,能把亿万民众玩弄于股掌之间,但,自己终究不是张龙象。

        “区区一个大学士,也敢对我颐指气使,等第九山之事结束,咱们新账旧账一起算!到那时,我看你如何让我一文不值!”

        方运不去管祝奉穹,继续浏览论榜.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