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488章 传世!
  • 第1488章 传世!

    作品:《儒道至圣

        最常出现类似情况的并不是军营,而是监狱,大量的犯人被锁在狭小的囚牢中,经常会有人发疯,从而引发其他人的情绪激动,导致有些犯人大喊大叫甚至自残,形成“监啸”。

        每一次营啸过后,所有士兵的精神都会出现创伤,没有三五个月的调养无法再上战场。

        张青枫再次传书。

        “他们必然早有准备,你我都无法进入那几处军营,我们若是有任何举动,他们会提前引发营啸,最后依旧会把营啸栽赃到我们头上!就算我们舌绽春雷,恐怕还没等说完第一个字,就会被鹿门侯借用圣庙才气镇封!现如今,珠城的最高长官是鹿门侯,不是你这位珠江侯!”

        方运面露苦笑,没想到自己本来就有一连串的压力,现在又平添一个全军营啸的压力。

        方运心中很清楚,一旦大军营啸,自己的书山之路将画上一个残破的句号!

        “唉……”

        之前的叹气,是张龙象在叹息,这一刻,是方运在叹息。

        方运望着天空,突然想起遥远的亲友,脑海中浮现那一张张熟悉却又变得陌生的面孔。

        方运沉默着,意识到自己这些天承受的压力太大,扮演张龙象太入神,以致于已经被这些天的经历影响。

        “不愧是第九山啊……”

        方运回忆进入孔圣文界的经历,过得无比混乱,完全不由自己掌控。

        “张龙象不断增多的白发,是《易传》而为,还是因我而起?”

        方运感到深深疲惫。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数周星。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哪里是在说文天祥,哪里是在说张龙象,分明就是在说我方运!”

        方运慢慢走回桌前,坐在椅子上,手持墨锭,徐徐研墨。

        不多时,方运左手托起宽松的右袖口,右手持笔探向砚台,蘸了蘸乌黑的墨汁。

        “难道要写完《过零丁洋》吗?”

        方运心里想着,不由自主书写。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数周星。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看着“身世浮沉雨打萍”七个字,方运停笔,把纸张揉成一团,扔到地上,然后带着怅然之色,再度落笔。

        春望。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方运想起前些天站在城头南望,那些属于楚国的领土已经残破,可山川河流依旧在,在这春日中,旧土之上荒草丛生。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此刻的自己无比伤感,哪怕是看到鲜花盛开也会忍不住流下眼泪,因为与家人亲友分离,就算听到欢快的鸟叫,也会感到心痛。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在两军交战之时,来往于战场与家乡之间的书信,比万两黄金更加珍贵,因为只有亲人才能抚平自己的悲伤。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愁闷心烦只能让人挠头,以致于头发越来越稀疏,甚至无法用簪子束发,衰老成这般样子,恐怕是此生最无力最落寞的时刻。

        诗成,声传千里!

        方圆千里之内,所有人都能听到好像是张龙象在用极为宏大的声音朗诵这首《春望》。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墨香四溢,整座珠城的人都嗅到奇异的墨香,同时被这首诗中的感情所感染。

        诗页燃烧。

        元帅府上空的元气疯狂地向方运所在的位置聚集,附近的天地元气在一刹那被抽空。

        珠城内大多数读书人都感受到元气的异变。

        韦长弦听完这首诗,面色铁青,但随后浮现讥讽之色,可是当发觉方运上空的元气开始凝集,他面色大变,快步跑向鹿门侯的书房,同时紧急传书。

        “元帅,大事不妙!这首诗声传千里,明显是诗成镇国,可竟然能引动天地元气,极可能和方虚圣那首《水调歌头》一样,形成传世奇诗!请元帅隔绝天地元气,打断此诗,镇封张龙象!”

        韦长弦跑了几步,却发现鹿门侯并不答复自己,圣庙才气也没有任何动静。

        珠江军营,童生刘合安从怀里拿出书信,看着信封上面的地址,愤愤不平。

        “上一位珠江侯是何等英豪,这位小侯爷倒好,连家书都不让发了!怪不得很多人在骂,我看骂得轻了!本来说好过了清明就给老家写信,要是没有张龙象,老子的这封信早就到俺娘手里了!俺娘收不到信,肯定天天跑村头望着珠江的方向哭。”

        说着,刘合安眼眶红了。

        突然,天空传来诵诗的巨大声音。

        听完全诗,刘合安泪水奔涌,打湿家书。

        “呜呜……”刘合安再也忍不住,用右手捂着眼睛哭起来,但只哭了几声,他突然拿开右手,看向左手捏着的家书。

        书信在轻轻颤抖。

        刘合安感到无比诧异,书信自动,自己本来应该被这种异变吓到,可现在却本能地感到安心,随后,轻轻松开手。

        就见那封信在半空打了个转,好像是在告别,然后就听嗖地一声破空声,直飞向天。

        刘合安望着天空,眼泪再度流下,因为书信正往自己家乡所在的方向飞,更因为,数以万计的书信正从珠城升空,向远方飞去。

        书信如雁北飞。

        “这是圣人在帮助我们吗?”刘合安泪眼朦胧地看着远方,看着书信渐渐远去。

        此时此刻,三十万士兵抬头北望,珠城内八十万百姓仰首北望。

        方运也在望着北方,他看到自己住处有一封信飞起,那是自己写给张经安的读书心得。

        方运淡然一笑,漫步前行。

        《春望》直上翰林文榜首位。

        论榜炸了,孔圣文界炸了,圣元大陆炸了。

        在数息之内,文界论榜的文章题目皆是盛赞之词。

        “文界第一才子!张!龙!象!”

        “十年牢狱泪未干,一纸《春望》动世间!”

        “千古未有,后世难再!”

        “八句定军心,一诗安天下!”

        “镇国不及传天下,《春望》犹胜“共婵娟”!此诗,远胜方虚圣之《水调歌头》!”

        “传世之功,胜万古文名!”

        “龙象之名,龙象之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