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484章 清明骚乱
  • 第1484章 清明骚乱

    作品:《儒道至圣

        自从张龙象出名后,楚国众多读书人开始关注张龙象的信息。

        清明节乃是人族大节日,各地读书人联系珠城好友,请他们把张龙象的诗词第一时间传书过去。

        但是,这些人很快得到一个悲伤的消息,张龙象竟然因为反抗鹿门侯的诗词审查,放弃参与文会。

        没等各地文会开始,文界论榜之上就开始讨论此事,不仅其他国人嘲笑楚国与鹿门侯,甚至连许多楚国人也加入讥讽鹿门侯的行列。

        “诗文几时有,把酒问青天,青天曰:鹿门侯不让写!”

        “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东南望珠城,可怜鹿管严!”

        “位卑未敢忘忧国,位高不准文会坐!”

        “若是一首诗词也能动摇军心,这种军队不要也罢,这种国家不要也罢!”

        “若是直说逆种嫌疑不得参与文会,我们也就信了。”

        很快,文界文榜出现一篇新的文章,标题是“在下有一事不明,想请教一下鹿门侯,诸位谁一同传书?”,内容无一字。

        一些读书人顿时激动起来。

        “在下愿一同传书!”

        “带我一个!”

        “这等趣事,怎能错过!”

        “走,让鹿门侯见识见识我们鸿雁压顶的厉害!”

        “听说官印短时间收到大量传书会炸开,不如今日一鼓作气,毁掉鹿门侯的官印!我今日要传书十封!”

        “我传书二十!”

        ……

        珠城清明文会一切与往常无异,突然,许多人发现一向镇定的鹿门侯面色微变,谁都知道鹿门侯喜怒不形于色,就算发火也很少在人面前,可现在竟然突然变色,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少数人继续盯着鹿门侯,慢慢地,其他人也被引动,全场所有人望向鹿门侯。

        突然,鹿门侯猛地起身后退,然后把一物抛向半空。

        众人定睛一看,飞向半空的赫然是鹿门侯的官印,鹿门侯官印本应该是银制之物,可现在却通体发红。

        许多人望向鹿门侯,就见他突然把右手缩进袖子里,眼尖的人发现鹿门侯的右手被烫得皮开肉绽。

        一股烤肉的气味从鹿门侯所在的地方向四面八方蔓延。

        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虽然都知道文界官印不如圣元大陆的官印,可也不至于突然变成残次品,生生烫伤一位翰林的手。

        突然,有人小声道:“快去看论榜,跟最上面的那篇文章有关。”

        众人急忙打开论榜,赫然发现那篇文章里,数以万计的读书人在回复。

        张青枫打看一看,哭笑不得,那文章一开始只是几百人因为愤怒才回复,可后面的人觉得有意思,纯粹以玩闹的心思加入其中,结果很多人不仅看热闹,而且开始凑热闹,还不嫌热闹大,以致于除楚国之外大量的读书人跟着玩起来。

        “过节了……”张青枫低声说完,周围的人嗤嗤轻笑。

        鹿门侯黑着脸望向天空,在他的眼中,数十万只鸿雁传书在天空盘旋,犹如乌云一样遮天蔽日。

        过了好一会儿,众人才反应过来,韦长弦急忙手握官印沟通圣庙,就见一道清光笼罩鹿门侯的官印,官印的温度持续下降,过了数息才恢复正常。

        鹿门侯急忙取回官印,关闭收取鸿雁传书,这才放心收走。

        随后,文界论榜的众多读书人欢呼雀跃,为战胜卑劣的鹿门侯而高兴。

        文界千年,从来没发生这等事,以致于一位可以看文界论榜的大儒把这件发到圣元大陆的论榜,当作趣谈。

        很快,许多圣元大陆读书人开始回复。

        “还是文界人会玩啊。”

        “不知道咱们圣元大陆的官印材质如何,若有机会,咱们也趁机玩闹一番,从谁开始好?”

        “从雷家家主开始,还是从景国左相开始?”

        “你们啊,总想搞个大事件!”

        发生在论榜上的骚乱,并没有影响方运。

        方运站在珠城的南城墙上,望着南方,许久之后,提笔书写。

        珠城即事。

        耕夫召募逐楼船,

        春草青青万顷田。

        试上城头窥南地,

        清明几处有新烟。

        写完之后,方运发到论榜之上,发完后正准备离开,余光发现有些古怪,于是仔细阅读今日的热门文章,莞尔一笑,没想到竟然有人爆破鹿门侯的官印,当真是一界奇闻。

        在方运的诗出现后,玩闹之人减少,纷纷回复。

        “张鸣州,鹿门侯不让你进中秋文会,咱们文界读书人就在论榜给您开一个单人清明文会!”

        “谁稀罕珠江文会,现在召开文界文会,各地文友快来捧场!”

        “论诗,别跑题!”

        “本诗前两句只能算是老生常谈,百姓被征召入伍当兵,无人种田,导致万顷良田被青草占满。可‘清明几处有新烟’这句实乃佳句,寒食禁灶,清明生火,本应该炊烟处处,可诗人却写只有几处有新烟,可见珠城之南人迹少到何种程度。这是在抨击鹿门侯作战不利,入木三分,不愧是张鸣州!”

        “那句‘试上城头窥南地’也同样在暗讽,想一想,堂堂翰林却只能在珠江城头‘窥’南方,是张龙象怕吗?他并不怕,他几次求战不得。是鹿门军在怕,是楚国在怕!就算他怕,怕什么?自然怕鹿门侯与楚王,因为这两人甚至都禁止他出城,所以他只能‘窥’,而不是望。”

        “张鸣州的讽喻诗词真乃一绝,已经把方虚圣压下去了。”

        “没让我白白传书二十封,这首诗值了!”

        “可惜啊,鹿门侯必然会打击报复。”

        “我可以容忍鹿门侯与楚王打击逆种嫌疑张龙象,但却无法容忍他们打击诗词名家张龙象!”

        “清明几处有新烟,唉,心中若没有人族,岂会发现这等凄凉之景?”

        “我看啊,以后张鸣州再难作讽喻诗词了。”

        方运没有看太多的议论,打道回府。

        当夜,方运喝得酩酊大醉,大骂鹿门侯,被禁足十日。

        方运的举动引发文界各地读书人称赞,一些张龙象的旧友透露,当年张龙象最喜饮酒,没想到十年之后,他终于恢复旧态,不知是喜是忧。

        翌日,兵部发文申饬,御史纷纷上书弹劾,请楚王剥夺方运的军权。 .

        (~^~)