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486章 半诗
  • 第1486章 半诗

    作品:《儒道至圣

        风浪越来越大,的乌篷船上下起伏着,随时可能被大浪淹没,不时有人发出轻呼。

        幸运的是,所有乌篷船都平安接近岸边。

        乌篷船靠岸,雨依旧淅淅沥沥下着。

        全身湿漉漉的方运没有回城,而是走到堤岸上观光的凉亭。

        凉亭黑屋红柱,中间立着青色的石桌与石凳,十余个形色各异的人正在避雨。

        他们见到身穿翰林服的人进来,齐齐低头问候。

        “不必见外,我也是珠城人。”方运完,面向珠江,望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

        那些跟随的学子和读书人仍不死心,站在不远处望着凉亭里的方运,只有几个大胆的跑进凉亭内,嘴里着避雨,目光却往方运身上飘。

        方运出神地望着外面,烟雨朦胧,令人伤感。

        突然,电闪雷鸣,狂风怒号,暴雨倾盆。

        外面的读书人被打蒙了,纷纷找地方避雨,还有一些人不得不跑着去买伞。

        “唉……”方运一声长叹,如同大锤重重落在凉亭内每个人的心头,每个人都觉得无比难受。

        方运叹息完,转身走到石桌边,从吞海贝里拿出文房四宝。

        在场的人面露惊讶之色,在他们眼里,方运拿出的是一只含湖贝,有几个人十分激动,没想到能见到传中的神物。

        但是,那几个举人根本不在乎什么含湖贝,他们仅仅盯着方运面前的白纸。

        方运正欲研墨,就见一个举人一步上前,笑嘻嘻地帮方运研墨。

        方运头,脸上依旧充满伤感。

        待研墨完成,方运提笔蘸饱浓墨,再一次长叹,挥笔便写。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数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

        惶恐滩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在写完“零丁”二字后,天地元气突然轻轻一震,随后方运面露惊色,快速收笔。

        ◎√◎√◎√◎√,m.≯.co↑m   就见已经写完的文字逐渐变大变黑,随后连在一起,让白纸快速变黑,随后整张纸燃烧起来。

        在场的读书人为之惊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方运呆在那里,心中疑惑不解。

        “为了这首《过零丁洋》,我甚至暗中调动文星龙爵的力量,又是刮风又是下雨,可这首诗竟然不是普通的诗,而是……”

        方运隐隐觉得有些后怕,庆幸自己提前停笔,否则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侯爷,您怎么不继续写了?”一个举人急了。

        “诗文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今日得天成,他日寻妙手。”方运完,飘然离开,留下发呆的三个举人。

        三个举人愣了一会儿,齐齐伸手摸向官印,快速把发生的一切传到论榜之上。

        “张鸣州又有新诗,可惜未能写完。”

        “张鸣州写诗成半首,惜哉!”

        “这首《过零丁洋》张龙象都难以完成,何人能够补全?”

        新的文章一出,大多数并不在意,只是感到好奇,但慢慢地,越来越多的读书人加入补全《零丁洋》的行列,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议论。

        “以在下之见,最后的尾联,怕是和之前多首诗词一样,是在讽喻,既然前面提到‘山河破碎’,那自然是把矛头指向鹿门侯或楚王。”

        “不,具体诗意要具体分析。完成的诗句是,时光飞逝,遥想当年辛辛苦苦科举,直到被关押远离战场,已经过了多年,楚国如同风中的柳絮一样不定,而自己像是暴风骤雨里的浮萍一样飘忽。当年路过惶恐滩的时候水流湍急,让人不安,而现在在零丁洋里叹息自己的孤苦伶仃。以老夫之见,此诗的尾联必然要一扫前六句之阴霾,逆转诗意,扶摇直上!”

        “不不不,你们若仔细阅读张鸣州的诗就会明白,他心中充满悲愤,这首诗的最后一句,定然会让他的愤怒喷薄而出!”

        “你们,这首诗会不会是一首战诗或奇诗?张鸣州发现驾驭不了才突然停笔?”

        “绝无可能!”

        “不愧是张鸣州,连写不出诗的理由都如此清丽脱俗。诗文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实乃妙句,此句定然是妙手偶得!”

        论榜之上纷纷扰扰,方运却坐在马车上无奈回返,这首诗《过零丁洋》有大用,绝不能在此时成诗。

        还未到亲卫军营,秦国丞相祝奉穹发来传书。

        “不错!你的手段果然高明,只写半首诗,让众人讨论,引发热议,最后补上两句。唯一的风险便是,若尾联不佳,则文名会受到打击,你可有信心?”

        方运无奈回复:“祝相您误会了,我这首诗有不能完成的理由,绝非是故意引发讨论。”

        “什么?何等理由?”

        “如果能,我一定会跟您,但目前的确不便。”

        “不行!一定要在三天内把尾联补上,否则的话,会有许多人攻击你文名,我们之前努力建立的一切将付之东流!你若要挑战方虚圣,绝不能落得个半诗不成的名声。你若迟迟不续上,定然有人会别人续写的比你好,甚至会有人借此踩着你的文名上位。”

        “祝相的是,我再想想,三天内给你答复。”方运道。

        “好,三天是极限,一旦过了三天,那些宝物你必须返还一些!”祝奉穹道。

        “祝相笑了,我张龙象可没有把到手的好处吐出去的习惯!”

        “有些事,由不得你!三天后见分晓!”

        方运眉头一皱,面露不悦之色,这个祝奉穹各方面都不错,身为大学士,又是第一强国秦国的丞相,在文界的地位甚至高于楚王,但太过傲气,始终把他自己当成高高在上的文官之首。

        “罢了,暂时忍忍,得到那么大的好处,怎会没有负面后果。等到离开文界抵达两界山,我看你能奈我何!”

        很快,方运抵达亲卫军营。

        这些天亲卫军加大训练,由于军饷和待遇全都提高,顿顿有肉,士兵们的积极性很高,加上招募的新兵,亲卫军人数重新满万。

        视察完亲卫军,方运进入元帅府。

        方运刚走到公文房的门口,就听到韦长弦的声音在里面响起。

        “混帐东西,连公文家书都处理不了,简直是废物!你们想激起军士哗变吗?”

        “韦将军,不是我们不处理,是珠江侯被禁足,我们没有他的官印,很多军令文书只能放在此处,无法传达!”

        “禁足已解,珠江侯在何处?尸位素餐,无能之辈,本将必参他一本!”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