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487章 压力
  • 第1487章 压力

    作品:《儒道至圣

        “韦将军,为何在此大呼小叫?”方运沉着脸进入公文房。

        韦长弦立刻装出一副刚刚发现方运的样子,道:“原来您在这里啊,末将一时愤怒导致失言,还望侯爷勿怪。不过,请侯爷在明天前把积压十日的公务处理完,若是因此引发士兵营啸或哗变,那鹿门侯大人就保不住你了!”

        方运冷漠地看着韦长弦,道:“鹿门侯何曾保过我?这就是你们的手段吗?”

        韦长弦面色微动,随后微笑道:“什么手段?侯爷您多心了。末将这就告辞,请侯爷尽快处理完公务,莫教我家元帅难做。”韦长弦说着离开。

        公务房内的官吏忙道:“张大人您可来了。”

        方运点点头,走到自己处理公务的房间,就见房间的桌子上摆着大量的公文,足有两尺高,布满整张书桌。

        这十日积累的文书,明显比正常十天之和多。

        “看来他们终于按捺不住,开始对付我了!公文房虽然好处不多,但乃是机要重地,很容易找出疏漏并问罪。上一次他们已经找出公文房的疏漏,这一次,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一旦出手,事态必然会扩大!莫非,他们真要因为这些公文耽误,而制造营啸或哗变?”

        方运心里想着,给张青枫传书,让他马上去各营了解情况,然后开始迅速处理公文。

        方运一拍公文,才气涌动,公文飞起,未装订成页的在半空一字排开,装订成页的则在风的吹动下飞快翻动,和那日方运阅读亲卫营积累的公文的模式相同。

        很快,方运阅读完所有的公文,然后左手提官印,右手持毛笔,控制才气翻页,或提笔批示,或盖上官印。

        每处理完一份公文便用才气将其抛到屋内的地面,屋里的官吏们急忙去翻看。

        方运很快发现,有些公文是之前故意积累下的,明显早有准备。不过,好在方运只有传达转递权,没有决定权,就算真的有所疏漏,也不会是多大的罪名,除非是造成极为严重的后果。

        不多时,方运收到张青枫的传书。

        “你会不会太多心了?我暗中问过各军的人,都说没有什么大事。唯一和你有关的,就是最近公文房文书不通,各层各军的联系变得迟缓,士兵的家书迟迟无法到达,而他们写的家书也迟迟送不出去。你只要今日解决那些公文,我看不会出什么问题。”

        “多谢,或许是我多想了!”方运一直忙到傍晚,终于处理完所有的公文,长长松了口气。

        放下毛笔,方运轻轻揉了揉手腕,正好回住处,却收到祝奉穹的传书。

        “你是准备完成《过零丁洋》,还是写一首新诗?”

        “你不是说三日内解决吗?”方运本来有些疲惫,传书的时候更没什么好脾气。

        “你在孔圣文界一切有关文名之事,皆由老夫定夺!老夫难道无权过问了?张龙象,要记住你的身份,你只是一个幸运的小翰林,不要说在孔圣文界,就算在你们小小的楚国,能绝你圣道者也大有人在,而老夫,胜过你们楚国除大儒之外的所有人!你只有胜过方虚圣,才有资格跟老夫讨价还价!”

        “你若能胜过我,为何你不去与方虚圣文比?”方运传书反唇相讥。

        “荒唐!老夫找你,不是打嘴仗,老夫现在问你,何时能写出一首好诗词?”

        “你只在乎好诗词,你可知鹿门侯已经准备对我动手?所谓的十日禁足,是他们早就想好的手段,就算我没有醉酒大骂,他也会在这个时候发作!上一次他找出公文房的疏漏,只是开始,这一次,他极可能会治我一个大罪,我若挺不过去,必然会再次下狱。若是挺过去,他们恐怕会使用更激进的手段!”

        “老夫不管,你若写出一首抨击楚国与鹿门侯的好诗,一切好说,你若作不出来,便自生自灭吧!老夫只看结果,不看经历!”

        方运咬着牙,过了片刻,开始深呼吸,缓缓控制自己的情绪。

        “好一个第九山……”

        方运站在门口,抬头望向夜晚的星空。

        这一刻,方运感受到一层又一层的力量压在自己身上,甚至感觉自己的心中蒙上一层阴影。

        闯第九山的压力,楚国国运的压力,身为疑似逆种翰林的压力,秦国丞相祝奉穹的压力,珠江军和鹿门侯的压力,莲山关蛮族大军的压力,两界山毕参之战的压力……

        方运面色微变,因为想起一个看似无比荒谬的可能。

        “既然圣典《易传》能掩盖我的一切痕迹,才气气息、诗词异象、相貌语气,那么,当我在困境之时,宣称自己是方虚圣,《易传》会不会也掩盖下去让别人依旧当我是张龙象?若是我现在退出第九山,书山老人会同意吗?我若无法解决有关张龙象的恩怨,会不会死在孔圣文界?”

        “第九山上,到底有何物?”

        方运越想,心中越沉重。

        突然,张青枫发来紧急传书。

        方运急忙拿起官印查看。

        “珠江军的左军、右军、后军和鹿门军中,有许多士兵在抱怨你,说你无能!天气渐热,前些天本来是换装的日子,可你不在,不传达文书,现在士兵们还穿着春装。早晨有一场雨很清凉,可那场雨过后,珠城天晴,日头火辣辣的,一些士兵在午后练兵时竟然因为穿得过热而昏倒,许多士兵不得不光着身子完成午后的训练。”

        “你收回了珠江侯府的产业无可厚非,但是,那些产业相关的百姓因为变化难以适应,有的没了营生,有的收入大减,而这些百姓有些子侄亲戚在珠江军中当兵,他们一直在军中抱怨。不仅如此,午后一直有人在暗中说最近之所以收不到家书,都是因为你拖着不批复文书,而且数天前所有士兵给家里的书信都留在珠城,还没有送走。”

        “你之前担心的一点都没错,鹿门侯早就处心积虑对付你,让你进公文房前,就已经暗中布局,找时机禁足你,然后再煽动士兵。老夫怀疑,今夜军中恐怕会出现营啸!”

        方运很清楚什么是营啸。

        军营的环境与外界不同,太过封闭,一旦压力太大,而士兵得不到缓解,就会有人崩溃,大喊大叫,只有一个人崩溃,必然会让附近的人精神出现问题,最后全军陷入疯狂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