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489章 海边别院
  • 第1489章 海边别院

    作品:《儒道至圣

        珠城的墨知书院中,一位老秀才站在讲台之上,面对学堂的蒙童,满面春风。

        “你们恐怕已经听过《春望》一诗,但你们并不清楚这首诗的真正意义。所有的诗词,可以笼统地分为两大类,战诗词与非战诗词。战诗词是根据文位而分,简单易懂,那么,谁知道非战诗词以何种方式分类?罗蒙,你来说说。”

        就见一个小蒙童站起来,用清亮的声音道:“是,先生。非战诗词可提高文名,由低到高分别为出县、达府、鸣州、镇国和传天下。还有更高的惊圣,一般来说,诗词不惊圣,只有文章写得好,方可惊圣。”

        老秀才点点头,道:“坐。罗蒙回答的很好。在这两种诗词中,有一类非常特别的诗词,曰‘传世’。所有非传世战诗词,皆可称之为奇诗词。何为传世?董大安,你说说。”

        就见一个憨厚的孩子摸着头站起来,红着脸道:“俺不懂。”

        众多孩子捂嘴偷笑。

        “坐,”老秀和颜悦色问,“谁人知‘传世’来历?”

        许多孩童摇头。

        老秀才道:“你们连孔圣诸经都未学完,不懂实属正常。传世二字语出《荀子》,其中《君道》有言‘守职循业,不敢损益,可传世也’。此传世是最低层次的传世,无非是留名后世而已。但传世诗词中的传世,不仅仅是诗词能流传后世,更指此类诗词蕴含的力量可以传递给他人。人族不灭,传世诗词永存!”

        许多孩子慢慢挺起胸膛,被老秀才的话语影响。

        老秀才昂起头,用极为骄傲的口气继续道:“原本只有圣元大陆之人才可作出传世诗词,而我等文界人千年来一直仰人鼻息,未曾真正与圣元大陆之人平起平坐。但从昨日起,我孔圣文界也出现一首传世诗词!是,此诗不是战诗,不能直接杀敌;是,此诗至少要翰林才能用出,无法让每个读书人使用。但,此诗的用途,不下于任何战诗词!我文界人,第一次在一方面远远超过圣元大陆!”

        许多孩子激动得小脸通红,小拳紧握,目光中充满了自豪。

        老秀才斩钉截铁道:“从今日起,你们就开始背诵《春望》,记住这首诗,记住这个叫张龙象的人,他或许会被鹿门侯或楚王陷害致死,但你们要记住,其后千载亿万士兵之思乡情,由此一人而解!今天,不学其他,只学这首《春望》!身为楚国人、珠城人,若是背不出这首诗,那就不要当读书人了!”

        在《春望》出现的第二天,这首诗犹如烈火燎原,在整座孔圣文界疯狂传播,九成的先生在当天的课堂教自己的学生这首诗。

        这是孔圣文界第一首传世诗词。

        此诗一出,拜帖如雨。

        方运却没有留在南城的军营中,而是坐着马车前往城外的东边,去一处属于珠江侯的别院。

        昨夜,张青枫等忠于珠江侯的将领前来祝贺,但军营之中不便庆贺,珠城内到处都是鹿门侯的耳目,于是众人相约来海边的凤凰别院。

        这座别院乃是张万空当年最喜欢的一处地方。

        珠城外十里外的海边有几座小山,其中有一座高约百丈的凤凰山,这座山以及附近的所有田地都是珠江侯的产业。

        马车抵达凤凰山山脚,方运道:“停下,我当年曾随父亲步行上山,自此以后,上凤凰山不坐车。”

        “是,老爷。”

        方运一撩长袍前摆,走下马车。

        正前方是一座小山,山上怪石嶙峋,树木茂盛,一条盘山道通往山腰,抵达一座庭院。

        方运的目光离开凤凰山,向东边看去。

        最近处是浅绿色的农田,整整齐齐,有农人水牛在忙碌,再远处则是蔚蓝的海洋,海风吹过,波光粼粼,海鸥声声,悦耳清脆。

        天空澄净透明,火辣辣的阳光照耀着大地与海洋。

        方运扫视那些农田与农夫,因为昨日的危险经历,突然有些羡慕这种闲适的生活。

        昨夜,方运得到确切的消息,鹿门侯的确要引发营啸治自己一个重罪,但传世《春望》一出,所有士兵的家书直飞家乡,之前士兵积累的所有愤怒不仅烟消云散,方运还获得他们的感激。

        就在昨夜,一些家书从远方直飞到珠城内,第一时间达到收信士兵的手中。

        现在,方运不仅在珠城的威望空前高涨,在楚国、文界甚至圣元大陆所有士兵的心目中都变得高大伟岸。

        危机暂时解除,方运终于看透了书山的第一重考验。

        根本不是书山老人所谓的整顿珠江军,而是楚王的杀机!

        两道考验一明一暗,暗中的考验更加险峻。

        “文名至此,想必楚王不会立即杀我,我也可以放松休息数日了。”方运正要向凤凰别院走去,路旁迎面走来一对农民夫妇。

        两位农人其貌不扬,因为海风和劳作的关系,皮肤黝黑。两人笑着问候,口称翰林先生,却与寻常人不同,没有丝毫低三下四,也不叫翰林大人,更像是敬重读书人而不是高官。

        方运喜欢这两位农人的态度,笑道此地风貌极佳,于是笑着道:“去年的收成怎么样?”

        两人停下来,农夫笑着回答。

        方运与两人闲聊了一阵,分别时,农夫还邀请方运去家里吃饭,方运答应,表示一定会去拜访。

        方运沿着山路前行,临近凤凰别院,回头向山下望去。

        两位农人迈着悠闲的步子前行,缓慢踏实。

        “或许,我这几天可以留在这里……”

        方运心里想着,继续向凤凰别院走去。

        凤凰别院门口停着多辆马车,不等方运走到门口,以张青枫和王黎为首的两位老翰林带着七位进士将军出来迎接。

        方运大步上前,一边与他们说笑,一边向里走。

        这只是一次看似普通的聚会,但对在场的每个人来说都不普通。

        对九位将军来说,他们已经彻底站在方运这一边。

        对方运来说,自己终于有了固定的班底,掌握四成的珠江军。

        十人坐在凤凰别院,在亭中喝茶聊天,迎着海风,远眺大海。

        过了一个时辰,张青枫皱眉道:“朝会还未结束,朝堂上怕是闹得不可开交。”

        众人轻轻点头,望向方运。

        方运淡然拿起茶杯,慢慢喝下,仿佛置身事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